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炭治郎是賽亞人?瀕死升級設定是真的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78醬!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在鬼滅之刃193話中,炭治郎終於開啟赫刀,整部故事除炭治郎之外,也只有緣一做到了獨立開赫刀且身體機能不受影響。無慘對此的解釋是「在生死之際打開了力量之門」,類似龍珠中賽亞人的「瀕死升級」,其實這種設定在鬼滅之刃的故事中一直都存在,接下來我們就來聊聊故事中瀕死開掛的一些先例。

蜘蛛山走馬燈

相信大部分讀者都能看出來,193話無慘對炭治郎開赫刀的解釋,是在呼應那田蜘蛛山篇炭治郎的走馬燈。蜘蛛山篇本來就是終章的「簡化版」,兩個篇章的框架幾乎是一樣的,一些關鍵劇情設置也是相通的。在那田蜘蛛山篇中,被累逼入絕境的炭治郎進入了走馬燈尋找規避死亡的辦法,從而回憶起了父親和火之神神樂,這是他第一次「打開力量之門」,也是「瀕死升級」設定首次出現在故事中,在最終章炭治郎進入祖先回憶和開啟赫刀,也都是蜘蛛山篇走馬燈情節的延伸。

緣一零式特訓

到了鍛刀村篇,炭治郎和緣一零式特訓的情節又強調了「瀕死升級」這一設定。在不吃飯、不睡覺、幾乎沒水喝、運動量超負荷的情況下,炭治郎已經踏入了死亡的邊緣,甚至走在了奈何橋上,而就在他因為饑餓栽進三途川中的時候,他在河裡發現了一塊發光的石頭,將石頭拾起後的炭治郎一下子「復活」了,並且實力得到了飛躍式的進步,原本無法戰勝的緣一零式變得不再有威脅,其招式的破綻全部都被炭治郎察覺到,這無疑是「瀕死升級」設定的最直接證明。

終章的劍士們

到了無限城篇的最終章,「瀕死升級」的設定不再只體現于炭治郎一人身上。在於猗窩座的戰鬥中,水柱富岡義勇提到「生死一線的戰鬥會讓人類的力量在短時間內獲得極大地提升」,他在戰鬥中開紋也證明了這一點。另外,黑死牟之戰中岩柱開啟通透世界、霞柱開通透和赫刀也都是因為「瀕死升級」戰鬥的額原因,甚至五百年前緣一之所以能「完成劍技」,也是因為無慘能對他的性命造成威脅。


綜上所述,鬼滅之刃其實並不是普通人類與鬼的戰鬥,而是會波紋氣功的賽亞人與鬼之間的戰鬥,這個設定應該是鱷魚出於角色成長角度考慮而安排的,畢竟鬼滅之刃不是超長篇的漫畫作品,不能像火影、海賊那樣慢慢刻畫角色成長,因此角色們都需要一個合理的「開掛原因」,而「瀕死升級」正好滿足這一需求。

人與鬼之間有非常大的實力差距,這讓人類幾乎每一次戰鬥都處於「生死一線」的狀態中,在「瀕死升級」設定的前提下,人類在戰鬥中獲得多誇張的成長都合情合理,因為他們處於一個「經驗翻倍」的buff中,開掛都是有風險的,所以人類角色在戰鬥中一旦戰死就是永久封號,當然,活下來的角色們也未必就安全了,畢竟斑紋本身就是延期封號的buff,總得來說,鱷魚就沒想讓開掛的主角團順利活下去……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