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挖出一銅牌,揭露真相,學者:難怪數十萬明軍覆滅于土木堡

在有關明朝的歷史記載中,土木堡是大明王朝200多年來最慘痛的回憶。

不但幾十萬精銳的大軍全軍覆沒,大批的文武百官成了蒙古鐵騎的刀下亡魂,連皇帝都束手待斃成了蒙古人的俘虜。

這在中華的文明史上是史無前例的,更是空前絕后的。

然而仔細想來,蒙古軍隊僅僅依靠了3萬騎兵,就能夠在幾十萬軍中俘虜皇帝,如探囊取物,這更加像當代的美國好萊塢戰爭大片的場景。

在掌握了高尖端技術的情況下,空騎兵依靠著精確制導武器,對敵人首腦展開的精確地斬首行動。

畢竟皇帝當俘虜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以當時的史官在這部分的記載中描述的并不十分詳細。

結果這就讓后世的學者只能憑借猜測去判斷明英宗的被俘事件。

然而最近發生在俄羅斯的一次普通挖掘事件,卻在中國史學界引起了轟動。

有學者評論,難怪數十萬明軍全軍覆沒于土木堡。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俄羅斯一次普通的挖掘事件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西伯利亞地區,有一座名不經傳的小城叫米努辛斯克市。

它位于葉尼塞河的上游地區,靠近我國的新疆地區和蒙古國。

1978年在一次工人施工的時候,無意中挖出了一塊銹跡斑斑的銅牌。

這面銅牌大致呈圓形,上面雕刻著精美的花紋和奇奇怪怪的文字。

工人們把他交給當地的文物局工作人員。

見多識廣的工作人員一眼便看出上面的篆體是中國古代的文字。

但是他們并不了解中國的歷史,所以就經過莫斯科方面聯系上了中國的歷史專家。

當歷史專家看到這枚銅牌的時候,非常激動。

因為這枚銅牌不僅僅是中國的東西,還具有極大的考古價值。

它的正面用篆書豎著刻有「駕牌」二字,左側刻有楷書「出京不用」,右側則是刻著「調字捌佰玖拾壹號」。

這是一枚明朝時期皇宮大內的出門憑證。

從背面的文字可以看出它的主人是一名御馬監宦官。

再結合著出土地點,在那個時期這里乃是瓦剌人的集結地,這就不難聯想出發生在幾百年前那場著名的土木堡事件。

大明土木堡事件

在清朝人修訂的《明史》中,明英宗是一個頑劣不堪,毫無作為的孩童皇帝。

他把打仗看做了游戲,想學習曾祖父朱棣和父親朱瞻基那樣討伐蒙古。

但是「兵者,國之大事,不可不察」!

孫太后和明宣宗遺留下來的文武大臣們紛紛反對。

然而小皇帝在身邊太監王振和一干同黨的挑唆下還是選擇了出征蒙古。

這時候的蒙古四分五裂,韃靼、瓦剌、兀良哈等部落早就無法形成對大明的威脅。

小皇帝此次出征應該是十拿九穩的。

兵部擬定了詳細的作戰計劃和行軍路線,調集了朱瞻基留下的京城三大營,以及邊防軍的精銳部隊。

戶部解決了民夫、錢糧的調度問題。

他們對外號稱50萬大軍,在英國公張輔等大將的帶領下,浩浩蕩蕩走出京城,開往山西而去。

他們本意從山西大同出發,直奔蒙古草原,尋求與蒙古也先決戰。

但是明英宗的心腹太監王振想要在自己的家鄉炫耀一下,就說服了明英宗脫離了原有的行軍路線。

結果這就導致了原有的作戰計劃徹底泡湯,而且在耽誤的時間里路上又下起了大雨,明朝軍隊行軍很慢,大量的火藥都被雨水打濕了。

這一刻,蒙古也先抓住空子趁虛而入,聯合其他部落,以3萬騎兵直撲而來。

明軍雖然人多,但是卻沒有防備,而且隊伍太長,首尾不能兼顧,頓時慌亂成一團。

大量的明軍和文武大臣就這麼不明不白地倒在了蒙古人的彎刀和狼牙棒之下。

連張輔這樣的名將最后都不能幸免。

明英宗被困在土木堡這個地方,周圍只剩下了錦衣衛和伺候他的太監們。

但是他們哪里是蒙古人的對手,三下五除二就被蒙古人打敗了。

哆哆嗦嗦的明英宗就這樣成為了蒙古人的俘虜。

清朝歪曲《明史》

后人往往是從清朝人編修的《明史》來了解這段歷史。

甚至很多人是從電視和評書、小說中來了解的。

這就讓大家的大腦中形成了一個固定的印象。

那就是明英宗自己昏庸,太監王振色厲內荏,主昏臣庸,自然難以有好的結局。

難道這就是歷史的真相?

清朝得國不正,長久以來一直怕漢族老百姓推翻他們。所以他們就要不斷地樹立自己好的典型和前朝不好的典型。

所以他們記載的明英宗自然是存在歪曲的事實。

銅牌記錄的真相

不同于普通看熱鬧的吃瓜群眾,細心的學者和專家總是善于從古代的蛛絲馬跡中發現真相。

在沒有衛星精確制導的年代,難道這些蒙古人能夠輕易地找到明英宗,并且在人數眾多的皇帝護衛隊中來一次「斬首行動」?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這枚銅牌的發現就引出了一類人物和一段歷史,更是揭露出了歷史的真相,

這枚銅牌是明朝時候的物品,它的主人應該是一名御馬監的太監。

明朝宦官勢力龐大,在宦官的二十四衙門中,御馬監算是最重要的機構之一。

它負責皇帝安全保衛工作,統領禁軍,代替皇帝出任軍隊的監軍一職。

因為御馬監中多駿馬,所以大多數宦官都是一些善于騎射的北方少數民族,其中蒙古族和女真族占了絕大部分。

這次隨同明英宗作戰的御馬監宦官,歷史上記載的就有女真人喜寧和蒙古人跛兒干。

相對大明,他們內心更加認同自己的同胞。

在明軍遭受蒙古騎兵侵襲的時刻,這些本該保護皇帝的御馬監太監們紛紛成為內奸,他們在喜寧和跛兒干的帶領下紛紛倒戈。

他們不但殺死了隨行的錦衣衛,更是把皇帝的行蹤告訴了蒙古也先。

這也使得蒙古人能夠精確地得知大明軍隊核心人物的具體位置。

在他們的帶領下,蒙古人繞開了那些保護皇帝的禁軍們,出其不意到達了皇帝的藏身之地。

就這樣,明英宗成了蒙古人的俘虜,幾十萬大軍全軍覆沒。了解到這,也難怪有學者會評價說:難怪數十萬明軍全軍覆沒于土木堡。

倘若御馬監的太監們能夠保持對皇帝的忠誠,即使他們抵擋不住蒙古人的進攻,蒙古人也不會輕易地就找到明英宗的藏身之所。

這就為明英宗爭取到了逃命的時間。

最后如果不是大明的兵部尚書于謙臨危受命,孫太后扶持明英宗的表弟朱祁鈺成為新的皇帝,后果不堪設想。

結語:

這些御馬監的太監們帶著腰牌,隨同被俘的明英宗一起來到了當時瓦剌駐扎的葉塞尼河地區。

他們的腰牌作為歷史憑證被保留了下來。

也正是這枚腰牌,我們才得以了解到了幾百年前發生在土木堡的歷史真相。

透過這枚從俄羅斯挖出的銹跡斑駁,幾乎認不出字樣的腰牌,這背后的故事更加值得我們警惕,深思。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