同樣被稱得位不正,為啥朱棣的口碑遠遜李世民?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以安史之亂為分界點,之后的帝王普遍比之前的差勁,就算是創造了「盛世」的也不例外。朱棣就比李世民差得多,理由如下:

第一,從奪權的法理來看,李世民屬于「功臣奪儲」,朱棣屬于純粹的「藩王篡位」,性質天差地別。

李世民是大唐建國的頭號功臣(沒有之一)。毫不夸張地說,所有最難啃的骨頭,李淵都會讓這個兒子出面解決;每每唐軍局勢不利,都得靠李世民力挽狂瀾。

劉武周、宋金剛襲擊太原時,李元吉棄城逃跑、李淵考慮退守關中,李世民主動請纓、絕地反擊,不僅拿回了李氏的「龍興之地」,還一股腦滅掉了劉武周勢力。王世充堅守洛陽、竇建德率眾十萬前來支援,唐軍面臨腹背受敵危機時,李世民果斷分兵,帶著精銳騎兵奔赴虎牢關、擊破十倍于己的河北大軍,創造了一戰滅兩強的壯舉…

李世民對唐朝的戰功之大,讓李淵「封無可封」、只好發明了「天策上將」。但隨后他也面臨了「功高震太子」的困局,當時的形勢不單是太子與秦王的儲君之爭,而上升為東宮與軍功集團的權力對抗,是你死我活的派系爭奪。

因此,關于玄武門之變,后世雖同情建成、元吉的結局,但也理解李世民「兔走狗烹、鳥盡弓藏」的遭遇和處境。

至于朱棣,則是典型的帝二代—沒有分擔父輩創業的艱辛,只是幸福地坐享其成。

朱棣出生時,朱元璋正忙著應對進攻太平的陳友諒;

朱棣八歲時,父親已經稱帝;兩年后,他被封為燕王,享受著錦衣玉食、最好的教育;

十六歲時,朱棣與徐達之女成婚,其后被安排去鳳陽體驗生活,到了二十歲就前往北平、鎮守一方。

縱觀朱棣的履歷,完美詮釋了啥叫命好:一生下來就位居王侯,享受著幾乎所有人究其一生都無法企及的高度,滿足了多少人「霸道總裁」的夢想?

對王朝的建立毫無寸功、坐享先輩艱辛奮斗帶來的紅利,朱棣理應維護父輩打下江山、幫助父親選定的接班人。但事實呢?面對父親耗盡心血培養、性格寬厚仁慈的建文帝,他選擇了以武力取而代之,不惜禍害數以萬計的生命、破壞百廢待興的家業,于私屬于以長凌幼,于公純屬以下犯上,何來一絲公道、合理可言?

第二,看對待政敵的方式,李世民隱忍克制、顧全大局,朱棣嗜血殘暴、沙戮無辜。

玄武門之變后,李世民對于太子一系采取的是只誅首惡、余者不問的態度,無論是前期主張對自己先下手為強的魏征,還是在玄武門殺害不少秦王府將士的馮立、謝叔方、薛萬徹,都被視為「忠于所事」的義士,不僅沒被禍及,反而獲得重用、建功立業。

反觀朱棣則不然。靖難之役中,雙方臣子都沒有超過本職之外的惡劣言行,說到底都是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而已,這些盡職盡責之人理應受到尊重,相信朱棣也不希望自己的部下是趨利避害、鼠首兩端之徒。

但在獲取勝利后,朱棣卻以極度血腥、駭人聽聞的手段對付建文帝的舊臣:

方孝孺被誅十族;

主張削藩的齊泰、黃子澄被處決、誅滅三族;

兵部尚書鐵鉉被碎尸萬段,80歲的父母被罰做苦役、妻女幼子皆被除;

大理寺丞劉端被被除掉。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朱棣還發明了「瓜蔓抄」—大量建文帝時期大臣都被找借口株連,甚至連旁邊的鄰居也難逃一劫。這種殘暴的行為,前后持續了十年之久。一個帝王,如此對待自己的臣民,叫人如何熟視無睹、一味歌功頌德?

第三,看執政結果,李世民撥亂反正、為萬世榜樣,朱棣雖有所作為,但也遺患無窮。

李世民的貞觀之治、朱棣的永樂盛世,都是古代著名的治世,國家武力強盛、經濟繁榮、聲威遠播,他們倆人都是史上優秀的皇帝。

但如果跳出在位時的政/績、進一步比較對后世的長期影響,我們會發現李世民更值得尊敬。

說到李世民的最大功績,很多人首先會想到武功赫赫、讓四夷賓服的「天可汗」,但他本是軍人出身,這一點倒也水到渠成。最難能可貴的,在于他的文治。

貞觀年間,大唐帝國整合南北朝以來各方之所長,建立(完善)了一整套集時代之大成的制度,除了奠定政治、經濟、軍事框架的府兵制、科舉制、租庸調制,還有大臣集議時諫官、史官在一旁監督的朝議制,鼓勵中書舍人發表不同意見的「五花判事制」,以及慎重審核4刑的「三復議、五復議」制。

這些政策,代表著歷史發展的進步,它們有效結束了南北朝以來的混亂,真正把分裂了數百年的天下整合為一個蓬勃向上的大一統帝國,對后世而言是可貴的政治遺產。后來李隆基之所以創造開元盛世,史書稱離不開「恢復太宗舊制」。

在治國方面,朱棣同樣優秀。他整頓吏治、重視人才、尊崇儒學、發展生產,有效促進了經濟的恢復與社會的安定;他對外積極進取,北征蒙古、南下安南,派遣艦隊遠涉重洋,有力維護了國家的穩定、重振中原帝國的聲威。從政/績而言,他不愧為一代明君。

但朱棣也給后世留下了不少禍患。

他恢復了一度被朱元璋廢除的錦衣衛、詔獄,并且確立為祖制,后世淪為當權者鏟除異己、打壓文官的工具;

他違背了不準宦官參政的祖制,視這些人為心腹,安排他們肩負出使、征稅、監軍甚至鎮守一方的任務,開啟了宦官參政的先河,他的后代明宣宗、明英宗把這一習俗發揚光大,不但造就了禍國殃民的土木堡之變,還讓宦官亂政成了明朝揮之不去的頑疾。

以上,都代表了歷史的反動。

綜上我們很容易明白,為何同為一代雄主、同樣謚號為「文」、同樣得位不正,朱棣的名聲口碑會遠遜于李世民,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必然的結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