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喜歡鬼滅之刃?一群有故事的惡鬼和三觀超正的溫柔主角,這或許是我聽過最好的回答

 

動漫N次番做一個有溫度,有態度,有深度的ACG研究者,動漫連結世界,次元共用未來,入宅永無悔,動漫一生推!

 

如果你是番劇迷,那麼這部高分番——《鬼滅之刃》,你一定不容錯過。 故事背景是發生在日本大正時期,一位平凡的賣炭農家少年——杜門·炭治郎,一夕之間,他的幸福就像泡沫一般輕易地被摧毀,他只能無力的呐喊,無法相信,自己的母親和四個弟弟在自己回家之後就倒在血泊裡的真相。

是鬼,一群惡鬼的襲擊。後來,他從母親的懷下,看到了自己唯一還存活著的妹妹——禰豆子,不幸的是自己的妹妹也異變成了兇殘的惡鬼。他為了尋找讓妹妹變成人的方法,杜門·炭治郎與鬼的戰鬥不曾停歇。

杜門·炭治郎靠著天生能夠躲避陷阱的嗅覺通過鱗瀧·左近次的考驗並得到了承認,於是,他的第一任師傅開始細心栽培他,在最重要的一項考核中,他需要用刀劈開最堅硬的大石頭,可是他用了一年半的時間都無法劈開。他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之後遇上了他師傅最得意的弟子的親自指點,最後終於出師,並參加獵鬼隊的選拔。

在選拔時,他遇到的一隻龐大又噁心的鬼,正在準備將跟自己一同參與選拔的人吃掉,他救人心切,一刀砍上去,卻沒有半點動靜,這只鬼的身體十分堅硬,而且看見他臉上戴的面具,故意激怒他,因為師傅之前很多的弟子都葬生在他的手上,他也不例外嗎?不, 他經過戰鬥,終於冷靜下來,嗅出了他的破綻,最終一擊必殺,替之前枉死在他手裡的人報了仇,也完成了選拔,成為了獵鬼隊的一員。

下山歸來的杜門·炭治郎,拜別師傅後,就帶著自己現在能有意識的妹妹踏上了尋找鬼王,途中殺鬼的旅途。在一次熱鬧的集市上,杜門·炭治郎偶然遇見了鬼王——鬼舞辻,這個對鬼擁有絕對支配權的初鬼,卻意外發現他居然有一個人類的妻子和女兒,來不及多想就想抓住他,結果被他利用障眼法給逃脫了。

而鬼王卻沒有放過他,因為炭治郎的出現讓他收到了威脅,想起了一些前塵往事。 於是,他命令自己的十二鬼月,其中的兩個小鬼殺掉耳朵上戴有紮花,額頭有疤的男人——炭治郎。這個時候的杜門·炭治郎還從未遇上如此強勁的鬼,幸好有珠世這個憑藉自身力量擺脫鬼王詛咒的鬼和經她之手變成鬼的愈史郎,以及自己妹妹的的幫助,才不至於局勢太過慘烈。

後來在繼續隊伍任務的途中遇上了自己的隊員——善逸,一個非常消極膽怯的少年,雖然身為劍士,卻質疑自己的能力,也害怕與鬼進行戰鬥。因為任務都是東南方向,於是便一起同行。

他們進入了一處農家小舍,發現了鬼的蹤跡,這只惡鬼是這間房子的掌控者,他可以通過身上的鼓,直接將房子的格局變化。而這些不請自來,阻止他喝稀有血的各方臭蟲,成功讓他惱怒了。

而另一邊的嘴平·伊之助,生來好鬥,如同野獸一般,赤裸上身,戴著奇怪的面具的雙刀少年,正在擊殺其他的鬼。 他不像善逸的懦弱與對自身的懷疑,有的只有野獸一般的直覺,和超乎一般人的自信,熱愛戰鬥,這是他現在生存的意義,並且認為現在的自己是天下第一強者。

與這個渾身是鼓的鬼戰鬥,炭治郎開始總是處於被動,因為他還沒來得及使出招數就都會被鬼的一聲鼓聲改變房子的格局,最終,炭治郎嗅到了鬼的空隙,化被動為主動,成功的一擊必殺,解救了小女孩的哥哥,安全的從這個詭異的房間裡走出。

這部番劇裡,最讓人痛心的鬼,應當那個下弦之伍——累,他的面容精緻慘白,一串串的紅點點就像是詛咒一般,生來就不能跳也無法跑,永遠在暗處只能羡慕那些健康的能夠沒有任何障礙的可以愉快玩耍的人。

於是,鬼王找上了他,與他做了一筆交易,這筆交易的最後造成的悲劇是他無法備受的沉痛,可是鬼王卻蠱惑他,告訴他自己沒有做錯,那麼是誰的錯?沒有人給他答案,於是他就找了一群人陪他玩一個遊戲,在他自己做鬼的時間越長,他就愈加弄不明白當初自己設置這個遊戲的意圖了,只是單純的,扭曲的執著一個答案,一個也許他早就知曉的答案。

直到遇上了杜門·炭治郎和他的妹妹禰豆子,他很羡慕這樣的兄妹關係,想要奪走炭治郎的妹妹,讓禰豆子成為自己的妹妹。但是,"護妹狂魔"杜門·炭治郎,怎麼可能會同意將妹妹讓給這樣一個殘暴的鬼。一個不給,一個強搶,於是,戰鬥一觸即發。哪怕這只鬼的強大超出了炭治郎的想像,即使渾身是血也要為了妹妹繼續戰鬥。

倒下又爬起的他,如走馬燈般想起了父親祭祀火神的場景,拼盡一刀砍了鬼的脖子,可惜這只鬼非同尋常,連脖子都是可以接上的。就在萬念俱灰的時候,救兵來了,富岡義勇用他的刀沒有多餘的手法,直接砍死了累。炭治郎和妹妹得救了,卻也因為他作為鬼殺隊的一員帶著他妹妹這一隻鬼而被抓起來了。

第一季臨近結局的部分,出現了十二鬼月的克制者——九柱,分別是富岡義勇被譽為水柱,蝴蝶忍蟲柱,煉獄·杏壽郎被譽為炎柱,宇髓·天母音柱,悲鳴·嶼行冥被譽為岩柱,時透·無一郎霞柱,伊黑·小芭內被譽為蛇柱,不死川·實彌風柱,甘露·寺蜜璃被譽為戀柱的九人,他們要對炭治郎和他的妹妹進行審判,經過水柱和他師傅鱗瀧的保證,以及風柱對禰豆子的試探,以及當主——產屋敷·耀哉的認可,總算能暫時接受炭治郎和他的妹妹組成殺鬼隊的一員。

這部番劇中的,炭治郎一直都是一個溫柔的人,每一個在他手上死去的鬼,都是瞑目而又找到歸宿一般的釋然。那只滿身都是手的鬼,擁有那麼多的手,只是不想讓哥哥,找不到自己的手從而牽不到,他能感受了他的悲傷,於是輕握他的手;那只以球作為攻擊的女鬼,只是單純的期盼有人陪她一起玩耍,他能明白她的想法,於是將球放在她的身旁;給了那個扮演"累媽媽"的人,也是渴望得到有人在乎她的存在,在明白她求解脫的時候,於是半途之中將兇殘的招式變化成了一場溫柔的招式,給了她一場溫柔的雨,幸福的死去。

最值得一提的是那個渾身滿是鼓的男人,在作戰中總是小心翼翼的避開自己寫的手稿,因為這是他的心血,即使在當人的日子裡,沒有人認可,甚至是有人說他寫的東西不堪入目,讓他沒事在家閑的無聊,只管敲敲他的破鼓就好,別寫這些丟人現眼的東西。得不到認可的他,被鬼王找到了空隙終於變成了鬼。在臨死之際,卻聽到了炭治郎對他作品的肯定,湧出了大量的淚水,含笑而死。

而那個下弦之伍——累,在臨死之際也終於明白自己的錯誤,也明白了自己的父母當初對自己舉刀,只是不想讓他越陷越深,卻因為自己的誤解了,最終釀成大錯,炭治郎感受到了他對親人的執著,輕輕拍上了他的背,讓這個臨死的鬼感受到了父母的溫柔,好似看到了父母對自己的召喚與原諒,終於如負釋重的解脫了。

總結:

炭治郎自己的父母雖然是被鬼殺死的但是他卻沒有因為恨而迷失掉自己原本的溫柔,或許是自己妹妹的因素,或許是父母的教導,但是他在慘遭變故之後還能維持本心,保持這種超級正直的三觀,這本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很多鬼的衍變都是有各種各樣的原因造成,而這些有故事的鬼,不正是一些人的生活寫照嗎?這部番簡而言之就是講一群鬼和一個溫柔主角的故事,但是折射了很多其他的蘊意,而這部番尚未完結,期待它的令人驚豔的第二季播出,給我們帶來更多迷人的故事。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 N醬!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