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治郎最溫柔的一擊,獻給身為鬼而痛苦之人,即使你背負罪惡,我也會將你溫柔度化!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78醬!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1.累的母親 她並不是累的生母,其本身是一個懼怕鬼殺隊的弱小的鬼,飲用過累的血液後變得強大,能夠操作絲線控制別人。雖然被累叫做「媽媽」,但是在累的家族中地位偏低,完全是被當成累的手下使用。因為活在累的死亡威脅和恐懼之下,受盡委屈,所以當炭治郎斬殺她的時候,她臉上寫滿了得到解脫的表情。這個表情被炭治郎捕捉到了,炭治郎將威力強大的招式改成了溫柔的招式,毫無痛苦的將她度化,用自己的溫柔來送她最後一程。

2.響凱 他是原十二鬼月中的下弦之陸,敲擊身上的鼓就可以將房間旋轉並且進行攻擊,因為逐漸喪失吃人的能力而被鬼舞辻無慘從十二鬼月中除名。生前只是一位喜歡敲鼓和寫作的作家,寫的作品經常得不到別人的認可,甚至被人羞辱,於是特別渴望得到別人的認可。在與炭治郎作戰的時候,被炭治郎斬殺,臨終前得到了炭治郎對他的血鬼術和鼓技的認可,回想起打鬥的時候炭治郎甚至刻意避免踩到他生前寫作的文章,覺得這些文章至少在炭治郎眼裡不是可以隨意踐踏的東西,隨後高興的流著淚離開人間,即使響凱殺人無數,但是也被主角的溫柔而度化。

3.累 作為現任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伍,擁有著鬼舞辻無慘的濃烈血液,可以操縱絲線,其硬度甚至折斷了炭治郎的日輪刀。雖然殺人無數,但是渴望能得到家族羈絆,對家族羈絆有著深深的執念,所以將本不會群居的鬼聚集在一起形成虛假的家族羈絆。在與炭治郎決鬥的時候,本應將其擊殺,卻被炭治郎的妹妹救下,對這種兄妹情產生嫉妒,最終被趕來的富岡義勇斬殺,臨終前被炭治郎的手摸住了背,感受到其手中的溫暖,回想起了生前的記憶,原來自己是有過真正的家族羈絆,於是淡然離世。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若能被溫柔以待,誰願意化身惡鬼與世間真理為敵。

鬼滅名畫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