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打到秦國會如何,馬其頓方陣能否打敗秦軍

天空之城 2022/06/27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前334年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率領步騎兵三萬五千多人及船只一百六十艘開始了長達十年的掠奪性東征,經過了伊蘇斯之戰、高加米拉戰役等大戰,一路攻無不克。前332年占領地中海東岸地區進軍埃及,占領埃及后進軍兩河流域和伊朗高原。

波斯帝國滅亡以后亞歷山大的軍隊穿越了興都庫什山,在錫爾河流域大戰。前327年這支遠征軍又闖入了印度河流域征戰 次年這支遠征軍中流行疫病,軍心渙散,軍中士兵無戰心,征戰被迫停止,又過了兩年亞歷山大返回巴比倫,這次遠征才結束。

亞歷山大東征征服了三個文明古國,建立了跨越亞洲、非洲、歐洲三個大洲的亞歷山大帝國。網上一直有個說法,說亞歷山大迷了路讓中國逃過了一劫,馬其頓方陣能不能對抗秦國的秦軍也是頗有爭論的話題,人們對此給出的觀點和分析不少,有人則認為憑借秦弩之利、城池之堅、秦軍之勇、戰將之悍,亞歷山大的軍隊到來只意味著多一些外國人修長城,也有人認為亞歷山大的馬其頓方陣一路攻無不取、戰無不勝,秦國可能不是對手。

那麼秦軍到底有沒有能力戰勝亞歷山大的馬其頓方陣呢?

馬其頓方陣由四個兵種組成,分別是常備兵、輕裝步兵、騎兵和輔助兵,常備兵手持十三到十四英尺的馬其頓長矛,也就是在四米左右,后期還有十八英尺的長矛,也就是五米半。輕裝步兵的矛很短,但是盾牌大,盔甲較輕,這樣輕裝步兵的負擔小,機動性就很好。騎兵是由年輕貴族組成的重裝騎兵,配有長矛和刀劍。輔助兵則是輕裝,幾乎沒有護甲,以標槍、弓箭和投石器進行遠程攻擊。

除了有四個兵種還有先進的編制,六十四個甲兵一個排,一百二十八人一個連,二百五十六人一個營,一千零二十四人一個團,四千零九十九人組成一個師。一個初級方陣除了重步兵外還有兩千零四十八個輕裝盾兵、一千零二十四個輔助兵和一千零二十四個騎兵,總共八千一百九十二人,和現在的一個師的規模差不多。這樣的編制可以說在當時比較先進,不僅人數合理而且是多兵種。四個初級方陣組成一個聯合方陣,約三萬兩千人,這樣的編制主要是進行大規模作戰的。

作戰時士兵排成很長的橫隊,縱深十六人,士兵配有長矛和圓盾,前六排的士兵長矛對著前方,后面的士兵長矛斜著指向天空,同時后面的長矛也加長了不少,第一排的士兵擺出半蹲狀態,后面的士兵長矛搭在前面的士兵的肩膀上,前面的士兵倒下,后面的士兵就要補上來。同時騎兵和輕步兵被配置在側翼,既保護方陣又可以看準敵人的薄弱之處發起進攻。

陣法是冷兵器時代增強軍隊作戰能力的一種方式,同樣數量的士兵和武器,通過一種排列方式增進配合,進而增強士氣,戰力也勝于同等數量的隊伍,但是陣法并不是戰爭勝敗的決定因素,只是軍事領域的一個看得見摸得著的因素。

有人稱馬其頓方陣為那個時代的「核武器」,這種說法有些夸大,任何一種陣法都不能包打天下,影響戰爭勝敗的可能是天時、地利、人和、后勤保障、武器裝備、城池是否堅固、士卒是否勇武、國際關系、戰將和政治家的謀略等等。

我們通過看資料馬其頓方陣的排列方式就能看出它的弱點,馬其頓方陣的士兵舉著長矛向前,方陣的正面像刺猬一樣密不透風,側面被突破或者背后遭到襲擊,正面強大的攻擊力幾乎毫無用處,數不清的長矛交織在一起,后面的長矛搭在前面士兵的肩膀上,整個方陣的靈活性都被限制。如果有人手持正常尺寸的矛、戟、刀、劍沖入陣中,如虎入羊群,這些手持又重又長的長矛的士兵難以近戰。

馬其頓方陣的長矛兵排成整齊的隊形前進,這種對隊形排列更加嚴格的陣反倒更容易被打亂,被打亂后也更容易損失慘重,戰爭也并不僅是面對面排兵布陣硬碰硬,在復雜地形下馬其頓方陣就難以成形。

如果亞歷山大當時繼續東征,從印度或者中亞到戰國時期的諸國必須要經過今天我國的新疆和西藏,而歷史上我國的西部地區一直是地廣人稀,何況亞歷山大東征是距今兩千三百多年前。這里人口少,且屬于內陸降雨少,有沙漠,有戈壁,有崇山峻嶺和海拔很高的高原,不像亞州西部地區一樣是平緩的高原、沙漠。大軍作戰日費斗金,每天都需要消耗不計其數的糧食、水、療傷藥和馬匹草料,這段路不僅多坎坷,而且路途很長。

當年玄奘法師西行取經,一路歷盡磨難,常行走于環境惡劣、人跡罕至地區,糧食飲水短缺是常事。一個人尚且有如此困難,亞歷山大大軍數以萬計如何保障糧食和飲水,在環境惡劣的地區士兵水土不服多生疾病,前進和后退的路都很長,要知道當年亞歷山大停止東征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軍中流行疾病。就算亞歷山大的軍隊抵達了也是疲憊之師。

按照時間推算,秦國正是秦惠文王時期,國力強盛,可用之將,可調之兵很多,而在此前的歷史中這片土地上發生的大小戰爭無數,誕生過很多頗有軍事才能的名將。武器方面,在戰國時期無論是近戰武器還是遠程武器都種類繁多,就像很多人說的,面對秦軍的強弓硬弩,矢箭如雨,馬其頓方陣的圓盾極難做到周全防護,再加上秦軍所處位置本來就不是大平原,限制了馬其頓方陣。

我們拋開武器、兵力這些看得見摸得著的因素,換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早在亞歷山大東征之前就出現了《六韜》、《孫子兵法》等兵書,一本兩千多年前的《孫子兵法》至今都被全世界軍事領域奉為經典,可見那時代軍事思想非常成熟、系統,當時的軍事實踐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中國古代著名將領還注重天時地利,一方面天氣與地形是影響戰爭的,另一方面在出色的軍事家眼里,兵不僅是那些披甲之士,世間萬事萬物皆可為兵,利用自然天氣和事物的力量擊敗敵人,如水淹、火燒、借風、陷阱等。

用兵并不僅僅是怎麼破陣,對于以逸待勞、依托城池關隘的秦國來說,什麼時候打、以什麼方法打豈不是有很大的主動權,馬其頓方陣再強安能隨意攻我,兵法中還有離間、攻心、消耗等非軍事行為的方式也可挫敗敵人,正如孫子提倡的「上兵伐謀」和「不戰而屈人之兵」,以謀略解決問題,戰場之外解決戰爭。

任何時代戰爭從來不是簡單的軍事問題,而陣法只是戰爭一個看得見摸得著的眾多因素之一,是軍事這個領域的一小部分,真正的實力是思想、是韜略,歷史上從來沒聽說過哪場戰爭用一個陣法可以壓制其他所有的要素。

綜上所述,假設亞歷山大攻打到秦國很難取勝,以一支孤軍對一個國家本來就處于劣勢了,何況是一支疲憊的軍隊不適應天時,不熟悉地利,面對以逸待勞、擁有城池關隘的強大軍隊,如此劣勢一個方陣能夠扭轉戰局嗎?

不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