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妃肚子疼得滿地打滾,順治找來御醫一看,當即就將她處決了

與其他清代皇帝勤政的特質不同,一提到順治帝,人們首先想到的是他「情種」的稱號。

作為愛新覺羅家最大的「情種」,順治帝與董鄂妃的愛情令后世無數人仍舊為之感動和震撼。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是, 在董鄂妃進宮之前,順治還曾經有過一個千萬寵愛于一身的妃子——碩貴妃。

那麼碩貴妃既然曾經如此承寵,為何歷史上卻很少提起這個人?這個妃子的結局又如何?

1.姿色過人頗受寵愛,董鄂進宮失寵

根據歷史記載,碩貴妃出身高貴,遠超宮中許多嬪妃。

而她的美貌,比起高貴的出身來說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碩貴妃年輕時姿容艷麗,而且身材豐滿修長別有風韻,與宮中一般妃子的單薄干瘦全然不同。

除了長相出色,碩貴妃的性格也不呆板,極有個性。

也因為這出眾的姿容和個性,碩貴妃進宮之后很快得到了順治的喜愛,連著大半年的時間頻頻召幸于她。

也是在這大半年的寵愛中,碩貴妃從進宮時候的低微位份很快就躍升到了貴妃的位子上。

可惜,以色侍人者,色衰而愛馳。

在皇宮之中這一點則要來得更早也更加殘酷,不等到妃子年老色衰,可能那份寵愛就已經消弭殆盡了——碩貴妃也沒能例外。

在碩貴妃的寵愛從如日中天走向漸漸衰落的時候,董鄂妃進宮了。

董鄂妃是正白旗人,父親鄂碩是一名武將。

可是從小隨父親生活在南方的董鄂妃,沒有將門虎女的勇猛,卻養出了江南女子的溫柔秀美。

與靠姿容博得寵愛的碩貴妃不同,知書達理、溫柔動人的董鄂妃一進宮,就贏得了順治帝的心。

董鄂妃長相秀麗,性格又與宮中其他妃子大有不同,仿若漢人女子的獨特氣質對順治帝這個頗為「文青」的皇帝產生了極大的吸引力。

兩個人日日談天說地,從詩文到琴棋書畫再到人生觀感,都有著深刻的共鳴。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董鄂妃就快速地被順治抬上了「皇貴妃」的位份。

這可是除了皇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

眼紅嫉妒的人不少,其中當然也少不了碩貴妃。

自從董鄂妃進宮以來,順治帝已經很久沒有去過她的宮中。

甚至于她的生活水平比起受寵的時候,也下降了不少。

她的宮中沒了門庭若市前來拜訪的其他鶯鶯燕燕,整個宮殿里都冷清下來,這讓碩貴妃很難接受由此帶來的巨大的心理落差。

最重要的是,即便是在順治帝頻頻寵幸碩貴妃期間,碩貴妃也沒能懷上過一兒半女。

這一方面成了順治帝漸漸不再來碩貴妃宮中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成了碩貴妃失去皇帝的寵愛之后深感冷清和寂寞的來源。

當然,不止碩貴妃,除了董鄂妃之外的所有妃子,似乎都被順治帝遺忘了一般。

可是這種冷落,似乎也創造了某些不該有的機會和空擋。

2.努力爭寵失敗,嬪妃不甘寂寞

碩貴妃正是人生大好年華,自然不想被皇帝就這樣遺忘在宮中。

被皇帝忘記的嬪妃,和居住在冷宮之中又有什麼兩樣?

因此,碩貴妃不免動起了各種腦筋。

為了讓皇帝前來,她甚至使了銀子讓內務府的人在皇帝翻的綠頭牌上做手腳。

可是陷入愛河的順治帝哪里有心思日日翻牌子?

他每天只是一門心思地去董鄂妃那里,就連太后都攔不住熱戀狀態中的順治帝。

當時有個在碩貴妃宮里當差的太監,看見碩貴妃宮里人漸漸冷落下來,難免就產生了一些歪心思,想要在人不知道的時候順點東西出宮,換銀子花。

為了防止自己一個人出現疏漏,這個太監還拉上了自己在宮外的表弟——王仁,來做自己的幫手。

巧合的是,穿著表哥拿來的太監服正「忙活」的王仁,剛好遇到了因為無聊在自己宮里四處閑逛的碩貴妃。

當時碩貴妃不知道王仁是個「假太監」,只是看這小太監長得白白凈凈、格外俊秀,心生喜歡便讓他去給自己捶捶背。

王仁力道拿捏得剛剛好,嘴巴也很會說話,將原本心情沉悶的碩貴妃哄得眉開眼笑,心花怒放。

開心之下,碩貴妃也就將王仁留在了自己身邊,讓他陪著自己消遣解悶兒。

可是相處的時間久了,王仁的秘密也不可能一直瞞住他貼身伺候的碩貴妃。

巧合之下,碩貴妃驚訝地發現王仁竟然是個假太監。

碩貴妃雖然心里震驚,但出于自己的無聊以及對王仁喜愛的心情,還是瞞住了這件事,保下了王仁。

最重要的是,發現以后的碩貴妃,也沒提讓王仁去凈身的事情。

彼時碩貴妃一個人幽居深宮多時,順治也已經很久沒寵幸過她了。

寂寞難耐的碩貴妃日日看著俊秀帥氣的王仁,終于忍不住心中的孤寂,和王仁廝混到了一起。

剛開始的時候碩貴妃還膽戰心驚,可是時間久了,她發現順治帝沒有任何來她宮中的意思,便也安下心來,日日與王仁廝混。

甚至于,她后來就直接讓王仁居住在自己的宮殿里,兩人每天都在一起,仿若一對愛侶。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3.機關算盡太聰明,誰知仍有意外

碩貴妃為了讓王仁名正言順地留在自己宮中,早就已經給他安排好了職務。

作為貼身太監時刻陪伴在嬪妃左右,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

就連宮中的凈身檢查,碩貴妃也都幫王仁躲了過去,因此始終未曾有人發現王仁是個「假太監」這件事。

可是兩人在快樂之中忘形了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王仁作為一個正常男子,是有正常的生育能力的。

盡管碩貴妃也采取了一些手段,但她仍然懷孕了。

這下可麻煩了。

若是她恩寵如昨還好說,能謊稱孩子是順治帝的。

可如今,順治帝已經大半年未曾來過她的房中,她根本沒有可能將這件事往順治皇帝身上扯,也就解釋不清楚這個胎兒的來由了。

混淆皇嗣是大罪,一旦被定期前來診脈的太醫發現,或者被宮中的有心人看見她有了身孕,等著她的便只有死路一條!

碩貴妃當然不想4,她也不想讓王仁4。

平復了慌亂的心情之后,碩貴妃想到了一個主意——她讓王仁喬裝出宮,在一家藥鋪里買了些墮胎藥回來。

在碩貴妃看來,這應當是一個他們唯一僅有的、而且是天衣無縫的法子。

由于此事是絕對秘密,她不可能讓太醫院的人給她開墮胎的方子,更不可能求助于自己的娘家,故而只能從宮外不相識的大夫那里開藥。

只要王仁偷偷出宮的事情不被發現,那麼孩子流掉之后無論如何也查不到這件事情。

王仁有驚無險地回宮之后,碩貴妃抱著僥幸的心理喝下了王仁悄悄煮好的一碗墮胎藥。

可是誰知,這藥剛喝下去沒有多久,碩貴妃就抱著肚子倒在地上,疼得滿地打滾。

4.肚子劇痛滿地滾,順治前來關心

很快,有汩汩鮮血從碩貴妃的裙底流了出來,甚至于沾濕了地面。

碩貴妃面如金紙,口中不斷地呼痛,將宮里的宮女都嚇住了。

一時間不明就里的宮女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這時候,一個頗為「機靈」的宮女,想到這是一個大好的讓皇帝來看看自家主子的機會,便連忙沖出去跑到順治帝宮中找皇帝。

聽太監稟報說自己曾經最寵愛的碩貴妃腹痛不止,順治帝自然也是心疼的。

當即便放下手中的奏折,讓宮女帶路來到了碩貴妃宮中。

看著碩貴妃痛苦不已的模樣,順治帝叫來了宮中最好的太醫,讓他給碩貴妃診脈,務必要治好碩貴妃的病。

誰知,御醫診脈之后,頓時大為驚愕,立刻跪在順治帝面前,不敢說話。

順治帝以為碩貴妃是得了什麼重病,連連詢問太醫,可是太醫都是支支吾吾說不明白。

直到順治帝生氣著急,太醫這才稟明:碩貴妃的身體沒有什麼其他不適,腹痛不止是由于墮胎引起的。

順治帝的臉色立刻就變了,剛才的幾分心疼也變成了十二萬分的憤怒。

皇嗣問題可以說是比天還大,妃子紅杏出墻無異于有混淆皇嗣的嫌疑,這是為天下任何皇室都不可能容忍的。

他已經大半年沒有來過碩貴妃宮中,怎麼會有了孕?

如今更是因為私自墮胎導致腹痛難忍,甚至還敢借著這個腹痛的機會來向他邀寵?

順治怒不可遏,當時就打碎了茶杯,要立刻處決碩貴妃。

碩貴妃強忍著劇烈腹痛跪下請求順治帝饒她一命,可是順治帝哪里會放過這個紅杏出墻的女人?

眼見自己命不久矣,碩貴妃的眼神也怨毒起來,指責若不是順治帝日日賴在董鄂妃宮中不出來,她不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說起來,這事還要怪順治帝自己。

本就憤怒的順治帝聽了這話更是生氣,碩貴妃做錯了事情不知反思竟然還反過來怪罪于他和董鄂妃!

當即順治要賜碩貴妃三尺白綾,令她自我了結。

碩貴妃去世以后,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迅速被宮中查清,王仁自然也不可能躲過一劫。

本來順治帝想要將王仁五馬分/尸、以儆效尤,但是想到事情越是鬧得大了,反而越是丟皇家的人。

且宮里生活無聊,流言蜚語本就穿得飛快,只怕要造成許多不好的影響。

最后,王仁落得了個杖斃的下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