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源在太空?隼鳥二號樣本中發現氨基酸,或與生命誕生有關

按照目前人類已知的情況,地球上的生命最早出現在38億年前,由一種簡單的單細胞生命發展演化,中間經歷過大大小小數十次的物種滅絕事件,生命在潮起潮落中發展至今,有物種滅絕消失在歷史的舞臺,也有物種發展壯大統治地球的一個時代,到今天地球上有數百萬個物種,呈現出一片生機勃勃祥和的景象。

當一個物種發展到一定程度會盡可能地追尋三個問題:我是誰?我來自哪里?我要到哪里去?

最開始的時候科學體系尚未建立,人類面對生活中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一切,都采取非常簡單暴力的方式,那便是虛構故事自欺欺人,這也是各個民族和國家都有神話故事的本質原因。例如西方國家最開始認為人類是上帝造的,而在中國也有女媧造人的神話故事。

其實追其根源就是因為未知,所以要虛構!

18世紀,達爾文等一眾博物學家、生物學家打破了神學的壟斷,徹底地把我們從上帝的手里搶了出來,認為人類是從古猿發展演化而來的。在那個社會這樣的觀點是要受到抨擊的,因此很多貴族諷刺達爾文,把他繪制成猴子的模樣。

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讓人類意識到地球生命的發展演化歷程,大體上是從簡單到復雜、從低等到高等、從水生到陸生的過程,可以理解成生命從1到無窮多的過程。

但是對于地球生命從「0」到「1」這個過程一直以來就存在很多觀點,有觀點認為地球生命或許起源在地球之外,這些年發現的多個證據也在證明這一點。當然,這里所說的主要是「生命之源」,也就是構成生命的基本要素,例如氨基酸、蛋白質、DNA、RNA等。

近日,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報告,科學家在小行星探測器隼鳥二號采集的樣本中發現了氨基酸的存在,數量超過20種。

日本在小行星探測領域做得還是比較好的,隼鳥一號和隼鳥二號小行星探測器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尤其是是隼鳥二號,2014年12月從地球出發,經過幾年的飛行在2018年抵達「龍宮」小行星,2019年的時候實施撞擊接觸采樣,在2020年12月份返回地球。

時間點上還是比較有意思的,我國的嫦娥五號也是在2020年12月份進行的任務,從月球上采集了1731克樣本回來。只不過隼鳥二號采集的樣本要更少一些,大約只有5.4克的黑色砂粒狀物質。

即使這樣,科學家也是非常高興的,因為撞擊取樣意味著可能取不到樣本,那麼往返就意味著白玩了,現在還帶回來幾個樣本至少比空著強。

日本的多個科研機構對這5.4克樣本進行研究,最開始發現這些黑色沙粒含有有機物質碳和氮的化合物,同時還在樣本中發現了水的存在。

而根據今年6月的最新消息,科學家在這些樣本中發現了大量的氨基酸,超過20種。我們知道氨基酸是構成蛋白質的基本物質,而蛋白質又是生命體的基本構架,任何生命都少不了蛋白質的參與。

這次的發現關鍵在于,樣本是直接從地球之外采集的,并且全程密封不會接觸到地球上的生物資源, 這也就意味著來自地球之外的「生命之源」首次被確認。

「生命之源」更多來自地外的證據

從地球之外的天體上采集樣本,人類歷史上到目前為止一共有過13次,其中6次是阿波羅載人登月期間采集的月球樣本、3次是蘇聯的無人探測器月球上采集樣本、1次是中國的嫦娥五號探測器月球上采集樣本。而在小行星上采集樣本一共是三次,日本的隼鳥一號和隼鳥二號,這兩個探測器已經返回,而NASA的小行星探測器目標是本努,目前正在返程中。

2020年3月美國的一個科研團隊,曾在隕石中發現一種外星蛋白質「血石蛋白(hemolithin)」,這個隕石是1990年在阿爾及利亞發現的,并命名為Acfer 086,在這種蛋白質中富含鐵和鋰。

科學家認為構成地球生命的「資源」,很可能是由彗星或者小行星等帶到地球之上。

而在另一項科研中,科學家針對1969年墜落在澳大利亞默奇森附近的默奇森隕石,和2001年在摩洛哥發現的NWA 801隕石進行研究,發現這兩塊隕石的年齡很大,甚至比地球還要古老,超過45億年。科學家在這兩個隕石中都發現了核糖以及微量的木糖和阿拉伯糖的存在。

核糖是RNA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生命來說是一類非常重要的生物分子,除了在一些病毒中擔任遺傳物質,幾乎在所有的生命中它們都充當著信使的作用,幫助DNA表達遺傳信息,最終合成身體所需的蛋白質。

目前來看,地球生命所需要的基本物質有一定可能是由小行星或者彗星帶到地球上,最終在原始海洋中形成生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