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臨走前大喊自己沒有罪,而獄卒說的一段話,令岳飛啞口無言

公元1442年,一代名將岳飛被處決,代表著南宋最后的驕傲就此夭折。這在歷史上是一個大事件,因為之后的南宋雖然實力超過了北宋,卻再也沒有了進取心。

正因為如此,無論是當時的學者還是后來的歷史學家,對于岳飛之死都無比嘆息。畢竟那個年代岳飛是最后的扛鼎之人,而且岳飛實在是走的冤枉。

事實上,對于當時莫須有的罪名,岳飛本人也是無比憤怒。從被迫剝奪兵權,到后來關在牢房里面等待最終的結局,岳飛從來都沒有承認自己的罪過,到最后都在高呼冤枉。然而,英雄含淚被冤并不算什麼,真正讓人氣憤的是,岳飛臨走之前被一個小卒說了一句,結果連他的信念都崩塌了。那麼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在互聯網上,很多人喜歡討論宋朝到底屬不屬于一個正統王朝,這個言論很讓人無法理解,但是當我們深入了解歷史,卻發現似乎這也的確是一個值得考慮的話題。原因很簡單,因為北宋朝廷沒有統一天下,而南宋朝廷又主動對金國稱臣,以至于在完顏亮時期,宋朝連正統和文化核心的地位都保不住了。

因此,宋朝被打斷脊梁骨,甚至連國家正統的地位都喪失的形象,大體上就是在這一時期被確立。

其實,后來的歷史本可以不用這麼尷尬,至少在岳飛統帥時期,南宋朝廷還是有脊梁骨的。

正如史書記載,南宋朝廷之所以會輸得那麼慘,最重要的原因一方面是失去了民心的支持,另一方面是軍隊喪失了戰斗意志。

因為當時的朝廷突然就這麼沒了,大家找不到一個凝聚核心,而且之前北宋兩位末代皇帝太無恥了,所以軍隊寒心,老百姓更是糟心,這就使得南宋朝廷一開始就沒有支楞起來。

但慶幸的是,岳飛挺身而出,以及那個時代的名將共同組織起了一個框架,再加上早期的皇帝,的確有點才能,所以南宋朝廷不僅穩住了陣腳,而且還一度在岳飛等人的支持下占據了戰場的主動權。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一些細節,剛開始的時候,宋高宗對岳飛簡直愛的深沉,因為手下能打的都基本上打不過了,偏偏只有岳飛一騎絕塵,不僅能夠應對金國人的鐵騎兵,而且還能夠調動北方百姓。雖然有不少人指出,岳飛的北伐不一定能夠取得勝利,北方作戰不同于南方作戰。但無論是哪位歷史學者,都不能否認在岳飛統兵時期,戰場的主動權一直都在宋朝人手中。

也就是說,只要岳飛等主戰將領還在,雖然南宋朝廷不一定打得贏,但是至少是南宋朝廷處在進攻的姿態之下,到底是變成宋太祖開疆拓土,還是變成宋太宗高粱和飆車,這還有的談。

但尷尬的是,當時的既得利益集團以及統治者宋高宗都是典型的保住存量,不要增量的人物。這點倒也不能完全怪他們,因為北伐戰爭曠日持久,至少在這一代帝王的時代看不到盡頭,所以他們只想著利用現有的戰場主動權,來獲得草原人的和平協議。

很明顯,皇帝是把岳飛等人的熱血和功勞,當成了自己統治穩定的工具。在北方人不愿意采取和平措施的時候,皇帝會把岳飛當成自己的祖宗一樣供著,愿意將天下兵馬幾乎3/4全部給岳飛。可是一旦岳飛掌握戰場主動權,北方人派遣秦檜回來談判的時候,皇帝立刻就開始放棄所有的戰場優勢。

有學者認為,主要是當年金國人太厲害了,宋高宗是親眼目睹敵人的強大,所以他對自家軍隊不自信,甚至到了后來對岳飛都有點不自信了,所以他只想見好就收。

可是很明顯,皇帝的方向和岳飛的報國熱情發生了沖突,岳飛想要光復河山,至少也要保住南宋帝國的脊梁骨,但皇帝卻瘋狂地拉扯住他的雙手雙腳。

正如歷史記載,岳飛要北伐,皇帝就不給他糧草,岳飛取得戰略性勝利,皇帝就12道金牌要他滾回家。站在一個正常人的角度來看,就好像是完成一個項目,自己開辟了遠大的前景,可是因為革新可能會讓很多人喪失年終獎,于是所有的同事都成了你的對手,連你的經理都變成了你的死對頭。這是什麼感覺?一方面是絕望,另一方面是無盡的憤怒,當然了,還有耍脾氣的沖動。

事實上歷史上的岳飛還真有這樣的表現,皇帝斷他的糧,他就自己養軍隊,皇帝讓他回家,岳飛滿腔憤怒,在遭到彈劾的時候,不僅不上表謝罪,而且還擅自離京。擺明了,隊友太坑了,岳武穆表示撂挑子帶不動了。

但岳飛的舉動,如同大秦帝國中秦昭王和白起之間的對峙一樣,秦昭王讓白起當條狗,但白起就是要做有個性的將軍,而且兩者的戰略方向發生嚴重偏差,那其結果自然不用說,岳飛不僅被打入大牢,而且其名聲還要搞臭。

個人以為,恐怕在比較長的時間內,岳飛一直都沒有明白自己錯在了哪里,因為站在一個正常的南宋人的角度來看,他都在做正確的事情,而且是在做救大家命的事情。所以岳飛在監牢里面大喊冤枉,而且坚决不屈。

但,面對岳飛的不屈,一個小小的牢房看守說了一句話:岳大人從來都沒有犯罪,但是功高蓋主就是最大的罪。

聽完這句話以后,岳飛整個人的心態都崩了,這是什麼屁話?救國家于危亡,避免南宋斷掉脊梁骨,難道這還是錯的嗎?難道每一個臣子努力工作,為國盡忠都是錯的吧。

可以想象得到,在岳飛被處決之前,他不僅感受到了對這個朝廷的絕望,就連他堅實的信念都出現了崩潰。如果一個王朝以這樣的規則運轉,那麼帝國的未來真的會好嗎?

知道歷史的我們或許可以給他回答,這樣的王朝不會好,而且還會以極其屈辱的姿態走向落幕。這是可憐的岳飛,可憐了南宋最后的機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