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風浪成逆風!無慘:壞得徹底的反派,大好棋局如何被他一步一步下得滿盤皆輸?

 

動漫N次番做一個有溫度,有態度,有深度的ACG研究者,動漫連結世界,次元共用未來,入宅永無悔,動漫一生推!

 

前言

近年來許多日漫作品的反派, 例如藍染、帶土、大蛇丸之流,總是在漫畫的結尾被強行「洗白」,讓讀者無法討厭他們。這種「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的例子充斥在日漫當中,當第一個洗白反派的操作出現,讀者會感到新奇和理解,但是 如果這種臉譜化的角色如雨後春筍層出不窮,那麼黑與白的界限就逐漸無法界定。而鬼舞辻無慘作為《鬼滅之刃》的終極反派,在角色塑造上無疑是成功的。 從開場到結束都是壞的徹底,壞的乾淨,不可謂是當下時代一個另類的成功角色。

人物剖析

鬼舞辻無慘作為鬼王,生而帶著殺戮、帶著血腥,給這個世界帶來痛苦和別離。而他這樣做並沒有什麼目的,因為無慘的願望是得到能讓他在陽光下生存的彼岸花,這個願望和他鍾愛殺戮毫無關係。 不得不說,無慘內心就是殘忍和無情的,殺戮只因為喜好而已。

那麼,為什麼說無慘是鬼滅之刃裡的「奇葩」反派呢?

因為無慘做出了很多不合邏輯的愚蠢行為,而 這些愚蠢行為,恰巧應對了無慘身為反派的各種特點和標籤,如今落得生死道消的下場,完全是因為前期各種愚蠢的決定。其實無慘有數次「翻盤」的機會,但是他卻棋走險招,一招不慎輸掉了整個棋局。今天本文談談無慘的三個蠢招。

觀點

燈火闌珊初相遇,錯失良機放敵人

鬼殺隊可以殲滅無慘最重要的原因在於炭治郎的出現。而在很早以前無慘就有一次機會可以殺掉炭治郎,還記得炭治郎在城市夜晚的燈會上遇到化身為人類的無慘時的場景,那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而無慘也立即認出了佩戴有代代相傳日輪耳飾的炭治郎就是他的生死仇敵,結果無慘竟然畏懼人類身份暴露放棄了最佳誅殺炭治郎的機會。當無慘逃走後,又深覺後悔,派出了兩個「蝦兵蟹將」去阻擊炭治郎,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炭治郎沒殺掉,卻被反叛者珠世得到了無慘的血液。

這個事情可以看出無慘的本性是懦弱膽小的。雖然他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是面對熾熱無比的「正義」,內心裡產生畏懼之情。因此無慘在繼國緣一死去後,雖然對鬼殺隊擁有碾壓性的力量,但是都不敢對其發動大規模的殲滅行為。我們分析一下無慘的實力:擁有十二弦月、擁有創造鬼和加強鬼的能力。面對鬼殺隊只有「柱」能拿出手的情況下,沒有及時發動戰爭,因而錯失了勝利的契機。

沒有及時殺掉炭治郎導致了後續斑紋劍士的大量出現和日之呼吸重現江湖。

出師未捷身先死,狂妄愚昧殺大將

當下弦之伍「累」戰敗之後,暴怒的無慘認為下弦月沒有任何用處,氣憤之餘殺死了除下弦之壹以外的所有鬼。按照無慘所說,是因為下弦月的弱小導致了這個團體沒有存在的意義,所以理所當然的被殺掉了。那麼回過頭來,我們看看下弦之伍的戰績:建立蜘蛛山、殺害了數百名鬼殺隊成員、將主角三人逼入絕境,如果最終不是水柱的出現,鬼滅之刃可能完結於蜘蛛山。既然下弦之伍都有此實力,何況下弦月的其他成員呢?退一萬步講,即使下弦月無法對「柱」們造成傷害,起碼是些不錯的炮灰,可惜卻被無慘殺光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