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有一倒霉女子,每次出嫁男方都暴斃,漢宣帝下旨:召她入宮

從古到今,向來都是「勢利使人爭」,對于尊位和富貴,人們常常趨之若鶩。就像皇后尊位,霍光的妻子霍顯為了讓女兒順利上位,不惜痛下狠手,毒倒了漢宣帝的第一任皇后許平君,讓女兒霍成君坐上了皇后寶座。

然而,這樣得來的位置霍成君終歸還是沒能坐穩,公元前66年,霍家謀反的事情被揭發,霍氏家族被滅,霍成君被漢宣帝廢去皇后之位,移居昭臺宮,在悲凄和困窘中度過了余下的十幾年時間。

曾經讓霍顯費盡心機的皇后寶座再次空缺出來,很顯然,這麼重要的位置,無論是漢宣帝還是大臣們,都不會讓它空缺太久。

兩年以后,也就是前64年,漢宣帝把后宮的一位婕妤立為皇后。不過,令眾人大跌眼鏡的是,這位新后不僅沒有顯赫的家世,也沒有出眾的容貌,更不是漢宣帝平時寵愛的妃嬪。如果把她最突出的特點說出來,估計能把已經沒了的霍顯氣活過來。

可是,就是這麼一位皇后,不僅平平安安地在皇后寶座上坐了十幾年,還安安穩穩地把太子劉奭撫養成人。劉奭即位之后,她被尊奉為皇太后。劉奭去世,漢成帝即位后,她又被尊奉為太皇太后,安享富貴榮華,一直活到七十多歲壽終正寢,和漢宣帝合葬于杜陵,成為難得善終的外戚之一。

這位運氣如此之好的皇后是誰?她又有什麼突出特點能「氣活」霍顯呢?

1、皇后最突出的特點

漢宣帝的這位皇后姓王,歷史上沒有記載她的名字,王皇后的父親名叫王奉光,這位王奉光的祖上曾經跟隨漢高祖劉邦立下戰功,被封為關內侯,王奉光承襲祖上爵位。

漢宣帝劉詢早年在民間長大,他喜歡四處游俠,結交朋友,就是那時候認識了王奉光,也知道王奉光有個女兒。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眼看著女兒漸漸長大,王奉光開始為寶貝女兒張羅婚事。王奉光剛開始壓根兒沒想過要把閨女嫁給劉詢,因為當時劉詢雖然被列入皇家宗室,但是一沒爵位,二沒官職,平時生活所需全靠掖庭供養,境況只比普通百姓好上那麼一點兒。王奉光好歹有個侯爵位子,他希望給女兒找個更好的人家。

可是,王奉光前前后后為女兒張羅了好幾次婚事,最后的結局卻都出奇一致:雙方定下婚事,正準備舉辦婚禮的時候,男方都會突然沒了。

這樣鬧了幾次之后,但凡知道這事的人都不敢再和王奉光家談婚論嫁,王奉光的女兒就一直也沒嫁出去。

王奉光雖然身份不是特別顯赫,但好歹也是關內侯,家里留著這麼一個奇葩女兒,每天不由得長吁短嘆,愁眉苦臉,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給王奉光解決難題的是劉詢。

2、納入宮中

公元前74年,劉詢突然迎來了他人生的巨大轉機:朝廷派人接他入宮,先是封侯,然后接受璽綬登基即位,是為漢宣帝。

漢宣帝即位之前就已經娶妻許平君,說起來這許平君和王家女兒有一點很像:許平君原本是許給歐侯氏之子為妻,可是正當兩家籌備婚禮的時候,歐侯氏之子卻突然去世了。

負責撫養劉詢的掖庭令張賀聽說這事以后,連忙設下酒宴招待許平君的父親許廣漢,酒席之上兩個人敲定了劉詢和許平君的婚事。

結婚后,劉詢和許平君的感情很好,婚后一年,大概在即位之前幾個月,許平君為劉詢生下兒子劉奭,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不過,隨著劉詢即位,他再也不能享受平淡的百姓生活,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大臣們隨時準備往他的后宮里塞人,就連大將軍霍光的女兒霍成君也被塞了進來,這些人有的是奔著那個寶座來的,有的是奔著后宮榮耀來的。對如此「深情厚意」,劉詢不能拒絕,只能接受。

既然后宮這些人本來也不是自己想要的,再多一個又能怎麼樣?這大概是漢宣帝想起老朋友王奉光的難題時的想法。于是,隨著一紙詔令,漢宣帝把王奉光的女兒召入宮中,不久就被封為婕妤。

王婕妤終于擺脫了原來尷尬的身份,成為漢宣帝后宮妃嬪之一。

3、宮斗

后宮的爭斗自古就有,不過那些爭斗向來都屬于有權勢、有欲望的人,像王婕妤這樣的「老大難」,能夠嫁出去就已經很知足,沒有太多奢望,所以只有「坐山觀虎斗」的資格。

漢宣帝即位,立原配許平君為皇后,這對于漢宣帝來說,只是平常的家庭生活的一部分:當初貧賤之時他娶了她,如今富貴了,當然要讓她和自己同享富貴。

可是身為一國之君,又哪里有家庭小事呢?許平君端坐皇后之位,別人就坐不上那個位置,自然就成了別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公元前71年正月,在霍光的妻子霍顯的指使下,宮中女醫淳于衍毒掉許平君,許平君去世,留下年幼的兒子劉奭。

聽到妻子沒了的消息,漢宣帝既內疚又悲痛,他下令追查兇手,將淳于衍等有嫌疑的人都收捕審問,最終卻因為霍光的勸阻不得不停止。

第二年,霍成君被立為皇后。

王婕妤深居后宮,她看著曾經和自己同為婕妤的許平君被立為皇后,不久卻香消玉殞;她看著大將軍霍光那個千嬌百媚的女兒坐上曾經屬于許平君的寶座,滿面笑容,全然不顧那上面還有許平君殘留的溫度和血跡。

身邊事風云變幻,王婕妤只是一次又一次謙恭地低下頭去,送走許后,恭迎霍后。

4、不知足的霍顯

公元前68年,霍皇后的父親,大將軍霍光去世,漢宣帝親自將他厚葬于漢武帝的茂陵,賜謚號「宣成」。

這是霍成君被立為皇后的第三年,雖然漢宣帝很寵愛她,可是她卻一直沒有子嗣。

前67年5月,漢宣帝和第一任皇后許平君的兒子,8歲的劉奭被立為太子。

這本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因為劉奭既是皇長子,又是嫡子,根紅苗正,沒有任何值得別人詬病的地方。 可是,對于這樣一件別人看起來極為正常的事,霍皇后的母親霍顯卻被氣得接連幾天吃不下飯去,甚至到了吐血的程度,她怒氣沖沖地說道:

「此乃民間時子,安得立?即后有子,反為王邪!」

劉奭不過是(漢宣帝)早年在民間時生的兒子,怎麼可以立他為太子呢?如果現在的皇后再生下兒子,難道反而只能為王嗎?

讓霍顯沒想到的是,因為她的貪婪和狠毒,她的女兒不僅再沒有生子為王的機會,連穩坐皇后之位的機會都沒有了。

5、霍家的結局

漢宣帝立劉奭為太子后,霍顯寢食難安,于是她故伎重演,指使女兒霍成君伺機毒倒太子。

只是此時的漢宣帝已非彼時的漢宣帝,他飽嘗喪妻之痛,何嘗不知道那背后黑手的存在?他已經失去了原配妻子,再不能承受失去兒子的痛苦,所以宮中對太子的撫育十分精心,這讓霍皇后一直沒有得到下手機會:因為一旦她賜給太子食物,侍奉太子的保姆一定會先自己嘗試,確認沒有異樣之后再給太子食用。

霍皇后謀害太子的事情還沒有做成,霍顯毒害許平君的事情卻泄露出來,霍家子弟都被從重要職位調離,霍顯帶著眾位子弟策劃起事,結果還沒有動手就被發覺。漢宣帝出手凌厲,霍氏家族被滅。

一個月后,霍皇后收到漢宣帝發來的詔書:「皇后熒惑失道,懷不德,挾毒與母博陸宣成侯夫人顯謀欲危太子,無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廟衣服,不可以承天命。嗚呼傷哉!其退避宮,上璽綬有司。」

霍成君和母親謀劃的那些壞事,沒有一樣逃過漢宣帝的眼睛,只不過這位飽經憂患的君主知道什麼時候應該隱忍,什麼時候才可以出手制敵。

霍成君被廢去皇后之位,遷到上林苑的昭臺宮居住。

6、犯錯就是為別人創造機會

霍成君被廢,后宮主位空缺;太子年幼,需要一個穩重謹慎的人照料。漢宣帝將后宮妃嬪一個個仔細衡量之后,選中了王婕妤:雖然她相貌平平,自己并不喜歡,但是她心地良善,性格穩重,更重要的是,自從她進宮之后,自己很少見她,更沒有寵幸,所以她是后宮少見的沒有子嗣的一位。

謹慎,善良,無子,都是承擔撫養太子重任的必要條件。

于是,漢宣帝立王婕妤為皇后,讓她擔負起養育太子劉奭的責任。

王婕妤晉升為王皇后,也接下了撫育太子的重擔。她不知道后宮有多少人羨慕她,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嫉妒她,她只知道:漢宣帝對自己有恩,沒人能替他做的,她要幫他完成。

王皇后平平安安地把太子撫養長大,這十幾年時間,雖然她貴為皇后,但是仍然像從前一樣,漢宣帝沒有因此多給她一份寵愛,甚至連見一次面都很難得。

王皇后實在是一個安分守己的女人,這樣的性格不知道是她之前的遭遇造成的,還是她的天性,不管怎樣,漢宣帝此時需要這樣的安分,后宮也需要這樣的安分。

前48年,漢宣帝崩于未央宮,太子劉奭即位,是為漢元帝。

漢元帝感念王皇后的養育之恩,尊王皇后為皇太后。

前33年,漢元帝去世,太子劉驁即位,是為漢成帝,王太后被尊為太皇太后。因為漢成帝的母親也姓王,王太皇太后又被稱為邛成太后。

邛成太后一直活到七十多歲,于前16年去世,與漢宣帝合葬于杜陵。

從被立為皇后到去世,邛成太后一共在位49年時間,是西漢歷史上難得善終的一位。

參考資料:《漢書·宣帝紀》、《漢書·外戚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