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是個窩囊皇帝,當了十三年傀儡后,卻因為一個女人而雄起了

天空之城 2022/07/08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世間最奇妙的東西,莫過于感情一事了,「情」之一字,能夠讓一個懦弱膽小的人鼓起勇氣,向最為可怕的人物發起攻擊,這在很多人看來都是非常值得感動的。

但如果說,一個被人欺凌了十幾年的皇帝,也是為了感情之事,竟然「沖冠一怒」,那則是會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皇帝講究的就是一個「喜怒不形于色」。

尤其是窩囊的皇帝,更應該韜光養晦,究竟是什麼樣的女子,能夠讓皇帝為之「爺們兒」了一回呢?這個女人最后又是什麼結局呢?

跋扈將軍

話說東漢順帝在位期間,大將軍梁商權勢滔天、獨攬朝政,一時之間威風無兩,便是漢順帝也要畏他三分。

梁商的兒女中有梁妠、梁翼二人,女兒梁妠為漢順帝的皇后,把持后宮;兒子梁翼則是一個花花公子,生的「鳶肩豺目」,能力上也是不學無術,每天聲色犬馬,縱情享樂,是一個十足的紈绔之人。

到了順帝永和年間,梁商去世了,梁翼作為他的嫡長子,接任了大將軍的職位,從此更是目中無人,「勸諫」順帝將自己的弟弟梁不疑任命為了河南伊令,從此梁家的權勢更上一層樓。

過了三年,漢順帝突然不明不白地沒了,他只留下了一個兩歲的小兒子劉炳,再沒別的兒子了,自然也是要由這個兩歲的孩子繼承大統,是為漢沖帝。

這個孩子在位還沒一年,便突然生了一場惡疾,就此早夭了。

梁翼便又找了一個小孩子,只有九歲的千乘王劉纘,將他立為了皇帝,是為漢質帝。

或許是因為梁翼覺得小孩子沒什麼心眼兒,好控制,隨便幾句話就能給他嚇住,讓他成為自己的提線木偶,但是在劉纘這里,梁翼竟然失算了。

劉纘雖然年紀小,但是非常早慧,對于大人之間的種種勾心斗角,也是畢竟明白的,自然不滿足于自己只是一個傀儡的身份,經常盡力表現自己,也因此得到了太尉李固等人的支持。

一次在朝堂之上,劉纘或許是忍不住梁翼的獨斷專權了,直接憤怒地指著梁翼道:「你這是什麼大將軍,真就是一個跋扈將軍。」

梁翼聽了,一甩袖子憤然離宮,與此同時,一絲沙機也再次出現了,在梁翼的心里,這個劉纘,不能留了。

不過幾個月,梁翼終于找到了機會,原來他早就在劉纘身邊安排好了自己的親信,

這日劉纘要吃一碗「煮面餅」,梁翼的人趁機把毒藥下在了面湯里,劉纘吃下去不過片刻就疼的捂著肚子滿地打滾,大喊著要喝水。

此時梁翼和李固早已聞訊進宮了,聽到劉纘大喊,梁翼一把拉住李固道:「不能喝水啊,喝了水那不就都吐出來了嗎?」

就這樣,劉纘又掙扎了一會就沒了氣息,這個九歲的聰明孩子,就這麼倒在了梁翼的毒手,但是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來了,下一個皇帝又該是誰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在了梁翼的臉上。

接連順帝、沖帝、質帝三個皇帝,都沒的這麼突然,尤其質帝劉纘,擺明了就是被梁翼害的,梁翼卻依然高居廟堂、作威作福,這事怎麼看怎麼讓人覺得憤怒,但誰也不敢亂說,畢竟說錯了話,是很有可能直接去「陪伴先帝」的。

此時,梁翼開口了,我要立蠡吾侯劉志為帝,誰贊成,誰反對?

可終于有人忍不住了,太尉李固挺身而出,我反對,應該立清河王劉蒜為帝。

看到有人反對自己,梁翼也有些錯愕,但與此同時,二人的目光便看向了「關鍵一票」,也是梁翼非常有信心的一票,這一票是誰呢?

權傾天下

東漢時期,隨著皇帝昏庸,朝堂之中外戚、宦官、官員們輪番上場,把持大權,有時候皇帝真的就像是一個吉祥物,而這三方之中,如果有兩方都同意了一件事情,那這件事情基本上也就算是拍板了,哪怕是擁立皇帝這種大事也不例外。

梁翼之所以有信心宦官會支持自己,不是因為自己和宦官的關系多好,而是因為李固支持的清河王劉蒜,曾經得罪過宦官。

原來,中常侍曹騰(就是曹操的爺爺),曾經去拜訪過劉蒜,想做一些政治投機,誰知劉蒜非常看不起這些宦官,見曹騰來了,連起來躬身行禮都不肯,直接給曹騰坐了個冷板凳,此時曹騰作為宦官一黨的掌權人之一,又怎麼可能同意劉蒜當皇帝呢?

就這樣,隨著曹騰的加入,局勢倒向了梁翼,蠡吾侯劉志被迎進長安,立為了皇帝,是為漢恒帝。

劉志登基后,梁翼等人自然是「從龍之臣」,加梁翼食邑一萬三千戶,劍履上朝、見君不拜,梁翼的兩個弟弟梁不疑為潁陰侯、梁蒙西平侯,梁翼的兒子為襄邑侯,妻子孫壽為襄城君,原來的梁妠依舊以太后的身份監國,曹騰與長樂、太仆等七人,也都被封為亭侯。

從此之后,梁翼的權力達到了巔峰,他再也沒有什麼顧忌了。

他建立了比皇家還要大、還要豪華的園林,其中奇花異樹、珍獸稀禽、亭台樓閣、歌姬美女應有盡有,各種雕刻皆是巧奪天工,美輪美奐,宛如仙境一般,園林之中還設立了一個「兔苑」,專門養兔子給梁翼玩,這里的兔子比人命還值錢。

一個西域而來的客商,進入長安之時經過梁翼的園林,因為「不懂規矩」,抬腳踢了一只兔子,梁翼得知此事后大怒,遷怒之下竟然有十幾人為此喪命,眾人皆是敢怒不敢言。

有扶風孫家,富甲一方,梁翼聽說之后,派人給家主孫奮送了四匹雜毛瘦馬,以此為禮物,向孫奮借錢五千萬。

孫奮知道得罪不起,但又心疼這借了就是打水漂的錢,便借給了梁翼三千萬,梁翼見狀一拍桌子,這孫奮竟然敢羞辱自己!

隨即派人去捉拿孫奮,誣陷孫奮的母親曾是梁家的守庫奴婢,偷了一大批珍珠、紫金外逃,有叛主之罪。

梁翼的人將孫奮抓起來后,直接在監獄里把他活活打死了,隨即前去孫奮家抄家,一億七千萬的財富盡皆被梁翼「沒收」了。

漸漸地,梁翼顯赫的已經不是權勢了,而是「兇名」,在梁翼面前文武百官連大氣都不敢喘,生怕哪個動作就犯了梁翼的忌諱。

后來以至于大漢的官員有升遷調動的,都要先去梁翼府上拜會,垂聽指訓,時間長了,梁翼也非常享受這種感覺,便有了這不成文的規矩。

偏有一官員名叫侯猛,升任遼東太守,離長安前去赴任之前,就是沒去梁翼家里「拜拜山頭」,有人勸他,他反而問道:「我當的是大漢的官還是他梁家的官,我去見他作甚。」

侯猛是真的「猛」,梁翼卻比他更猛,知道此事后梁翼恨得牙根癢癢,過了段時間,直接找了個罪名,竟然把侯猛當街腰/斬了。

這里我們就要問了,劉志干嘛呢?梁翼如此無法無天,霍亂大漢天下,劉志就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柔弱「猛女」

其實劉志知道,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他沒有能力去管,更是不想管,不敢管。

在劉志看來,自己這個皇帝是梁翼擁立起來的,說白了基本就是撿漏撿來的,梁翼能讓自己上去,就能讓自己下來,前面劉纘只是說了梁翼一句,現在墳頭草可都二尺高了。

而且這大漢從順帝時期就已經開始衰弱了,自己可不是第一個敗家子,甚至由于之前的積貧積弱,現在自己想敗家都沒得敗了,還管梁翼干嘛。

最重要的一點是,梁翼可謂是自己的大舅哥,加有可能的老丈人,自己更不能去治罪于他了。

但這是「大舅哥」,怎麼能還是「老丈人」呢?

原來在劉志登基之后,梁翼為了更好地控制他,便又發揚了梁家的「光輝傳統」,送自己的妹妹,也是梁妠的妹妹梁女瑩進宮,冊封為劉志的皇后。

這個梁女瑩長相平平無奇,和他哥鳶肩豺目的長相差不多,性格也是和梁翼一樣囂張跋扈,天天看劉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劉志心里生氣,卻偏偏不敢表現出來,生怕自己「欺負」了梁女瑩,梁翼就會來找自己「聊聊人生」。

日子就這樣過了五六年,梁翼也覺得劉志的確是聽話,便也想給他一點甜頭嘗嘗,畢竟自己妹妹什麼脾氣的自己知道,能忍這麼久,真是不容易。

恰好梁翼的妻子孫壽,她舅舅梁紀有一個養女「猛女」,生的是國色天香,頗有幾分顏色,而且也是「名門之后」。

原來東漢開國元勛鄧禹的曾孫乃是郎中鄧香,鄧香娶了宣女為妻,生下了女兒鄧猛女,后來鄧香病死了,宣女帶著猛女改嫁給了孫壽的舅舅梁紀,鄧猛女也就改姓了「梁猛女」。

猛女長得的確漂亮,梁紀心中也有攀附之心,便把此事告訴了孫壽,孫壽回家和梁翼這麼一商量,當即決定把猛女送入宮中,一來是在宮里又多了一個自己的人,可以加重自己的權勢,二來給劉志送了個美女,也算是安撫一下他。

就這樣,永興年間,猛女入宮,劉志見了果然非常喜歡,便加封猛女為貴人,從此獨寵猛女一人,對其他妃子的恩寵越來越少。

就在事情向著所有人都希望的方向發展時,一個被所有人都忽略的人開始行動了,那就是此事的核心人物,鄧猛女。

鄧猛女在進宮之后,表現的謹小慎微,對各宮各院的妃子都是以「姐姐」相稱,對皇后梁女瑩更是伏低做小,和劉志在一起時也是處處表現的溫柔婉約、輕聲細語。

劉志說的話猛女全都無條件認同,事事以劉志的想法為主,這讓劉志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征服感、權力感,更加寵幸猛女。

這一切被梁女瑩看在眼里,則是直接讓她非常氣憤,雖然自己看不起劉志,但自己怎麼說也是皇后,劉志怎麼能天天呆在猛女宮中呢?

因為此事,梁女瑩不止一次和劉志大吵大鬧,更是想盡了辦法去排擠猛女,然而猛女面對這一切都是坦然接受,在劉志面前沒有一句怨言,反而處處維護梁女瑩,勸劉志多去梁女瑩那里,不用擔心自己的。

如果梁女瑩是現代人的話,肯定會憤怒地罵一聲「真綠茶」,但同樣的,在劉志看來,猛女如此柔弱,能有什麼壞心思呢?她是第一個拿自己當皇帝看的人,是自己知心的「好妹妹」啊。

但很快,一個更刺激劉志的事情來了,能否拯救猛女,就看劉志自己能否「重振雄風」了。

廁所密謀

延熹元年,突然發生了日食事件,這種天文現象在當時卻被認為了「上天示警」,太史令陳授派人傳播這事因為梁翼目無法紀,惹怒了上天,才有了日食。

梁翼聽了大怒,把陳授抓起來給他「普及科學」,但在「普及過程」中力氣太大,把陳授給除掉了,朝臣大怒,一時之間人心浮動。

梁翼見狀,想了個「破局」之策,原來此時梁女瑩早就由于長期憂郁而病去了,猛女則是越來越受劉志寵愛,自己何不把她認為女兒,這樣更能穩定自己的地位。

此時猛女的親人,就剩下一個宣女和一個擔任議郎的姐夫邴尊了,梁翼擔心這二人阻攔猛女,便派人前去行刺這二人,刺客在把邴尊除掉后,便又前去找宣女。

宣女的鄰居是常侍袁赦,袁赦發現了正在爬墻的刺客,立刻將此事告訴了宣女,讓她趕緊進宮求救。

宣女一路跑進宮中,向自己的皇帝女婿大哭,猛女聞訊而來,也求劉志救救自己母親,看著自己面前哭的梨花帶雨的宣女,劉志心中突然一疼,隨即猛地一握拳,對隨侍唐衡道:「我要上廁所。」

待到唐衡和劉志走進了廁所,劉志突然一轉身問道:「眾人之中,可有不服梁翼者?」

唐衡聞言趕緊道:「中常侍單超、徐璜、具瑗、左悺,早有匡扶君側之心。」

劉志當即下令當值的單超和左悺前來見自己。

單超和左悺來到之后,也是和劉志一拍即合,定下了除掉梁翼的計劃。

第二天一上朝,劉志便向大臣們歷數了梁翼的罪行,在大臣們一片激動的目光中,單超等五名宦官率領司隸校尉張彪,帶著虎賁、羽林等一千余軍士,直向梁翼的大將軍府沖去,路上遇到了梁翼派來穩定局勢的中黃門張惲,宦官具瑗直接帶人把張惲抓了起來,一句話都沒讓他說出來。

等到將士們包圍了大將軍府,收繳了梁翼的大將軍印,梁翼這才知道大勢已去,自己是活不成了,于是在當天夜里,他便和妻子孫壽一起抹脖子自我了結了。

梁翼走后,長安百姓無不額手相慶,他的家產一共被計算了三十多億錢,全部充公,而劉志也是進一步享受到了當皇帝的快感,原來這麼「爽」,此時距離他登基,已經過了十三年了,這窩囊的日子終于到頭了。

不過一個月,猛女被劉志冊封為了皇后,并且后來恢復了她的本姓「鄧」,追封鄧香為安陽侯,鄧家子弟盡皆封侯拜相,又一個外戚勢力起來了。

在宮中,鄧猛女也是逐漸驕橫跋扈,而劉志此時也是廣納后宮,又寵幸起了一個郭貴人。

或許是在郭貴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以前的影子,鄧皇后也開始了和郭貴人的爭寵大戰。

兩年后,鄧猛女爭寵失敗,劉志直接廢了她的皇后之位,打入冷宮,不久之后鄧猛女就和以前的梁女瑩一樣,憂郁而去,而大漢朝廷在劉志的玩物喪志之下,也開始向著滅亡的終點狂奔。

劉志雖然在鄧猛女的「刺激」之下,非常有魄力的雄起了,但他始終不是一個稱職的好皇帝,無法扶住漢朝這即將垮塌的大廈,十三年窩囊的日子一旦爆發,換來的只能是他無節制的縱情享樂。

鄧猛女雖然靠著忍耐,最終搬倒了梁翼一家,但她和劉志之間的愛情,卻也并不是那麼牢不可破,一旦劉志成了真正大權在握的皇帝,天下女子隨他挑選,曾經的海誓山盟便也不那麼重要了,始終是不能和鄧猛女「共富貴」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