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作為炎柱的我來了!」:震碎耳膜,單挑十二鬼月預備役,大哥果然是大哥

 

動漫N次番做一個有溫度,有態度,有深度的ACG研究者,動漫連結世界,次元共用未來,入宅永無悔,動漫一生推!

 

在正片漫畫中,截止至生命最後一刻,炎柱都保持了樂觀積極,而後他性格也影響了炭治郎幾人,是魚糕組幾人前景和努力的精神領袖,但事實上,杏壽郎也並非表面上看上去那麼樂觀,在某種程度上他也曾經迷茫,而他最大的迷茫便是來自于父親,因為母親的離世,杏壽郎的父親變得一蹶不振,連帶著對杏壽郎兩兄弟也變得十分冷淡

雖然杏壽郎的性格如同火焰一般炙熱,但也無法走到對父親的冷言冷語視若無睹,也曾經有過迷茫和彷徨,而在這個時候他遇到一個將他視為榜樣的人,雖然看上去很弱小,但依舊以杏壽郎為努力和學習的榜樣,這樣的人給杏壽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在這個人卻在一次行動中不幸喪生,對手是差點可以躋身十二鬼月的弟子鬼,根據笛子鬼表現出來的能力可以看出,他所吹奏的笛聲不僅能產生攻擊性極強的幻影狗,也會對人類的行動產生影響,從血鬼術上看,並不是一個輕而易舉便可以擊敗的對手,也因為如此,雖然鬼殺隊有九人參與戰鬥,卻不能傷害其分毫

直到杏壽郎出現才迎來了轉機,不過因為笛子鬼的血鬼術對於人類的行動限制過大,即使是杏壽郎也因為笛子鬼的笛聲無法行動,只能用雙手捂住耳朵避免聽到笛聲,但也因此失去了揮劍的能力

就在笛子鬼以為可以像往常一樣輕鬆擊敗杏壽郎的時候,杏壽郎卻發起猛烈的攻擊,快速實現斬殺,不少說觀眾,就連笛子鬼也在好奇為什麼杏壽郎可以克服笛聲發起攻擊的時候,彌留時的笛子鬼發現杏壽郎傷痕累累的耳朵

原來當時的杏壽郎並不是單純捂住耳朵,與此同時也在用手掌猛擊耳膜,讓耳膜破裂,從而規避了笛子鬼的笛聲,正如杏壽郎當時的心理活動一般: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