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22年後的故事:澤北不幸身亡,相田彥一欲找回灌籃青春

2012年11月的某個夜晚,美國洛杉磯一個小酒館老闆睡眼惺忪的從酒館裡打開門,雖然是清晨,美國西部那象徵性的太陽高照,陽光刺的他雙眼睜不開,他不由得下意識的低下頭。   

忽然他發現自己的腳下倒著一個人,這個人是臉向下倒在地上的,手邊是一瓶還沒喝幹的酒,看頭髮的顏色應該是亞洲人。   

老闆用力的回想昨夜,好像是有個亞洲人最後離開自己的酒館,自己還和他喝了好一陣子,這個亞洲人,一直在跟他聊籃球的事……   

老闆俯下身:「喂,喂,客人,醒醒?」 那人沒有動靜,老闆將他翻過身來,掠過他很久沒有梳理的長髮,只見一張消瘦如柴的臉龐,老闆告訴自己: 沒錯,這人已經死了一夜。   

事情不大,幾乎每天都有在小酒館鬱鬱不得志猝死的人,但立刻驚動了媒體,老闆無奈的接受各路媒體的採訪,採訪內容被當做「國際新聞」出現在了日本電視臺轉播中……   

「大叔,像往常一樣,一碗拉麵!」一個上班族打扮的日本中年男子坐下,百無聊賴的看著窗外走路的人群。   

「看!那個大叔,真沒用的樣子!」幾個女高中生從窗前走過,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這個時候能看到高中生,好懷念啊,她們應該是蹺課吧,現在的孩子……   

他最後把目光落在了電視上,電視中,那個死去的人被搬上車,僅僅一個鏡頭,卻讓那個男子兩眼看出了神,突然這個男子像觸電了一般離開座位: 「大叔,拉麵不要了!對不起!」 他迅速沖回自己的公司,上書「神奈川新聞」。   

「彥一,這麼早吃好午飯了?」一個同事問男人。「不,沒時間吃飯了……」男人在自己的櫃子裡翻弄著,在最靠裡面的地方,壓在最下面一本藍色封皮掉色的記事本,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幾個大字: 「情報簿----相田彥一」   

相田彥一打通了一個久違的電話: 「隊長嗎?隊長!是我,我是……」 「您好,這裡是魚住壽司館,請問您……」 「哦,對不起……」

彥一立刻鞠躬:「我想找一下魚住店長,魚住純。」 「啊?您有什麼事嗎?店長現在八王子總店……」 「是嗎?我知道了,謝謝!」   

彥一放下電話,立刻背起包準備離開。 「彥一!」主編在他身後叫住了他:「你去哪裡?這個月體育專欄的題目想好沒有?」

彥一回過身:「想好了,主編。」 主編看著他的眼神,有些驚詫:「……很久沒有看到你這麼有精神了,你的題目是什麼?」   

「22年後。」

  相田彥一來到八王子魚住壽司館門口,他和魚住在後來的22年中見過幾次,第一次是彥一高中畢業,他在陵南的最後一年,陵南第一局便出局,那晚,他在魚住已經工作兩年的壽司館裡第一次喝了酒;第二次是在魚住結婚的時候,魚住在24歲時結婚,和門當戶對的一個良家女子結婚,婚禮上,他見到了福田、植草、越野、池上,還有田岡教練,那個人卻一向散漫的沒有出現,越野說他的大學比較遠,魚住笑笑沒說什麼。   

彥一一進屋便看見了魚住,魚住親自為客人切著刺身,如今他的動作已經非常熟練,做好的每一客刺身都像藝術品一樣在燈下閃閃發光。彥一坐定,魚住轉向他:「客人……哦?!彥一!」魚住很驚訝。「隊長,您好,大概有十年沒見了吧……」魚住不愧已經成為了店長,立刻恢復了以往的冷靜,已經四十的他費勁的轉動他巨大的身軀:「來我這裡,是要點菜的哦。」 「呵呵,嗯,兩份鮪魚壽司,一瓶清酒。」  

指標指向了十點,壽司館打烊了。「喂喂,來我這裡一天,只吃兩份鮪魚怎麼行。」魚住沒有停下的意思,開始囑咐廚房給彥一做點「結實」的東西:「聽說你現在是神奈川新聞體育版的負責人,很好啊,你的夢想實現了!」「隊長……」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