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對傅友德說:你兒子劍法不錯,傅友德明白后立馬除掉兒子

天空之城 2022/07/1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這個世界上,父子之情怕是最為真摯的一種感情了,沒有哪個父親不是望子成龍,希望自己的兒子有出息的。

在皇家之中更是如此,每一個正常的開國之君,都希望自己的太子是一個文武兼備的全才,能夠接過自己打下的這片江山,將之發揚光大。

在一個朝代之中,便有這樣的一對皇帝和太子,他們父子之間兩無猜忌,絕對是歷史上的「模范父子」,甚至在太子去世之后,皇帝實在是太過傷心,竟然把自己給太子準備的一些「家底」,也都送下去陪他了。

太子病故

話說明朝洪武二十五年,這一年對于朱元璋來說絕對是非常悲痛的一年,因為他的皇太子朱標在秦中視察回京后不久,便身染重病,過了幾個月,竟然不治身亡了。

這讓朱元璋非常難過,甚至不顧自己皇帝的身份直接嚎啕大哭,因為他親手培養的,最得意的接班人去世了。

朱標是朱元璋和馬皇后所生的兒子,是根正苗紅的嫡長子,在朱標出生之時,朱元璋還沒有當皇帝,只不過是元朝末年天下大亂、群雄并起之中的一個小軍閥。

當時他正在進攻張士誠的首都集慶,在得到了朱標出世的消息后,朱元璋非常高興,他走到了當地的一座山上,刻下了八個字:

「到此山者,不患無嗣。」

在朱標剛剛長大不久,朱元璋更是非常重視他的教育,朱標只有五歲時,朱元璋便請來了宋濂等名家大儒,以其為朱標的啟蒙老師,向朱標傳授四書五經。

四年后,朱元璋自立為吳王,朱標被他立為了吳王世子。

又是四年,朱元璋建立了大明王朝,在建國后不久,朱標便正式被冊封為了太子。

洪武四年,朱元璋親自給朱標定下了一門親事,給他選的太子妃乃是常氏,這個常氏的舅舅,便是朱元璋麾下的大將藍玉,算起來朱標也能喊藍玉一聲舅舅。

很顯然,朱元璋這是在培養朱標的班底,讓自己的人都成為「太子黨」。

洪武十年,朱標的第二個孩子朱允炆出生了,此時的朱標也已經二十二歲了,朱元璋便開始讓太子監國,各地送來的所有奏折,全都都是朱標先行看過,進行批注后,然后再送到朱元璋自己這里來。

朱標由于從小學習儒家仁政,在處理事情時往往都會選擇一些比較寬容仁和的辦法,這和殺伐果斷的洪武大帝,自然是有些不是一路。

但總體上來說,朱元璋和朱標的父子關系還是非常融洽的。

可惜的是,這一切隨著朱標的病去都沒有了意義,在朱元璋放在眼里,蒼天無眼,奪走了自己的兒子。

與此同時,朱元璋也把對朱標的希望和深沉的愛放在了下一代,也就是朱標的兒子朱允炆身上。

但漸漸的,朱元璋覺得如果想讓朱允炆坐穩江山的話,那麼很多人都不能用了,也不能留了,尤其是之前自己給朱標留下的「大將班底」藍玉。

那麼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朱元璋覺得藍玉不能留了呢?

大將被除

藍玉此人,原本是常遇春手下的鎮撫使,后來屢立戰功,被朱元璋看中。

洪武四年時,朱元璋將其安排到了征西將軍傅友德賬下,一起征討四川,此次藍玉鋒芒畢露,又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勞。

在之后的十年時間里,藍玉東征西戰,積功晉封為征虜左副將軍,隨大將軍馮勝北征。

在北征期間,馮勝因戰敗獲罪,被朱元璋處罰,藍玉便順理成章地接替了馮勝的職位,被朱元璋封為大將軍。

洪武二十一年,藍玉北擊元朝殘部,打的北元朝廷丟盔棄甲而逃,所獲功勞甚是不小,而此時的藍玉,也漸漸膨脹了。

他開始收養義子,培養自己的私人勢力,在返回南京途中,還強行占據過東昌之地的民田,當地御史前來尋問,誰知藍玉竟然直接派人將御史亂棍打出。

又有路過喜峰關時,由于天色太晚,守關的將士沒能及時打開關門,放藍玉過關,藍玉心中大怒,覺得當地守將冷落自己,竟然直接起兵襲關,破門而過。

等回到了南京,又有人前來告發藍玉在征討北元之時,凌辱了北元之主的妃子,事后該名妃子為名貞潔,竟然自我了結了。

看到藍玉這一路上犯的過失,朱元璋也很不高興,本來是想封藍玉為太子太傅、梁國公的,但轉念一想,將「梁」變成了「涼」以此來警醒藍玉,在給藍玉世襲罔替的丹書鐵卷上,朱元璋也將藍玉的這些事跡刻在了上面。

但這件事情依舊不能引起藍玉的驚醒,反而讓他更加張狂了,覺得朱元璋這樣都不處罰自己,自己絕對是有恃無恐。

在朱元璋給藍玉擺的慶功酒宴上,藍玉更是口出狂言:「大明軍中,眾將士的升遷貶謫,我一個人說了算。」

旁人勸他已經貴為太子太傅,不能如此口無遮攔,然而此時的太子太師卻是傅友德,藍玉不愿屈居人下,借著酒勁一氣之下一拍桌子道:「難道我就不能當太子太師了嗎?」

從此之后,朱元璋便對藍玉有了一些猜忌。

如果說朱標還活著的話,那麼對于藍玉的行為,朱元璋也還可以忍耐,畢竟藍玉也算是朱標的舅舅,而且朱標從小也是在軍中長起來的,文治武功都算是不錯,能夠鎮得住藍玉。

但可惜的是現在朱標沒了,從性格上來看,朱允炆比他爹朱標更加仁慈,甚至仁慈的有些極致,那就是懦弱了,這樣的人,絕對鎮不住藍玉這等驕兵悍將。

于是在朱元璋的眼里,藍玉就成了自己孫子以后繼承大統的一個隱患了,有必要讓自己給兒子留下的這塊家底,下去陪自己兒子了。

洪武二十六年,錦衣衛向朱元璋遞上密報——藍玉謀反。

朱元璋下令將藍玉下獄審訊,經過一番審訊后,藍玉的供詞拿出來了,他和朝中一眾大臣已經勾結好了,等待朱元璋外出巡查農田情況時,便要發動叛亂。

朱元璋聞言大怒,下令將藍玉「夷滅三族,所有牽連到這件案子中的官員,只要和藍玉有一絲勾結的,全部被除。

藍玉走了,朱元璋能夠安心了嗎?并沒有。

在藍玉沒了以后,朱元璋心底的不安沒有半點消失,這是為什麼呢?

皇親國戚

在朱元璋心里來看,既然朱允炆根本鎮不住藍玉,那其他的那些和自己一起打天下的開國元勛們,朱允炆難道就鎮得住了嗎?

他們只不過是沒有藍玉那麼囂張跋扈罷了,但說起來手段,都不是一個年幼稚嫩的朱允炆能夠相比的,他們也是危險。

那麼,誰又會是下一個撞在朱元璋槍口上的開國功臣呢?

這個人很快就出現了。

在藍玉謀反案中,他供出勾結的官員里有一人,乃是戶部侍郎傅友文,這個傅友文便是傅友德的堂弟。

傅友德和藍玉的關系其實非常好,雖然藍玉嫉妒傅友德太子太師的位置,但二人之間向來是交往甚密。

在征討四川時,傅友德便對藍玉多有照顧,此時藍玉死了,傅友德就變成了朱元璋心中的下一個目標,朱元璋覺得,絕不僅僅只有一個傅友文,就敢和藍玉「勾結謀反」。

說起來,傅友德也當真是明朝的大功臣,洪武五年,朱元璋派出的三路北伐大軍,只有傅友德一路七戰七捷,大獲全勝。

后來傅友德更是南征云南,平定了大理段氏,在洪武十七年,時被封為了穎國公,朱元璋還將之前收回的,可以免死的丹書鐵卷,又賜給了傅友德,甚至朱元璋還曾經說過出:

「論將之功,傅友德第一。」

這是極高的評價了,而傅友德的兒子傅忠,更是迎娶了朱元璋的壽春公主,是名副其實的駙馬爺,女兒傅氏,也嫁給了朱元璋的孫子,晉王晉王朱棡的世子朱濟熺。

可以說傅友德是皇親國戚,和朱元璋有著解不開的親家關系。

但就是如此位高權重的傅友德,依舊上了朱元璋的名單。

洪武二十七年,傅友德想請朱元璋給定遠縣劃撥良田千畝,但卻被朱元璋言辭拒絕了,反而批評傅友德這是身為戰將,插手地方政務,心存不軌。

這讓傅友德非常傷心,同時也預感到自己的「大限之日」恐怕就要到了。

那麼,朱元璋會用什麼方式,來讓傅友德「沒有威脅」呢?

父子相殘

在半年后的洪武二十七年11月29日,朱元璋在宮中大擺宴會,邀請群臣前來宴飲。

在朱元璋進入宮殿時,一扭頭卻發現了傅友德的次子傅讓正在宮門口「站崗」。

傅友德有三個兒子,長子傅忠是朱元璋的駙馬,原本的二兒子傅春,因為傅友德大哥傅友仁膝下無子,便過繼給了傅友仁,原本的三兒子傅讓,便提升成了傅友德的次子。

一開始朱元璋感念傅友德的功勞,讓傅讓擔任自己的親軍,此刻朱元璋從傅讓身邊走過,突然之間眼睛一瞇,因為他發現傅讓腰間的佩劍上,沒有配劍袋。

看到這里,朱元璋忽然一聲冷笑,抬腳便走到宮殿之中。

待到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眾人觥籌交錯之際,朱元璋也瞇著眼睛,借著酒力,對傅友德揮了揮手:「聽說你兒子傅讓身材高大,身懷絕藝,一手劍法在我大明軍中是無人能敵啊。」

傅友德聽了,也只能是低著頭不說話,因為他也不知道朱元璋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朱元璋見狀,話風一轉,對傅友德道:「這劍法練的是真不錯呀,在朕的宮門前守衛,連劍袋都不需要了,不知道是方便阻攔前來對付朕的刺客,還是方便對付朕啊。」

傅友德聽了,趕緊站起來向朱元璋躬身請罪,但朱元璋見狀,卻是一把摔碎了眼前的酒杯,對傅友德怒喝道:「誰讓你站起來了,你想干什麼?」

傅友德嚇了一個哆嗦,又趕緊坐下,朱元璋一揮手:「去,把你的二兒子給我叫來。」

傅友德此時已經雙眼通紅,他抬頭用充滿血絲的眼睛看著朱元璋,他不明白曾經那個一起打天下的好大哥,怎麼成了這個樣子,但無奈的傅友德,也只能垂頭喪氣地向宮門處走去。

等傅友德走到宮門,站在了傅讓面前時,他不敢抬頭看兒子,他也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把兒子帶進這宮殿之中,那麼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因為現在的朱元璋他已經看不透了。

傅讓拍了拍自己父親的肩膀,傅友德抬頭一看,只見傅讓的眼中全無懼色,正一臉淡然地看著自己,傅友德看了兒子的眼睛片刻,突然之間閉起雙眼,仰天流淚,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過了一刻鐘的功夫,傅友德重回宮殿之中,但這一次他「抗旨」了,或者說沒有完全抗旨,因為他沒有帶來傅讓,帶來的只是傅讓的頭顱。

眾人見狀,無不驚駭,紛紛站起身來,看著一手提著傅讓頭顱,一手持著仍在滴血寶劍的傅友德。

一旁錦衣衛趕緊攔在朱元璋身前,警惕地看著傅友德,朱元璋見狀,更是一臉不敢置信:「你怎麼如此殘忍,這樣一來,你不和朕成了仇敵嗎?」 (何遽爾忍人也?)

傅友德聽了,卻是一聲慘笑:「算了吧,你不就是想要我們父子二人的頭嗎?今天末將便隨了圣上的心愿。」 (不過欲吾父子頭耳!)

說罷,抬手把劍架到脖子上,看了一眼朱元璋后,手輕輕一揮,鮮血頓時從傅友德的脖子上噴涌而出,朱元璋坐在椅子上,卻已經是失魂落魄。

第二天,傅友德家所有人,全部流放,都到遼東、云南等地,世代不準返回京城。

可憐傅友德為朱元璋賣命一生,到了最后卻由于朱元璋的猜忌,而落得一個自我了結的下場,更慘痛的是,臨走之前他竟然還親手除掉了他的親生兒子。

但可惜的是,朱元璋即使如此的針對這些驕兵悍將,他的繼承人朱允炆的皇位卻依舊被奪了,還就是因為沒有了這些「驕兵悍將」們的幫助,被他的四叔、朱元璋的親兒子朱棣給奪的。

一飲一啄,當真都是自有定數,但若是朱標活著,或許也就沒有了這許多沙戮。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