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低成本COSPLAY」的開創者!用五毛COS,就能洞穿動漫本質!

01.什麼是cosplay

cosplay,一般指利用服飾、飾品、道具以及化妝來進行角色扮演,而玩cosplay的人則一般被稱為coser;而要說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各國的文化起源。

在人類歷史上,角色扮演被用作演繹神話傳說、民間逸文、文藝作品等,利用相應的服飾、道具和情節,把要演繹的角色和內容靈活地呈現出來。

因此,古代希臘那些扮演他人角色的、演繹英雄事蹟的遊吟詩人可以是coser;

如此一來,cosplay之魂豈不是貫穿了人類發展的歷史長河,刻進了各國人民的DNA裡?

即使是長大以後,隨便拿起一把傘,也忍不住把它想象成某把刀劍,在無人的街道上發動技能,其實,這何嘗又不是一種精神cosplay呢?

而我之所以沒有用真實cosplay去滿足自己的欲望,也只是迫于無奈,畢竟它確實是一項需要高成本、高技術和高顏值的「三高」活動。

如此的高門檻,把很多對cosplay抱有熱愛,但在各方面上又無力的人拒之門外。

當然,顏值並不是剛需,畢竟對于coser們想要扮演的角色,也非清一色的高顏值。

因此cosplay最為重要的,還是道具和氣質上的還原,只是前者通常與成本掛鉤,後者則與扮演者本身的掛鉤。

而隨著道具製作、化妝技術的進步,兩者的門檻也正在不斷下降,相信在未來,cosplay也不再是一個可望不可求的活動... 這本是我原本的想法,直到一個叫「Anucha Saengchart」的泰國小哥出現,早早的顛覆了我對cosplay的印象。

他就像是cosplay界的一個傳說,很少人知道他的身份背景,但他的cos卻是圈內無人不看;他的顏值不高、身材肥碩,其還原度卻堪比那些專業coser;

更為重要的是,在大多coser在竭力追求用最精細的道具和服飾還原角色的時候,他則腦洞大開,對生活中隨處可見的物品進行改裝,最終達到還原角色的效果,因此Saengchart的cos也被稱為「低成本cos」。

02.萬物皆可cos

「土味」在中文互聯網語境中是一個偏貶義的詞,在追求積極向視覺衝擊的cos界,土味更是與其格格不入。

然而,Saengchart的cos卻和這個詞脫離不了關係,並將其作為自己的最大的看點。自從他走進大眾視線的這幾年來,這份土味成了他最獨特的標誌。

說到2021年最火的男人,想必五條悟是這個榜單上最具奪冠潛力的選手,那麼,當這位年度最火的黑馬與小哥撞上一起,又會產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呢?

答案是「物理反應」!這次Saengchart就利用乾冰昇華的現象還原五條悟的頭髮,並通過借位將裝有乾冰的碗當做眼罩,完美詮釋了什麼才叫做真正的低成本。

可別以為小哥只會cos角色,對于一些國際大片中的場景,模仿起來也是毫不費力。

例如為了還原《駭客帝國》裡躲子彈的經典畫面,他就將塑膠瓶拼接起來,以模仿子彈飛過的特效。

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Saengchart的話,那大概是「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做不到」,畢竟一般人可沒想過去cos天體。

是的,對于小哥而言,cos的物件不是人也沒關係,對于黑洞這樣一個神秘天體,一個空蕩蕩的錢包不正好能在外形和性質上完美還原嗎。

(錢都被吸走了)

但如果僅是一味地利用低成本材料還原服飾,那麼這位小哥是不可能在走紅至現在的。「低成本cos」的靈魂之處就在于小哥能夠剖析角色最顯著的特徵,並在自己身邊尋找與這些特徵最契合的物品,進行簡單加工後再進行還原。

同樣抓住特徵來進行cos的還有很多,例如小哥抓住了奧特曼的眼睛有著透亮、光滑的性質,用擁有同樣性質,且更為低廉的橙色水果糖充當眼睛。

對于燈神這樣一個幽靈角色,他就利用軟塌塌的毛巾來充當那氣態的雙腿,而為了凸顯戲劇效果,他則把神燈改為馬桶。

如此一來,與其說他在cos燈神,不如說已經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全新的神---廁神。

當然,小哥的成本也不全然稱得上是「低成本」,例如為了cos社長海馬瀨人,他就用上了自己職業生涯中最貴的道具---PS5,我猜他此次cos的目的,極有可能是為了獲得那張價值8700萬的青眼白龍(x)。

其實,即便是一些對cosplay涉及不深的網友,想必也知道這樣一個事實:《遊戲王》的角色無疑是cos界中最具挑戰性的一關。

上面的賴人海馬就像是新手村,讓coser們可以過個癮,而對于其他角色,則有著讓髮型師絕望的恐怖。

這一系列作品中的角色,大多都有著一頭違反者校園規定和物理定律的頭髮,沒有足夠的發量且不抹上大量的顏料和髮膠,是很難還原角色。

但只要你能找到一些「平替」,這些難題很快就能迎刃而解,就比如香蕉。

此外,還有一個和武藤遊戲一樣頭型、五官都複雜,且兼備五條悟那樣熱度的男人,也是令無數髮型師望而止步的存在---煉獄杏壽郎。

對于這樣一位角色,Saengchart依舊是用食物解決髮型這一千古難題。

當然,薯條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自帶的番茄醬還可以替代血漿,進一步壓縮成本。

在我翻閱了無數張Saengchart的cos照之後,我終于總結出了幾個他最常用的cos技巧

獨門技巧之一: 用食物倒扣。

好比「無慘」這一令無數鬼殺隊和粉絲們咬牙切齒的反派,就只需要倒扣一碗海帶湯便可以還原。

(溫馨提示:這碗海帶湯裡不能加入紫藤花)

曾以為,在夏天穿鎧甲,在冬天出泳裝,才是所謂的「用生命在cos」,直到Saengchart再一次刷新我的認知,方才醒悟自己見識尚淺。

這一次,他就為了還原戰損索隆,竟將榴槤「倒扣」在自己頭上。不得不說這次的cos還原是還原,就是有點「費頭」...

獨門技巧之二:貓貓。是的,這個我們人類最好的甲方,也是Saengchart的萬能cos道具。

就比如要想還原一個飛機頭,但無奈發量不夠,只需把黑貓的屁股蓋在頭上就足夠了。

既然是低成本cos,那就應該物盡其用,只要把貓貓轉過來再扣到頭上,泰國版蝙蝠俠就此誕生。欸...為什麼不是貓女?

對了,橫過來抱在胸前,還能cos強尼·銀手哦。

同樣是蓋頭,不同毛色的貓也能呈現出不同的效果,比如這次,Saengchart就利用白貓cos了犬夜叉。不管黑貓白貓,只要能cos就是好貓,哪怕是cos狗也一樣!

獨門技巧之三:錯位。

借位是一種常見的拍攝手法,通過人和人、人和物之間距離的遠近以及pose的搭配,可以營造出不同的效果。而Saengchart作為一個低成本coser,就充分運用了這一手法,利用最簡單的道具,還原出各種造型複雜或奇葩的角色。

例如在很多人看來,《火影忍者》中迪達拉就好像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畢竟他的手裡長了一張嘴。Saengchart:不,很簡單啊!只要兩面鏡子和一把香蕉就夠了。

同樣巧用鏡子來進行cos的還有弗利薩被擊敗的場景。小哥先是將自己簡單化妝成弗利薩的樣子,並通過特定角度的鏡子和拍攝角度,營造出自己也被「腰斬」的效果。

同樣的,小哥還可以利用錯位手法,營造出「一人飾多角」的效果。例如在cos柯南的時候,他還會利用起強光照射出來的巨大影子,將其作為犯人,還原動畫中的某個場景。

利用上述的這些手法,小哥已經cos了各種各樣的角色、經典場景,乃至一些自然現象。清新脫俗的腦洞+博人眼球的低成本道具,讓他成為cos界中的一朵奇葩(褒義),也成為了某種意義上不可高攀的存在。

03.結語

其實,虛構作品之所以能夠散發無窮的魅力,在于它們承載了人們的各種想象,而cos其角色、場面,則是將這種想象變為一種現實。

它既是對虛構作品的延伸,也是對自己精神世界的滿足和放鬆,更是對現實中自己與虛構的角色一次靈魂上的轉換。

顯然,這樣的活動與「成本」並沒有太大的關聯,就像是Saengchart的低成本cos一樣,雖然不乏搞怪的成分。

但他那善用各種食物、生活用品的低成本cos,卻讓很多網友認識到cosplay真正意義不在于在外表上做到百分百的還原,而在于自己是否灌注了熱情、是否挖掘到cos物件的特徵、是否將其內核展現出來。

這,也許就是Saengchart的低成本cos能一直走紅全網的原因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