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發現驢子少了耳朵,立即下令砍樹筑城,結果救了全軍性命

一句「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讓世人記住了靠篡權奪位而建立西晉的司馬家族。也許是應了那句「多行不義必自斃」,西晉從滅東吳,統一全國后,僅僅過了37年,便因八王之亂而元氣大傷,最終亡于西晉最后一位皇帝晉愍帝之手。

西晉覆滅后,瑯琊王司馬睿聽從江南士族王導的建議,而南渡建康,并于次年稱帝,改元建武,史稱東晉。因為東晉的建立離不開江南世家大族的支持,因此這群偏安一隅之地的士大夫們,一心只想經營自己的莊園經濟,而不愿過多的參與北伐,制造戰爭。所以,縱使涌現出了一批如祖狄般的天才軍事家,卻始終未能收復舊土,統一北方的五胡十六國。

到了東晉末期,朝內局勢動蕩不安,大司馬桓溫之子桓玄先后消滅殷仲堪、楊佺期以及手握大權的司馬道子父子,從而把持朝政。公元403年,桓玄的野心急劇膨脹,他威逼晉安帝禪位,改由自己繼承帝位,并改元永始,史稱桓楚。

一時間,朝野震動,人人自危。北府兵首領劉裕聞之,迅速組建軍隊,對桓楚進行討伐。桓楚失利后,退守江陵重整旗鼓,結果遭到了西討義軍的強烈阻擊。最終,桓楚在逃亡蜀地的過程中,被益州督護馮遷所除。而劉裕,則憑借這次討伐,而聲名鵲起,大權亦落入他手。

公元420年,劉裕廢除晉恭帝,代晉自立,定都建康,改國號為宋。在此期間,為了徹底鏟除司馬家族的威脅,劉裕大肆除掉宗室大臣,很多年輕的生命就此隕滅。不過,有一人因為事先得知了這一情況,而提前逃了出來,他便是本文的主人公——司馬楚之。

司馬楚之的父親叫司馬榮期,在擔任益州刺史時,被參軍楊承祖所除。沒了依靠的司馬楚之本想去投靠叔父司馬宣期,結果在途中聽到了叔父遇害的消息。因此,他不得不逃離劉宋,而投靠了北魏。

起初,司馬楚之只是在山陽公奚斤麾下做事,后來魏太武帝拓跋燾聽說了他的威名后,便召他入朝,授予安南大將軍,并封為瑯邪王,讓他前往抵御宋軍。結果,司馬楚之屢建奇功,幾年間,不僅擊敗了宋將到彥之,還俘獲了宋將朱修之、李元德和東郡太守申謨,以及一萬多名宋國士兵。

后來,魏太武帝拓跋燾忌憚北方柔然的勢力日漸顯現,以及為了徹底擺脫其與南朝劉宋兩面夾擊的威脅,而決心集中力量打擊柔然,并由自己親自領兵出征。而司馬楚之在這場大戰中,則被安排督運糧草。

據《魏書》的記載,在督運糧草過程中,發生了一個小插曲。當時的原鎮北將軍封沓因事逃亡柔然,他為柔然獻策,讓他們攻打司馬楚之所督運的糧草,以此斷了魏軍的后勤補給,這樣一來,魏軍必將不攻自破。于是,柔然便派遣探子去窺探司馬楚之的行蹤。結果,因柔然探子一個不經意的舉動,令司馬楚之察覺到了這次危機。

原來,柔然的探子在刺探情報時都有一個習慣,喜歡割掉驢子的耳朵來作為刺探的憑證。司馬楚之便是注意到了這一點,而立即下令全軍戒備,并就地砍伐樹木,筑城備戰。待到柔然的大軍到來后,看到司馬楚之修筑的城墻非常堅固,便放棄了進攻,灰溜溜地撤走了。

可見,司馬楚之能于細微之處察覺敵人之動態,其能力還是非常強的。而縱觀他的一生,也是非常幸運的,不僅安穩的活到了75歲,走后更是被褒贈征南大將軍,并得謚號貞王,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