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送的数十车好肉,霍去病宁愿放臭都不吃,却给匈奴带来毁灭

一次,汉武帝像往常一样,前往他的姐姐——平阳公主家做客。在推杯换盏之间,汉武帝看上了一名美丽的侍女,并与她发生了一夜的风流。

然而正是这一夜的风流,却生生给强汉带来了三位大将军,因为这名侍女的名字叫做卫子夫。

很快,卫子夫被汉武帝带回了宫殿,并得到了宠幸。不久后,卫子夫就为汉武帝生下了一个儿子——刘据。母凭子贵,卫子夫很快就取代了原本的皇后——陈阿娇,成为大汉帝国新任皇后。

卫子夫得宠后,卫氏家族自然也“鸡犬升天”。于是,汉武帝将卫子夫的弟弟卫青提拔为自己的亲信,并让他掌管羽林军。

元光五年(前130年) ,匈奴兴兵南下直指上谷(今河北省怀来县)。汉武帝任命卫青为车骑将军,与李广、公孙贺、公孙敖一起,分四路讨伐匈奴。卫青首征,果敢冷静,深入险境,直捣匈奴祭天圣地龙城,并在龙城之战中,首虏七百人,取得胜利。另外三路,两路失败,一路无功而还。

这场战役,是自汉初以来,汉军第一次在主动出击中战胜匈奴。狂喜的汉武帝立即将卫青封为关内侯,并且给予了大量赏赐。

其后,卫青又三出边塞,并三破匈奴,而且战果越来越大。其中在元朔二年(前127年),卫青率精骑,飞兵南下,进到陇县西,形成了对白羊王、楼烦王的包围。汉军活捉匈奴数千人,夺取牲畜数百万之多,控制了河套地区。随后,汉武帝迁徙10万百姓,在河套地区建立了朔方郡。

朔方郡的建立不仅解除了匈奴对长安的威胁,同时还成为了汉朝大举进攻匈奴的战略基地。从此以后,匈奴柔软的腹部便暴露在汉朝骑兵的矛尖之上。此战,汉军全甲兵而还,卫青功不可没,因此被封为长平侯,食邑三千八百户。

元朔五年(前124年)春,卫青率3万骑兵从高阙出发,突袭匈奴右贤王主力,斩首数千人,俘虏男女一万五千余人,牲畜达千百万头。汉武帝接到战报后,立即派人将大将军的印绶授予前线的卫青,他的三个儿子尚在襁褓之中,却均被封为侯爵。由此,卫青的军功和富贵,都达到了顶峰。此时的卫青已经位居于丞相之上,全国兵马都受其节制。

然而盛极必衰,匈奴人逐渐发现,战无不胜的卫青也是有弱点的。

汉初之时,汉朝国力贫弱,缺少马匹,很难和机动迅捷的匈奴相抗衡。因此汉朝采取了修筑长城,被动防守的方针。因此汉军此时的作战方针,是背靠边塞的坚城,以静制动。

在这个背景下,善于内线防守的韩安国、李广、程不识等将领脱颖而出,一时间成为守卫国家边塞的柱石。然而这样的战法却治标不治本。俗话说:“不可千日防贼。”即使再坚固的防守,也可能有疏漏。而一旦出现疏漏,那就将以数千乃至数万边民被杀掠为代价。

对于这样被动的局面,汉武帝颇为不满,于是他在朝会上引用《左传》的名言,大呼道:“寇可往,我亦可往。”从此以后,汉武帝下定了决心,必须主动出击匈奴,将侵略的源头彻底拔掉。

然而从内线转向外线作战,又谈何容易。大漠茫茫,人生地不熟的汉朝军队很容易迷失方向,毕竟那时候别说是GPS,就连指南针也没有。因此,汉军只能依靠不太靠谱的地图,在沙漠和草原中寻找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匈奴人。

而在这个背景之下,李广、韩安国等老一辈将领就落伍了。因为他们只适合内线防御作战,一到大漠,他们就抓了瞎。而这也是李广经常迷路,被敌人围攻、屡战屡败的根本原因。

与之相对的,作为新兴将领的卫青则成为了新派将领。一方面,他善于带领骑兵进行突袭,总能出其不意地抓住敌人的软肋;另一方面,卫青擅长于“集群化”作战,而这正是他能够制胜的根本。

卫青领军,重视前后左右中各军的配合。一旦出战,卫青总是呼啦啦地带出一大票将领。一旦开战,卫青就将前、后、左、右等数军聚合在中军周围,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疙瘩由于是骑兵行军,因此这个“铁疙瘩”还有一定的奔袭能力。

一旦找到敌人,卫青则会先依靠战车建立营垒,在营垒后布置弓弩手,阻挡匈奴骑兵的第一次冲锋。待敌人精疲力尽、人困马乏之后,营垒内的骑兵就会趁势杀出,将敌人团灭。而这,也是卫青屡屡取胜的原因。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卫青的战法却渐渐陷入了疲态。匈奴人发现,自己在正面战场,确实不是卫青的对手。既然不是对手,为何不能跑呢?毕竟匈奴不像汉朝,没有城池需要防守。汉军虽然深入大漠,却没法对当地进行有效的控制。即使打赢了,也无法占领匈奴任何一片土地。

相反,若汉军找不到匈奴的主力,则会蒙受巨大的损失。这是因为汉军讨伐匈奴,是注定赔本的买卖。

汉军行动需要辎重,需要运送粮草,其中所耗费的人力物力简直是天文数字。即使击败了匈奴,也很难抵偿出击的花费,毕竟匈奴太穷了,除了牛羊,啥也没有。

因此汉军一旦出击,就必须找到敌人,并将他们歼灭掉,让他们再也无法侵犯汉朝的边境。若汉军出击却无功而返,即使一个人也没有损失,也是一种失败。毕竟汉朝投资大量粮草、马匹和军饷,却没能获得相应的回报,这不是亏本的买卖是什么呢?

而匈奴,就是想要让卫青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元朔六年(前123年)春,卫青指挥公孙敖、公孙贺、赵信、苏建、李广及李沮六将,分领六路大军,自定襄出发,北进数百里。然而匈奴早就得到了情报,主力部队望风而逃,此战中,汉军虽然声势浩大,只斩获了数千人,也没能歼灭匈奴的主力。

不仅如此,匈奴还诱敌深入,将汉朝大将苏建、赵信所部三千余骑全部歼灭。苏建自身逃回大本营,而赵信则率军投降。

这一次的出击,让汉武帝非常失望。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赏赐卫青,而是以“失两将军,亡翕侯(赵信),功不多”为由,仅仅只给了卫青一千金。对于富贵至极的卫青来说在,这点黄金完全聊胜于无。

卫青的“无功而返”,让汉武帝倍感苦恼。他已经敏锐的发现,卫青的战法也是治标不治本的。但当他阅览战报,却眼前一亮,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他便是霍去病。

霍去病,是卫子夫妹妹的私生子,同时自然也是卫青的外甥。卫子夫、卫青得势之后,霍去病也享受到了荣华富贵的滋味。

汉武帝为人暴戾,但却非常喜欢小孩子。很快,年幼可爱的霍去病便被养入了宫廷,汉武帝甚至亲自带过他。霍去病长大之后,汉武帝又将他提拔为自己的侍卫。

为了培养霍去病,汉武帝花了很多心血,甚至亲自教授他兵法之道。皇帝屈尊亲自教授兵法,是何等的荣耀,然而霍去病却就是不肯听。他说:

”用兵之道存乎一心,讲究随机应变,何必要听古人云?”

汉武帝一听,不但不生气,反而乐了。这少年是可造之材啊!用兵之妙,本来就存乎一心,哪能拘泥于书本?不得不说,汉武帝识别人才的技能,可以用神奇来形容。

元朔六年(前123年),霍去病不到18岁,汉武帝有心让他去舅舅卫青的部队里历练一下。作为骠姚校尉,霍去病统领了800名精锐骑兵。

此战之中,霍去病没有谨遵舅舅卫青过于持重的打法,而是脱离大部队,独自追击敌军。

霍去病的800骑兵,行动如同雷霆,他寻觅着匈奴右贤王的踪迹,悄悄地摸进了敌人的驻地。随后霍去病长矛一挥,对敌人发动了迅雷般的打击。在短时间内,2200多名匈奴人失去了他们的脑袋,,其中包括匈奴的相国、当户等高级官员,同时也除掉了匈奴单于伊稚斜的祖父辈籍若侯产,并俘虏单于的叔父罗姑比。

此战之中,霍去病功冠全军,成为这次不太成功的征伐中少有的亮点。看完战报,汉武帝大喜过望:“我果然没看错人啊!”

于是他下令,将南阳郡穰县的庐阳乡、宛县的临駣聚合成一个新的县城——冠军县。而霍去病,也成为了古代中国第一个冠军侯。

仅仅两年,汉武帝又将霍去病叫到了面前。皇帝要给霍去病下达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夺取河西走廊。为此,汉武帝将霍去病封为骠骑将军,这可是仅次于大将军的职位,相当于全国军队的二把手。同时,汉武帝还交给他1万精锐骑兵,让他务必完成任务。

在此战之中,霍去病再次展现出他神奇的用兵能力。大漠中很容易迷路,但霍去病从来不迷路,从来都能找到敌人;匈奴人速度很快,别人都追不上,但霍去病从来都能追上,而且还能将敌人围住。

首先,霍去病以惊人的速度穿越了西羌与匈奴的结合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匈奴浑邪、休屠部落面前,并且仅仅只用6天时间,跋涉千余里,斩获敌首8960级,除掉2王,擒获浑邪王子。此战中,汉军几乎没有任何损失,全甲而还。

就在匈奴人惊魂未定,为没来得及舔舐自己伤口时,霍去病再次像闪电般归来。此战之中,霍去病原本要和合骑侯公孙敖一起攻击匈奴。但到了总攻的时间,公孙敖却迟迟不到,很显然,他迷路了。

然而霍去病再次展现出他惊人的应变能力:“不管了!我们自己进攻!”霍去病因粮于敌,狂飙猛进,大败敌军,单于单桓、酋涂王及相国、都尉以众降下者2500 人,斩首30200级,擒获五个国王以及其他贵族69人,相国以下官员63人。

匈奴在河西走廊的统治,彻底被打崩了。事后,匈奴单于不满浑邪王在河西的多次失败,准备将他们招到王庭进行清理。无奈之下,浑邪王只好向霍去病投降。谁知在投降当天,浑邪王麾下部分降众不愿投降,密谋逃跑。

在此紧急的关头,霍去病当机立断,率部驰入匈奴军中,一下歼灭了企图逃亡的军士8000余人。最终,剩下的4万匈奴人只好低头受降。最终,霍去病押着浩浩荡荡的降众,顺利地回到了长安。

河西之战后,霍去病成为西汉政/坛炙手可热的新贵。原本归附于卫青的门客,纷纷转到了他的门下。然而霍去病却并不居功自傲,依然对舅舅保持了尊敬,甥舅关系依然亲密无间。而此时的霍去病,还不到20岁。若按现在来说,霍去病年纪只是个大二的学生。别人还在学习、玩游戏、看抖音,霍去病已经统领千军万马了。

河西平定之后,汉武帝认为,是时候向匈奴人算总账的时候了。当时,匈奴单于听了汉朝降将赵信的建议,将王庭从漠南迁到苦寒的漠北。如此遥远的距离,如此恶劣的环境,汉军恐怕就不敢来了吧!

谁知汉武帝却偏要来个“我亦可往”,他集结10万精锐骑兵和数十万步兵,决定来一场空前规模的漠北之战。

相比于卫青,汉武帝对霍去病寄予了更多的希望,他将勇猛敢战的将领,大多交给了霍去病。按照计划,霍去病将直接攻击匈奴单于亲自带领的部队,取走这个罪魁祸首的头颅;而卫青的任务则是支援,攻打单于侧翼的右贤王。

然而由于情报的偏差,霍去病和卫青的目标却互换了一下。卫青撞上了匈奴单于主力,而霍去病则盯上了右贤王。

战斗开始前,心疼霍去病的汉武帝,给他专门准备了很多食物,包括上好的精米和肥肉。同时,他还将自己的御厨配备给霍去病,让他享受皇帝一般的饭食。因此,专门供应霍去病饮食的运输车,就达到了数十辆。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些食物直到霍去病凯旋而归,都没有动上一口。这些放臭了的食物,全被倒在了草原之上。那么霍去病为何没有承蒙汉武帝的好意,享用这些美食呢?

首先,这是霍去病战术的需要。和舅舅不同,霍去病作战以闪电般的突袭为主,而这也是霍去病总能取胜的根本原因,也是汉武帝之所以看好他的原因。闪电战,是战胜匈奴的最优解。

汉军进入漠北,必须要承担极大的后勤负担。而漫长、拖沓的后勤,只会拖累军队的前进。面对来无影去无踪的匈奴人,汉军必须比他们更快;若要快,就必须甩开自己的辎重队伍,直接取食于敌。而在史书中就曾称赞霍去病:

“辎重人众摄詟者弗取……取食于敌,卓行殊远而粮不绝。”

也就是说,霍去病打仗,从不依赖辎重。相反,他还能抢走匈奴人的牛羊,吃匈奴人的粮食。《孙子兵法》有云:“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

因此在追击右贤王时,霍去病就必须舍弃这些美食,达到突袭的效果。霍去病绝非挑食,他和其他士兵一样,都要吃匈奴人的牛羊。汉武帝赐予的美食,霍去病实在没有机会吃,只能臭掉。而学者推测,霍去病之所以会英年早逝,就是因为他食用了有病的牛羊。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既然霍去病自己不吃,为何不分给士兵们吃呢?

这是因为那数十车美食,是汉武帝以个人名义赠送给霍去病的。若霍去病将食物分给将士,是用汉武帝的礼物来树立自己对将士的私恩。若汉武帝听闻此事,不仅不会感到欣慰 ,反而会感到警惕:“长期以往,军队到底姓刘,还是姓霍?”

用公物施私恩,是人臣的大忌,霍去病的眼光,是相当毒辣的。霍去病走后26年,也就是公元前91年,汉武帝发动巫蛊之祸,卫子夫、太子刘据以及卫青的后代,尽遭除掉。霍氏家族本属于卫子夫一党,却没有受到任何株连。

由此可见,在汉武帝心中,霍去病一直都是忠诚的,甚至超越了卫青。因此有人认为,霍去病不仅是军事方面的天才,同时也深谙权谋之道。若霍去病不倒,巫蛊之祸或许就不会发生吧!

在这场雷霆般的追击战中,右贤王大吃苦头,70000多名匈奴人丢掉了脑袋。霍去病一路追击到狼居胥,并在那里举行了盛大的祭山仪式。从此以后,“封狼居胥”成为了华夏军人至高的荣誉。

在短短五年内,霍去病便让11万匈奴人丢失了性命,同时丧命的还有数十名匈奴的高级官员。其战绩,已经超越了其他汉朝将领的总和。霍去病曾对汉武帝豪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若霍去病活得长一点,恐怕就真能实现灭亡匈奴的弘愿了。

然而可惜的是,公元前117年,霍去病不幸病逝,年仅24岁。他留给汉朝最后一个遗产,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霍光。假以时日,霍光也将和卫青和霍去病一样,成为汉朝的大将军。

霍去病的死,让汉武帝悲痛欲绝。让他倾注了无数心血的霍去病,竟然就这么死了。自霍去病之后,再也没有哪位汉朝将领,能够取得了和他一样的战绩。

霍去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为了纪念霍去病,汉武帝为他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葬礼,他特意调遣河西五郡的铁甲军,列成阵沿长安一直排到茂陵东的霍去病墓。他还下令将霍去病的坟墓修成祁连山的模样,彰显他力克匈奴的奇功。在他的墓前,摆放着一座醒目的雕塑——马踏匈奴,象征着他为保家卫国而下立下的赫赫武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