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治郎致吾峠呼世晴的信:大人,生活如此艱難,何必苦苦相逼

敬愛的吾峠呼世晴大人您好:

我是灶門炭治郎,非常感謝吾峠呼世晴大人不辭勞苦的創作的《鬼滅之刃》,並且堅持每週的更新內容,創造出了「我」作為這部漫畫作品的主人公,在這裡對您有說不完的話和不勝感激涕零之情。隨著目前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不斷的演變,讓身邊的朋友陷入各種苦惱,所以我想對您說一些發自肺腑之言。

灶門世家的親情

我並沒有什麼遠大的志向,您的創作讓我誕生在身居深山之中以火為職業謀生的灶門世家,在家人的陪伴之下作為長子的我也有著盡到照顧好弟弟妹妹們的責任,生活雖然拮据但也在親情陪伴中感到無比的幸福。沒有腰纏萬貫的快樂,但在和睦美好的家庭中學習與傳承我們灶門家族的文化。年幼時看到父親每年跳起火神神樂舞為火神祭奠,充滿著敬畏和羡慕,雖然父親年弱體衰,但他傳承下來的火神神樂與日輪耳飾和意志我都有好好的傳承。父親去世之後作為長子的我更加意識到這個家需要一個男人的支撐,這也是我應該盡到的責任和義務。生活即使艱苦但有母親與弟弟妹妹們的陪伴,我也感到快樂,只要勤勞點大家依然可以過上想要的生活,當然我心中最小的理想就是照顧家中的生計之外,在給妹妹禰豆子換身新衣,畢竟那個縫縫補補衣服她已經穿了好久,我期望著我們的生活能永遠這樣和睦幸福下去。

俗話說長兄為父,身為兄長要肩負教育、培育弟妹的責任。一家的傳承都應該有長子來繼承,而我身為灶門家族中的長男,更應該擔起這個重任。

灶門家族突變

眼看年關將至,為了讓家人過上一個輕鬆美滿的新年,我決定冒著大雪再次下山多賣點碳來補貼家用,這樣就可以緩解一下家中的窘況。今天山下的村莊依然與往常一樣,村民們依然那麼友好收購了我的碳。並且幫助他們解決了日常生活中一些瑣碎的雜事,這都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助人為樂也是一種趣事。

直至將籮筐中所有的碳賣完,天色已晚返程回山,在半山腰中我被三郎爺爺強行留宿,接受了晚飯的款待之後,三郎爺爺告訴我鬼出沒的事情,我始終都不明白是否真的會有鬼的存在,這些故事對我而言更像是茶餘飯後的老者對子嗣講述的傳說。為了不讓老人擔心,我還是決定留宿天亮在趕回家中。天亮直至我站在家門前的那一刻,刺鼻的血腥味兒,眼前的一幕讓我驚慌失措,家中的所有成員全被殺害只有妹妹禰豆子還有一息尚存。 我不明白也不理解,為什麼一個和睦的家庭會這樣破碎,是我做的不夠好,還是哪裡做的不對,吾峠呼世晴老師要這樣安排我的命運?

直到遇到獵鬼人富岡先生之時,我才深刻的明白原來三郎爺爺所講的故事並不是傳說而是現實,畢竟眼前的禰豆子已經變為了鬼,但富岡先生並沒有因為我的苦苦哀求跪地求饒而心軟,並且罵醒了我。想必這就是您要告知的我的答案吧,因為我是弱者並沒有能力守護任何東西,保護自己的家人。面對實力懸殊的差距我還是決定放手一搏,最終暈倒下去,醒來時發現妹妹並沒有被殺,富岡先生為我指了另外一條「道路」。

成為獵鬼人

在您的安排之下,我聽從了富岡先生的話語,結識到了鱗瀧先生。在他的照顧和嚴厲的指導下,我進行了各種深山之中的體能訓練與劍技的訓練,並且習得了一種增強自身能力的呼吸之法與水之呼吸劍技。鱗瀧先生雖然嚴厲但非常慈祥,像對待親生孩子一樣培育我並且精心的照料禰豆子,最終的目標則是讓我成為一名合格的獵鬼人去參加名為「鬼殺隊」的最終選拔,據說通過選拔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鬼殺隊劍士。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