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臨走前做了個夢,對楊榮說:莫非天不佑我大明?25年后應驗了

一、榆木川

《山河月明》已經進入收官階段,朱棣最后一次北伐漠北前,把夏原吉給下了獄,并派錦衣衛抄其家。至于理由則是,夏原吉反對朱棣討征漠北,因為你朱老四太能鬧騰了,總該讓老百姓喘口氣吧?朱棣頓時就大怒了。

很快,負責抄家的錦衣衛回來稟告:皇上大哥,夏原吉的家里好窮啊,雖然他號稱大明朝的財神爺,但他家里卻只能10天才吃一頓肉。

朱棣正夾著一塊肉向嘴里塞呢,頓時停住——但想讓「狼不吃肉」,那怎麼可能?朱棣還是把肉放在嘴里,卻傳旨:牢房里開小灶,夏原吉必須天天有肉吃,而且他的牢房還必須要大,要能見到陽光……

也許有人會認為,如此劇情是不是不靠譜啊?筆者的意見是:不但靠譜,而且還非常靠譜!因為在正史中,朱棣的最后遺言就五個字: 夏原吉愛我!繼位者朱高熾,在得知老爸這個遺言后,便親自去獄中接夏原吉出來。

有人曾分析,這其實就是朱棣效仿當年李世民,在臨走前折騰李績,無非是給繼位者創造空間,以便讓其能從容駕馭這些能臣牛人——畢竟,本事越大的人,就越不好控制,這恐怕誰都明白。

如朱高熾,他親自來獄中迎接,這對夏原吉來言意味著什麼?必然是無上的榮光。又聽到朱棣臨走前的這五個字后,會是啥感受?必然是鞠躬盡瘁走而后已。事實也是如此,夏原吉聽聞朱棣駕崩后,當時就伏地大哭,傷心欲絕……(《明史》: 原吉伏地哭,不能起

了解完正史之后,想必也都會明白,朱棣要在《山河月明》中下線了。也就是說,這是他最后一次統兵北伐漠北,結果倒在回軍途中的,一個叫榆木川的地方,后來此事被稱為:榆木川之變。

據《北征記》和《畜德錄》載:朱棣的貼身太監馬云,第一個發現朱棣駕崩了,頓時不知所措,連忙偷偷告知了楊榮和金幼孜。

這兩位重臣也是大驚失色,如今是退軍途中,卻是皇上加主帥沒了,這可是天崩之事,這六路大軍萬一有什麼異動,大明就翻天了。于是決定秘不發喪,「 盡取軍中錫器,镕為殮具,覆以龍衣,日進膳如故」。

意思就算說:制作了一個金屬棺槨,盛放朱棣遺骸,并蓋上龍衣,每天依舊讓送飯過來!而這些制作金屬棺槨的工匠們,也都被除掉,防止走漏消息( 錫工盡除,以滅其跡),并派心腹秘密奔赴京城,去告知太子朱高熾。

從相關史料可以看出,朱棣走的時候身邊并沒有親人。又由于是征伐漠北途中,相關細節不便被公開,或由于各種原因未被收錄于《明史》,這就造成了朱棣駕崩榆木川,顯得很突然。那麼朱棣臨走前,有過什麼特殊事件嗎?別說,還真有,卻要從楊榮說起……

二、朱棣走前做一怪夢

楊榮在《山河月明》中出現得比較晚,畢竟他是朱瞻基時期的重臣,但卻點出了幾件他早期的事情。

一,靖難之役后,朱棣要去登基。年輕的楊榮阻攔,表示:應該先去拜謁太祖陵,再來當皇上。一句話驚醒朱棣,詢問過其姓名后,來了一句:我記住你了!

其二,他本來叫楊子榮。朱棣登基后給他改為了楊榮。搞得許多人都說:老朱家的皇帝,都喜歡跟名字較勁,前有鐵鼎石,今有楊榮。

其三,朱棣北伐漠北,楊榮也跟著去了,并且要求出戰,朱棣表示:那是刀刀見血的戰場較量,不是耍筆桿子的紙上字畫,你一個文官瞎鬧個啥?楊榮表示:我會騎馬。這讓朱棣很高興,同意了!

楊榮的這三件事,前兩個屬于正史。最后一個屬于「一半一半」,楊榮騎馬去打架這事是借題發揮,鏡頭語言無非是解釋下,為啥朱棣那麼栽培楊榮。他隨朱棣北伐漠北卻是史實——就是他寫成了朱棣北伐漠北的《北征記》。

所以,想了解明朝,有兩部個人筆記必須要關注,一個就是楊榮所寫的《北征記》,另一個則是袁彬所寫的《北征事跡》,里面是朱祁鎮被瓦剌拿下后的許多記載——袁彬是跟著朱祁鎮被拿下的,故而可信度非常高。

了解完楊榮,話題自然就要轉入他所著的《北征記》了。話說這天,朱棣統領六路大軍,進入開平城——開平,是當年忽必烈命劉秉忠所興建,號稱「中都」,也就是京城。但隨著忽必烈進入北平,開平就變成了「上都」,成了大元的陪都。

據說當年興建開平城時,「 是夜三更雷震,龍已飛上天矣」,當然這純屬夸張。不過卻能看得出來,開平城具有特殊的意義。如今朱棣踏入,駐扎了下來。結果奇怪的事,真就發生了,竟然當天就下起了大雨( 是日雨)。

朱棣二話沒說就跑出了營賬,干啥?去探望兵卒——這是朱棣的一大法寶,別管他當燕王,還是當了皇上,朱棣從來都跟兵士同甘共苦,一個鍋里吃飯。所以朱棣的兵,戰斗力出奇的強悍。這同時也是他敢硬剛朱允炆的根基。

哪料朱棣巡視一遭后卻大怒,對將領吼:「 士卒者,將士所資以成功名。若撫之至,則報之厚。」意思就是說:你們的功勞,都是兵卒們一刀一槍,用自己性命給你們拼出來的,必須厚待他們。

所以,「 今方用此輩為國家除殘去暴,其可不惜!」即:我朱老四還指望這他們(士卒),替我大明干掉這漠北威脅呢,可你們卻當大爺,怎麼敢不珍惜厚待他們?

顯然這是朱棣在怒批手下,讓士卒受了不該受的苦!須知當時的朱棣,已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卻還如此。筆者感慨萬千,只能說:永樂大帝就是永樂大帝。就這樣,朱棣罵完手下,改善好兵卒的條件后,這才回營賬休息。

哪料第二天的一大早,朱棣就把楊榮和金幼孜喊來,說道:「我昨晚做了一個怪夢,有一位神人很嚴肅的對我說,上蒼有好生之德!我想了很久也不明白是啥意思,莫非是‘ 天屬意此寇部’,而不再天佑大明了嗎?」

楊榮連忙說道:「皇上大哥您是‘ 好生惡除’,一貫遵循天道,哪怕北伐漠北也是‘ 除暴安民’。不過呢,若能再掌握一下分寸 ,避免‘ 玉石俱毀’就更完美了。」

朱棣點頭表示:你說得對,跟我想一起了。那就把 「 所獲胡寇赍往虜中」。即,放歸了俘虜!咱也不打了,回家好好生活去!結果,當大軍到了榆木川后,一代雄主朱棣便于本年,公元1424年病逝了。

三、25年后,朱祁鎮被瓦剌拿下

一晃25年之后,也就是公元1449年,朱棣的擔心成為了現實,朱祁鎮兵敗土木堡,不但一舉葬送了大明二十多萬精銳士卒,連他自己也被瓦剌拿下了……看來似乎真是一夢成真,一語成讖,但果真如此嗎?

稍微熟悉明史的都知道,朱祁鎮的土木堡之變,與其說是被瓦剌擊敗,不如說敗在他自己身上——糧草都沒準備好,就貿然出兵。最不可思議之處就是,他把大軍的指揮權交給了太監王振,這不是鬧著玩嗎?

不信?對比朱棣在開平城,重點不是他的那個夢,而是朱棣是怎樣對待手下普遍兵卒的?難怪朱棣能橫掃漠北,以至于后來嚇得各部落聞風而逃。所以,這根本就不是「天佑不佑大明」的問題。

至于朱棣的那個怪夢,筆者相信,這無非是朱棣意識到了,應該退兵了,所以這才有「神仙入夢點化」。

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朱棣心疼兵卒,怒罵手下在前,怪夢在后,釋放俘虜為結束。這其實就表明了這一仗很艱苦,朱棣也并非殘暴之人。他無非是想以戰止戰,這是當時的歷史環境所注定的。

再來看朱祁鎮,他為啥被拿下?變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王振為了向家鄉人,炫耀自己如今有多牛,強令大軍改道,朱祁鎮卻認為很好!

可那些普遍兵卒呢?二十多萬人,僅為成全一兩個人的私欲,焉能不敗?就算上天再開掛,也沒法護佑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