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大軍來襲,宋朝小兵慌忙扔出個秘密武器,竟無意中拯救了世界

天空之城 2022/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不少人認為,歷史的發展是必然的,英雄都是時勢創造出來的,歷史長河是一往無前的,即使是巨大的巖石,也無法阻擋它的腳步。然而在筆者看來,有時候歷史又是不講理的,充滿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偶然性,往往會因一個小人物而改變走向,即使這人連名字也沒留下。當世界褪去冷兵器時代的原始,進入熱兵器的大時代時,個人的作用被成倍的彰顯。

以往,一名士兵只能依靠一支箭來改變歷史的走向。比如一名宋軍士兵在澶州一箭除掉了遼軍主將,最終促成了澶淵之盟。而當爆炸性武器發明后,小人物改變歷史的機會陡增,甚至他們還能拯救世界。

元憲宗八年(宋理宗寶祐六年,1258),憲宗蒙哥親師伐宋,率大軍攻入四川。于此同時,蒙哥的弟弟旭烈兀正在西亞高歌猛進,他剛剛毀滅了古老的阿拉伯帝國,埃及的馬穆魯克已經在蒙古鐵騎的射程之內。看到弟弟的勝利,做哥哥的自然也不能示弱。在蒙哥看來,只要攻占了西川,便可從長江順流而下,南宋在江淮布置的防線將不攻自破。

然而理想是性感的,現實卻是骨干的。南宋早就在四川的群山中遍筑堡壘,其中便包括易守難攻的山城——釣魚城。在這座城下,曾經戰無不勝的蒙古大軍似乎失去了魔力,畢竟戰馬登不上陡峭的山壁,而他們精良的投石器,也奈何不了高高在上的城墻。

出于對蒙哥的蔑視,宋軍估計用投石機將面餅和兩條大魚扔向蒙軍,表示自己糧食充足,意思是「還要和你們再戰一百年」。

根據《元憲宗本紀》記載:「

丁丑(三日),督諸軍戰釣魚城下。辛巳( 七日),攻一字城。癸未(九日),攻鎮西門。三月,攻東新門( 《蒙兀兒史記》中作新東門,未二日),攻護國門,丁酉(二十四日),夜登外城。五月,屢攻不克。六月丁巳( 本紀紀日誤),汪德臣又夜登外城馬軍寨,因下雨,梯折,后軍不勝,攻勢中止……」

可以說,當時蒙古大軍頓兵于堅城之下,久攻不克。而天氣進入夏季,慢慢熱了,對于來自北方的蒙古人來說,這比宋軍的石塊和弩箭還要煩人。心急如焚的蒙哥決心親自出馬。蒙哥早年曾參加征討歐洲的戰爭有著「躬自搏戰」、勇猛好動的表現,入蜀時他仍保持著年輕時的風格。

為了早日攻破城池,蒙哥命人制造一座活動高台,他親自登台,試圖探查釣魚城內部的情況。蒙哥的動向自然讓城中宋軍非常驚訝,于是一位不知名的宋軍士兵趕往投石機, 「發砲擊之,果將上桅人遠擲,身殞百步之外」(見《釣魚城記》)。也就是說,蒙哥被「擊中」了。

但從后面的記載來看,似乎也沒有直接擊中,不然蒙哥必然當場沒了。史書記載: 「憲宗為砲風所震,因成疾。」很顯然,石塊產生的風,是不可能讓人重傷的。能讓人受傷的炮彈,肯定是爆炸彈。

宋朝時,有一種名為鐵火炮的火器。它用生鐵鑄成外殼,形如罐子、合碗等不同樣式,內裝火 藥,并留有安放引火線的小孔。點燃后,火藥在密閉的鐵殼內燃燒,產生高壓氣體,使鐵殼爆碎傷人,是當時威力較大的一種火器。當時不僅宋軍用,蒙古人也用。實際上,這種鐵火炮就是一種炸彈,輕型鐵火炮可用手投擲,重型鐵火炮可用投石機加強射程。而蒙哥恐怕就是為重型鐵火炮所傷。

當時天氣酷熱,蒙哥又被鐵火炮炸出內傷(應該也有彈片造成的外傷),身體機能急速降低。史書記載:「 班師至愁軍山,病甚,遺詔曰: 「我之嬰疾,為此城也,不諱之后,若克此城,當赭城剖赤,而盡誅之。次過金劍山溫湯峽而崩。」

曾經威震歐洲的蒙哥就這樣倒在了一個不知名的小兵手上,臨走前還發狠,一定要除盡釣魚城軍民。但事與愿違,直到南宋滅亡,釣魚城都沒有被攻破。而忽必烈根本無視蒙哥的遺旨,赦免了全城軍民。雖然許多南宋軍官仍因國破家亡而自我了結了。

蒙哥走后,四處擴張的蒙古大軍停止了腳步,旭烈兀不得不率主力班師,而他留下的大將——怯的不花慘敗于馬穆魯克。若旭烈兀繼續東征,埃及必將被蒙古征服。埃及滅亡,北非也必將成蒙古的跑馬場;若北非被占領,蒙古人就能渡海北伐西歐的腹地,若東部的欽察汗國一同出擊,西方文明就將不保。 可以說,這位南宋小兵不僅拯救了南宋,還拯救了世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