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稱人渣之最!原來猗窩座有個情敵,居然有獪嶽與無慘的共性?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78醬!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在鬼滅之刃第18卷附錄中,作者鱷魚對於上弦之三猗窩座的故事做了一系列的設定補充,包括其招式名稱都來自於煙花、術式展開是戀雪發飾的樣子、起手式就是生前所學的素流,以及他身上的鬼紋是生前罪人刺青的延伸。而除了這些角色設定之外,鱷魚還講述了猗窩座生前情敵的故事,這個角色堪稱繼無慘、獪嶽之後,故事中第三個人間之屑,接下來我們就來聊聊他。

事實上,素流道場與隔壁劍道館的矛盾並不僅僅是「搶地盤」,而是一場「情感糾紛」。劍道館家的「少館主」是個蠻橫跋扈的傢伙,他雖然喜歡戀雪,但卻完全不會為其著想,以一副霸道總裁的態度強行將戀雪帶出門,而此後所發生的事則暴露了他外強中乾的一面。身體虛弱的戀雪被帶出門後便發病了,而此時少館主非但沒有將她及時送回家或就醫,反倒是因為恐懼而逃之夭夭,若不是狛治及時找到了戀雪,後果不堪設想。

戀雪的事讓一向好脾氣的慶藏怒火中燒,這也激起了素流道場與隔壁劍道場的「踢館戰」。慶藏的要求很簡單,那就是劍道場的少管主永遠不再騷擾戀雪,而作為「切磋代表」的狛治也不負眾望,輕鬆「一穿九」,以空手的素流招式接連擊敗了持木劍的對手。面對狛治的出色表現,自覺丟了面子的少館主瞬間無能狂怒了起來,以開鋒真劍向狛治發動攻擊,但依然被輕鬆教訓,連劍都被折斷,而劍道場的館主也嘆服於狛治的優秀,不僅認輸還斥責了兒子,並答應了慶藏的要求,自此,兩館相安無事了很多年,但仇恨的種子卻在少館主的心中埋下了。

在劍道館長去世後,少館主成了新的當家,而這也正是慶藏一家悲劇的開始。狛治戀雪的婚訊傳到少館主耳中,激起了他的仇恨與嫉妒,這種感情在劍道館學徒的煽動下更為強烈。在明知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戰勝狛治和慶藏後,少館主選擇了卑劣的手段來摧毀他們的幸福,而之後所發生的事我們都知道了。另外,作者描述了慶藏父女的隕落過程,戀雪在服毒後便逝去,而慶藏則是在承擔喪女之痛的同時,還經歷了漫長的過程才逝去,可以說不能更痛苦了。

跋扈、無能且懦弱,自己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少館主的這種「屑」既包含了獪嶽與無慘的共性,也有他們二人所不曾展現出的卑劣。儘管他從未在正篇中出現,但已經擁有了和「人間二屑」一決高下的資格,真可謂「人渣中的精英」。諷刺的是,像少館主這樣卑劣的人類並沒有成為鬼,而作為受害者的狛治卻變成了猗窩座,這實在讓人唏噓。不過令人欣慰的是,少館主和猗窩座都會下地獄,因此猗窩座可以在地獄盡情洩憤了,這也算是一種慰藉吧。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