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帝把朱棣廟號由太宗升為成祖,看似尊崇,實則用心險惡

中國是一個具有上下五千年歷史的禮儀之邦。

在數千年的歷史長河里,無論是普通百姓還是帝王將相都把婚喪喜嫁作為頭等大事來進行對待。

在2000多年封建社會中,中國一共出現過400多號帝王, 我們會發現有些帝王被稱為太祖、高祖、太宗、高宗,還有些只是被稱為類似漢惠帝、隋煬帝等。

這些有什麼區別呢?

從唐朝之后,皇帝都被稱為「祖」和「宗」的時候,為什麼還會出現朱允炆被稱為建文帝 ,朱棣明明是第三位皇帝,又怎麼會稱為明成祖呢?

今天讓我來講解這其中的奧秘。

廟號的來歷

不同于西方國家對皇帝稱呼的草率,俄國女皇有葉卡捷琳娜一世、葉卡捷琳娜二世,德國有威廉一世、威廉二世,法國更是從路易一世排到了十九。

中國自古是一個非常重視禮儀的國家。

當一個皇帝去世的時候,他的繼任者會對他生前的功過是非進行蓋棺定論,針對他在位的表現,為他譜寫謚號和廟號。

謚號人人都有,但是廟號卻只有那些有著突出功績的帝王才能擁有。

長期以來廟號一直遵循「祖有功而宗有德」的標準,開國君主一般是「祖」,繼位君主有治國才能者為「宗」。

在唐朝之前,上廟號的規矩非常嚴格,只有少量的皇帝才配享有廟號。而唐太宗之后,中國國泰民安,疆土遼闊,從貞觀之治一直到天寶初期的一百多年里,幾代帝王勵精圖治,所以原本謹慎嚴謹的廟號制度大為放寬。

從此以后,只有部分亡國之君和短命皇帝沒有廟號,其他皇帝上廟號已經成為了一種常態。

朱棣廟號的變更

朱棣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四個兒子,也是大明王朝的第三個皇帝。

按理說,在古代嫡長子繼承制中, 能夠繼承朱元璋衣缽的是他的長子朱標以及長孫朱允炆,朱棣是完全沒有資格繼承皇位的。

然而朱標過早地去世釀成了朱元璋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慘劇。

朱元璋在悲痛之余,又重新立起了朱標的長子朱允炆為皇長孫。

這就徹底斷送了朱元璋其他兒子繼承皇位的念頭。

朱元璋活著的時候,他的兒子們自然俯首帖耳,但是朱元璋去世之后,朱允炆的這些叔叔們就坐不住了。

朱允炆為了防止他的叔叔們造反,就展開了一系列削藩的舉措。

結果這直接激化了他和他的叔叔們的矛盾。

朱棣打著「清君側」的旗號展開了對朱允炆的靖難。

最后他打跑了朱允炆,成為了大明王朝的第三位皇帝。

成為皇帝之后,他繼續展開對北部邊疆蒙古韃靼、瓦剌、兀良哈等部落的戰爭。

先后五次出兵北伐蒙古,為大明王朝的外部穩定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在他去世之后,借助唐太宗滅突厥的慣例,他被冠以明太宗的廟號,跟太祖朱元璋一起被供奉在太廟里,享受后世子孫的香火和供奉。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100多年。

到了嘉靖皇帝朱厚熜的時候,因為一件關乎朱厚熜臉面的大事發生了。

朱厚熜竟然把朱棣的廟號改成了「明成祖」,并且把朱棣后面的明仁宗朱高熾的廟號給廢除了,并且把他的神位從太廟正殿挪到了側殿。

嘉靖皇帝的私心

嘉靖皇帝之所以會上演這麼一場戲,歸根結蒂還是他的自尊心在作祟。

他并非是靠著嫡長子繼承制從明武宗朱厚照身邊繼承的皇位,而是在大明王朝缺乏合法繼承人的情況下,迫不得已才獲得的皇位。

明武宗朱厚照一生頑劣不堪,貪玩成性,最后因病早早就去世了,并沒有給皇室留下一男半女。

諾大個大明王朝只能從近親支脈中去尋找新的繼承人。

朱厚熜因為血統接近于朱厚照,被推舉成為了新的皇帝。

他這種小宗繼承大宗的方式,與明武宗和明孝宗的血緣關系就顯得非常遠了。

所以他無論如何也要把自己的親生父親推上先皇的寶座——入太廟。

這樣,他的皇帝寶座就是從自己的父親那里繼承來的,屬于根正苗紅的繼承人。

他這麼做,自然招來了前朝老臣們的一片反對,然而在他機智的應對下,最終朝臣們敗下陣來。

朱厚熜如愿以償地把自己的父親的神位抬進了太廟的正殿。

朱棣被推舉為明成祖,明褒暗貶

在古代,太廟的面積是有一定要求的,而且神臺之上能擺放幾位皇帝也是有要求的。

明朝的太廟的正殿里只能擺放9個神位。 每進一個,就勢必要移除一個。

到了朱厚熜的時候,9個神位早就擺滿了。

朱厚熜封他的父親為「明睿宗」,并且要把他的神位放進太廟,那麼勢必要撤掉之前一位皇帝的神位。

在明朝前期的皇帝中,明仁宗朱高熾僅僅在位十個月就因病去世了。

他留給后人的印象最為淡漠,所以把他的神位移出去,遭到的反對之聲最小。

同時他把明太宗朱棣提升為明成祖,確是有著另一番深意。

雖然朱棣是通過發動叛亂奪得的皇位,但是朱棣本身對皇位的態度是他是從父親朱元璋手上合法繼承的,類似于唐太宗李世民從父親唐高祖李淵和宋太宗趙匡義從哥哥宋太祖趙匡胤手中繼承過來的。

朱厚熜把朱棣提升為只有開國皇帝才能夠被稱呼為「祖」,等于承認朱棣是再造大明江山的始皇帝。

如果沒有朱棣當年發動反叛,很有可能朱棣和其他的王爺都被朱允炆通過削藩降職或者廢為庶人。

皇位只有一個,一百多年前差之毫厘,一百年后則謬以千里。

朱棣當不上皇帝,朱厚熜自然就更沒有機會當上皇帝,甚至后世會不會出現朱厚熜這個人都很難說。

對朱厚熜來說,朱棣就相當于和朱元璋一樣的王朝開創者。

朱棣是以藩王的身份繼承大統,自己也是以藩王的身份繼承大統。

明著是抬高朱棣,暗地里實際上是抬高朱厚熜自己。

他這樣做,自然朱棣的燕王一脈的王爺們喜不自勝,能夠在朝堂和天下給予朱厚熜更多的支持,從而鞏固朱厚熜的統治地位。

看似朱厚熜朱棣廟號由太宗升為成祖,看似尊崇,實則用心險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