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有一幅「鬼畫」,畫中內容很是詭異,至今無人能參悟其中深意

天空之城 2022/08/06 檢舉 我要評論

盡管古代社會沒有現在這般科技發達,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古時候流傳下來的文物字畫,亦有很多無價之寶。

而說到字畫,就不得不提唐宋時期,這兩個朝代是歷史上的輝煌時期,也是文化大繁榮時期, 這時期的文人不僅能出口成詩詞,而且手中的畫筆還能勾勒出人間百態。

比如說北宋時期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這幅巨作描繪了北宋時期都城東京的狀況,汴京以及汴河兩岸的自然風光和繁榮景象一覽無遺,讓人們在看這幅畫的時候,彷佛穿越回到了大宋王朝。

這幅畫無疑是對那個時代盛況的最好詮釋,使得我們相隔千年,也能感受到大宋的繁華。

確實,寫實的畫作是對真實歷史的描繪,這為我們空口無憑細說歷史提供了依據,單單以《清明上河圖》來說,當時的北宋并不是我們總以為的那般積貧積弱。

古代的畫作,除了寫實之外,還有不少是寫意和寫生的。

比如北宋時期崔白所畫的《雙喜圖》,這幅畫就充滿了野逸的情趣,主體是一只兔子和一只喜鵲,兩者一靜一動,動靜相生,著實很美。

這種寫意和寫生的畫作,相比較寫實的畫作,整體上則顯得不夠磅礴大氣,但卻能給人一種祥和寧靜的美。

此外, 有些畫家在創作上還會另辟蹊徑,用寫虛的方式來構造獨特的美,當然也有些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構想。

比如說 南宋時期就有一幅「鬼畫」,畫中的內容很是詭異,至今無人能參悟其中的深意,至于說為何稱之為鬼畫,是因為畫面中確實有一個「鬼」。

骷髏幻戲圖

南宋這幅詭異的畫,被命名為《骷髏幻戲圖》,作者是南宋時期的大畫家李嵩。

李嵩浙江杭州人,自幼便對文藝風很感興趣,可是由于家境不好,并沒有機會來研習繪畫的本領,為了謀生只得去當了木工學徒。

即便如此,李嵩依然沒有放棄心中的夢想,依然在利用空余的時間在地上寫寫畫畫,好似手中的樹枝便是他最好的畫筆。

有道是機會總偏愛有準備的人,李嵩的堅持,也使得人生的軌跡發生了改變。

當時宮廷畫院中有位叫李從訓的大畫家,他工畫道釋、人物、花鳥,位置不凡,傳彩精妙,高出流輩,極其出名。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遇到了年輕的李嵩,看到他在地上用樹枝畫的畫,便覺得他是塊畫畫的材料,于是便將他收為了養子,并且對他傾囊相授自己的繪畫技巧。

畫畫不同于讀書寫字,必須要有名師指導才能練就大成,而 李嵩得到了李從訓的教導后,畫畫技藝自然飛速提升,再加上刻苦研習,很快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李嵩非常擅長人物畫、道釋、更精于界畫。

憑借精湛的畫技,他成為了宋光宗、宋寧宗、宋理宗三朝的畫院待詔,被當時的人稱之為「三朝老畫師」。

由于出身貧苦,李嵩的畫許多都很接地氣,他用這些畫傳達了自己對生活的感受和態度。

但他畫的那一幅《骷髏幻戲圖》卻是很詭異,究竟詭異在哪?

畫作上的內容

骷髏幻戲圖,單單看這名字,就讓不少人心生寒意,而 在畫作上,兩個骷髏鬼便是其中主體。

畫面中有一個大的骷髏,這玩意似乎是活的,他頭戴紗帽,身穿透明沙袍,坐在地上,左腿曲折著地,左手按左大腿,右腿弓起,右肘支右膝,坐姿十分舒適,就好比是個正常人坐在地上那般。

它的右手放在右膝蓋上操控著一個提線木偶,這個木偶是個小骷髏鬼,這個小鬼張著嘴巴,似乎很得意,它的右腳著地,左腳抬起,好似在蹦跳,而它的兩只小手在向對面的一位小孩招手,似乎想著和他一起玩樂。

對面的小孩是一位正常人,他雙足和左手著地,右手在向前伸手,似乎想著抓住對面的小骷髏鬼。

在小孩的后方是一位年輕的[少.婦],她站在身后,伸開雙手好像要將小孩抱起來,試圖攔住正在接近小骷髏鬼的小孩。

在大骷髏鬼的后面是一位正在哺乳的[少.婦],懷中的嬰兒正貪婪著吮吸著母乳,就她們所處的位置而言,應該是大骷髏鬼的家人。

在大骷髏鬼的旁邊放著一個箱子和一些工具,似乎存放小骷髏鬼和表演裝備的東西。

這些便是整幅畫的內容,整體上就好似是一場沒有任何違和感的表演面面,而細觀之下,便會發掘畫作中的詭異之處。

畫作的詭異

自古以來,看不見摸不著的鬼魂都令人聞之生畏,雖然這些東西我們見不到,但卻很多人認為它們真實存在,當然以現在科學的角度來看,這種想法是迷信思想。

不過 對于古人來說,卻對此堅信不移,但不可否認的是,人們對這種東西是畏懼的,可是這幅畫中的[少.婦]也好,小孩也罷,對這個大骷髏鬼都沒有露出半分畏懼。

如果將畫作放大來看,似乎也隱隱約約能看到[少.婦]嘴角的微笑,更令人難以猜測的是,大骷髏與后面的女子和嬰兒的關系,他們莫不成真實一家人?

這種畫面,讓人很是匪夷所思,難道在她們的眼中,這個大骷髏鬼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它的骨子里不是一個人嗎?

或許她們看到的還就是正常的,只不過我們作為旁觀者,才能看清大骷髏鬼的真面目。

古代的畫家以骷髏鬼作為主體來畫畫的情況還真不太多,有些即便想著畫出「鬼」,也會盡可能地將鬼進行美化,甚至能稱得上美若天仙。

李嵩則以最丑陋的骷髏作畫,其本身就是一種詭異。

如果我們深究一下李嵩的思想,會發現他深受李從訓的影響,對于釋道之畫兩人都頗為精通,于是就有一些人認為,這幅畫的核心主體并不是表演提線木偶戲,而是在詮釋道家的生4轉化和佛家的因果輪回。

李嵩將畫一分為二,生4各半,似乎正好對應了道家的齊物、樂4,佛家的寂滅、涅槃,與他的那幅有名的《貨郎圖》感覺就太不一樣了。

當然,這種解釋也只是一種猜測,并不足以令所有人都信服,至于說 李嵩究竟為何會畫出這麼詭異的畫作,已經是一個解不開的謎團了,而其中所蘊含的真正深意,自然也無法被人們所參悟。

那麼您認為,這幅畫的真正深意是什麼,不妨交流一番!

參考文獻:《中國書畫鑒賞辭典》、《客觀和主觀的宋代繪畫》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