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將軍阿桂:乾隆不敢動,和珅不能比,功高蓋主依舊善終

提到清朝的有名的權臣,大家往往第一時間會想到多爾袞、隆科多、年羹堯、和珅等人,但是卻往往忽視了一位并不是那麼有名的重臣阿桂。

阿桂是少有出將入相且仍能善終的權臣之一,更值得一提的是,乾隆時期阿桂長時間擔任宰相,其權勢不在和珅之下,甚至和珅都得對其忌憚三分。

而與和珅所不同的是,阿桂是名副其實的國之棟梁,其權勢所得皆仰賴于其卓著功勛與治世之才。

一、名門望族

作為名副其實的肱骨之臣,阿桂一生歷經清代康、雍、乾、嘉四朝,親自歷經盛世,又親自望其衰敗。

阿桂字廣庭,姓章佳氏,出生于一個滿族貴族家庭,其祖父阿思哈曾任三等侍衛,他的父親阿克敦更是官至刑部侍郎、尚書、大學士,深得皇帝器重。

按道理來說,阿桂就是個名副其實的「官二代」,仰賴于貴族血脈豐足一生毫無問題,但是阿桂卻自小與眾不同,眾所周知,清代八旗子弟多好騎馬射箭,對于文教不屑一顧,但是阿桂深受父親影響,自小經過了極為系統的教育。

阿克敦是八旗子弟當中極為特殊的存在,在其余八旗子弟因祖上福蔭而獲得權勢的同時,阿克敦卻硬是經過科舉名正言順地贏得功名而后獲得了皇帝的器重,他深刻地認識在太平之世,文官的地位更為穩固。

阿桂也深受父親的影響,在書卷氣十足的家庭影響下,阿桂六歲讀家塾,十五歲入學,阿克敦曾特地邀請了著名的經學家沈彤作為他的老師,十九歲時阿桂又成為了國子監的大學生,阿桂在青年時期所受的經學教育為其日后的發展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自身才學出眾,身后還有個老爹鋪路,盡管家學背景皆十分深厚,但是阿桂的仕途卻并不是一帆風順,青年時期的阿桂由于書卷氣十足卻略顯稚氣,成熟不足,使得他吃了大虧并險些丟掉了性命。

二、初次受挫

乾隆十三年的冬季,金川發生動亂,清軍征討金川,阿桂作為幕僚從參軍事。

由于在前方打仗的清軍大將川陜總督張廣泗久攻不下金川,身在皇宮的乾隆又派了大學士訥親前往經略軍務,訥親剛上任便下令三日之內拿下金川匪徒,然而事與愿違,三日的時間非但沒攻克敵巢,反而己方損兵折將,士氣大減。

仗沒打贏,清軍內部又發生矛盾。

前方大將張廣泗與訥親二人矛盾愈演愈烈,二人互相欲置對方于4地,乾隆得知此事,深諳將相不和乃是大忌,于是以雷霆手段下旨,立刻將二人召回京城,并且以貽誤軍機的罪名將二人分別處決。

在這錯綜復雜的內斗中,負責從參軍事的阿桂也被牽扯其中,被人戴上了「勾結張廣泗,蒙蔽訥親」的罪名而遭到逮捕,被押回京城收監。

如不出意外,阿桂也將在這場官場混斗當中丟卻性命。

但好在此時阿桂的父親阿克敦還尚在人世,他數十年的勤勤懇懇深得乾隆器重,因而第二年的六月,乾隆為了讓這個老臣感到安慰,特地下達詔書免去阿桂一4,將其釋放回家,并且叮囑阿克敦嚴加約束。

要知道,阿桂可是阿克敦的獨子,是其家族血脈的唯一延續,這條赦免一下,把阿克敦激動的那是感激涕零。

值得一提的是,在乾隆的赦免詔書中其多次強調阿克敦年老,勤勤懇懇多年,對朝廷有功,并且只有阿桂這麼一個兒子,惹得乾隆垂憐,因而才赦免其一4。

阿桂也算是受其父親的庇護方能撿回這麼一條性命,總的來說,第一次的隨軍出征非但沒有讓阿桂飛黃騰達,反而深受打擊,差點失去性命。

三、仕途轉折

乾隆二十年,這是阿桂的仕宦生涯重燃希望的一年,自從第一次隨軍征討歸來以后,阿桂雖歷任一些朝廷或是地方的職務,但總是帶有見習的性質,未曾受到重用。

清代新疆地區天山橫亙,水草肥美,地域遼闊,然而準噶爾部的叛亂分子一再挑起分裂事端,長久無法成為一塊安定綠洲。

但乾隆二十年開始,時運來到,先是蒙古準噶爾部發生內亂,乾隆皇帝決心對其用兵,以平西陲禍亂,阿桂自此受到真正的啟用。

阿桂以內閣學士的身份趕到了烏里雅蘇臺督臺站,參與西征平定準噶爾部,他與蒙古親王成袞扎布一同征討阿逆,決心大干一場的他身體力行,英勇無比。

戰事過后,蒙古親王上書乾隆稱贊阿桂「遇事奮勉」,,對阿桂贊賞有加。

值得一提的是,戰事上的表現出眾并未讓乾隆對阿桂有太多的關注,阿桂更讓乾隆賞識的是其治理新疆的能力。

在平定西陲過后,乾隆為維持新疆的穩定,決心在新疆繼續駐兵。

要知道剛剛平定戰亂,駐兵新疆需要面臨很多的困難,光是邊陲之地的糧食問題就讓駐軍有了很大的困難。

但是眼光獨到的阿桂早早就認識到了這一點,因而他在平定準部的過程中就十分關注各地的農業生產情況。

乾隆二十四年,戰事一結束,阿桂就向清政府提出從南疆各地抽調維吾爾族農民與部分士兵來到伊犁回復農業生產的建議。

但于此同時很多的大臣都認為伊犁兵馬不足,難以駐守,還是從伊犁撤退比較好,但是阿桂卻堅持主張要在此進行屯田事宜。

阿桂的上奏恰恰使得乾隆在此駐軍的想法不謀而合,乾隆對此奏加以肯定,直接指派阿桂在伊犁進行屯田事務。

自此,阿桂開創了在伊犁屯田的顯赫,水草豐美的伊犁河谷,曾經游牧的天下,而今終于換了人間。

學識出眾的阿桂在屯田事宜當中表現成熟老道,使得屯田效益極為可觀,更關鍵的是自此以后長途跋涉地將軍糧運往新疆的弊病得到了解決,駐軍在新疆的穩定程度大大提高。

等到了乾隆二十六年的時候,阿桂在伊犁的屯田已然是一副欣欣向榮的景象,他上奏朝廷進一步要求招攬周邊的農民到伊犁開墾農田,擴大農田規模并且派兵屯田,管轄當地區域,這些舉措取得了十分不錯的效果。

阿桂在伊犁屯田治理的十分出色,乾隆皇帝自然大為滿意,直接將阿桂授任為內大臣、工部尚書,鑲藍旗漢軍都統,仍然駐守伊犁。

對于阿桂,乾隆此時是更為信任了,完全將其視為與阿克敦一般的棟梁之臣看待。

這也理所當然,要知道治理新疆是康熙、雍正二朝都沒有能夠完成的使命,而在乾隆這一時期,不但剿滅叛亂,駐軍于此,而且治理的有聲有色,在乾隆看來,這不就是讓自己名留千古的大功績嗎。

而阿桂,就是那個自己少不了的左膀右臂,實際上從康熙晚年為自己總結的「十全武功」來看,其中不少皆是阿桂所立下的戰功,也難怪乾隆對其如此愛惜了。

乾隆二十八年,治理伊犁多年的阿桂功成名就,奉召回京,授軍機大臣、正紅旗滿洲都統、工部尚書加太子太保,第二年,乾隆皇帝更是將其一族從正藍旗抬至上三旗之中的正白旗,可見乾隆帝對阿桂的看重。

此后阿桂的仕途步步高升,在第二次平定大小金川的戰役中,清軍設在木果木的大營失守,前線危急,深受乾隆信任的阿桂再次受命于敗軍之際,承接繳賊重任。

初至前線的阿桂審時度勢,趁著叛賊倦怠,秘密前往要道墨隴溝,半夜天降大霧,趁著叛賊不備發動進攻,取得初到任的小捷。

其后歷經數年苦戰,在乾隆四十年帶兵徹底平定了金川地區,這使得阿桂受到了乾隆帝「統辦進繳之事,實堪依任」的評價。

當阿桂掃平大小金川,班師回京之前,已經得到消息的乾隆興奮不已,直接將自己使用的黑狐腿黃馬褂解下,下令賞賜予阿桂,并且稱贊道:「此次平定金川實屬阿桂一人功績,深堪盛尚。」

在阿桂正式回京后,乾隆皇帝更是直接親自攜眾前往北京城南迎接,賞賜美酒并且下令在紫光閣畫像留念,此次繪像于紫光閣,意味著阿桂歷經數年已然成為清廷「綜理部務,贊襄樞要」的第一大臣了。

四、令和珅為之忌憚

和珅是乾隆年間權傾朝野的大臣,與阿桂不同的是,其憑借自己的手段同樣深得乾隆帝的歡心,因此也是風光無比,得意至極。

但是阿桂的存在,讓和珅不得不有所忌憚。

乾隆四十六年的時候,甘肅境內發生嚴重的叛亂,乾隆下令讓阿桂前往督師,和珅擔任欽差大臣二人共同前往平亂。

出發前,阿桂推脫身體不適,讓和珅先行,和珅到達甘肅后卻發現軍中戰將無論如何都不聽從他的調令,于是便想著給阿桂告狀。

待到阿桂到達甘肅后,知道此事,沒多說,便立刻升賬派兵,諸將聽從號令,并未見一人有不敬之處,阿桂立刻轉頭問和珅:「欽差大人,我怎麼看不出來誰不聽調遣啊?您說要誅的是誰啊?」

乾隆皇帝知道了這件事情以后,立刻命令和珅先回京城,并且嚴厲譴責了和珅一番,此次過后,和珅才真正明白了這個「鐵將軍」的厲害。

在朝堂之上,除了被乾隆皇帝共同召見議政,其余時刻從未見過阿桂與和珅有任何的交往,即便共同議政,阿桂也是站在和珅遠遠的位置保持距離,倘若是和珅主動找上前,阿桂的言語也只是敷衍,絕不靠近,也正是這種態度,讓和珅深感不安。

乾隆四十九年時,和珅也進入了內閣,成為了內閣的大學士,此時內閣大學士共五位,阿桂排名第一,和珅排名最后,而軍機大臣共有七位,同樣是阿桂排名第一,而和珅排名第三,從此來看,在內閣中的地位中,阿桂的確是穩穩地壓了和珅一頭。

阿桂深受乾隆信任,既是內閣首輔亦是首席軍機大臣,是名副其實的朝堂之上的權力中樞,盡管此時的和珅深受乾隆寵愛,但是對阿桂之位是嫉妒但是又無可奈何。

但是另外一方面,和珅明面上勝不過阿桂,只能暗地里使些手段尋找阿桂的把柄,和珅仗著朝臣們對自己的忌憚,在內閣與軍機處當中大搞朋黨關系,意圖獨攬大權。

同時,阿桂作為內閣首輔、首席軍機大臣,在十余年間經常受命外出視察江浙海塘工程、湖北荊州堤工程等,也讓和珅有了可乘之機。

但盡管已經把握朝綱,阿桂的存在依然讓和珅感覺到如芒在背。

和珅找不到阿桂的把柄,便試圖從阿桂曾經提拔上來的人身上找問題。

乾隆五十年四月,軍機處行走司員海昇殺妻案發生,和珅立刻敏銳地察覺到這是扳倒阿桂的一次機會。

海昇是阿桂親自提拔的,在一次爭吵當中其失手將妻子吳雅氏毆踢沒了,事后又偽裝成妻子自我了結,但此事很快引起了妻弟的懷疑,于是狀告海昇。

和珅得知此事后,立刻將這一紙狀告呈交與乾隆察看,并且從中添油加醋,讓乾隆從上至下徹查此事,醉翁之意不在酒,和珅自然不是關注這案件始末,而是要給阿桂潑上些臟水。

乾隆下令徹查此事,負責調查此案的是戶部侍郎曹文埴,詳查過后,曹文埴也明白了其中原委,也證實了海昇除妻但實屬無心之失。

這樣一來,雖能坐實海昇除妻,但是這臟水又如何能夠潑到阿桂的身上。

正當和珅一籌莫展之時,阿桂卻自己跳了出來為海昇求情。

大殿之上,阿桂上書道:「海昇除妻罪孽深重,但是海昇性情忠厚,其妻子卻彪悍不賢,此次無心之失釀下大禍,請陛下寬大處理。」

這一下,和珅就找到機會趁機彈劾阿桂了,他向乾隆讒言道,因為海昇是阿桂親自提拔上來的門生,因此才對其進行求情偏袒,上行下效,如果不嚴懲,難免落得下面官員的口舌。

和珅這番話下來其實就已經為阿桂扣上了個結黨營私的帽子,應當按理說重罰才是。

但和珅本以為乾隆此番必將重重處罰阿桂,不曾想乾隆僅僅是扣除了阿桂一些俸祿便草草了結。

此事過后,和珅與阿桂之矛盾也就擺在了臺面上,但和珅也就此打消了通過讒言整下阿桂的想法,乾隆對阿桂如此信任,這也讓其實在難下手。

當然,在政治上,阿桂也始終采取放任和珅的態度,不過多牽扯其中,也是由于在阿桂擔任首輔的十多年時間內多不在京城,和珅也因而能夠稍稍安穩些。

乾隆六十年,乾隆帝禪位后自稱太上皇,新皇登基改元嘉慶,此時的阿桂已經年過八旬,身患重病,卻還有一事放心不下。

阿桂在外多年,雖眼見和珅為禍朝野,但乾隆帝對其寵信有加,他也無可奈何。

他有想過將和珅所為的種種不法之事上奏乾隆,又恐如今的乾隆年事已高不堪此刺激,也就只能將這些憂慮藏于心中了,只能寄希望于嘉慶帝親政的那一天,嚴懲和珅他才能安心……

嘉慶二年,阿桂重病在床,太上皇乾隆親自前往看望,二人年紀相仿,惺惺相惜,乾隆甚至將自己的織金陀羅經被賜給了阿桂,但阿桂依然在不久后病逝。

阿桂之離世對乾隆打擊甚大,但是作為寵臣的和珅卻極為興奮,他在朝堂上終于沒有什麼可以忌憚之人了。

但是他的黃粱美夢也并未持續太久,到了嘉慶四年,八十九歲的太上皇乾隆帝病重不甘地閉上了眼,嘉慶帝正式掌握大權。

乾隆帝駕崩當日,嘉慶帝指定和珅總管喪事,第二天就命令大臣們檢舉揭發奸佞之臣,第五天,和珅便被抄了家。

結語

阿桂走后被贈為太保,謚號「文成」,縱觀滿清近三百年的歷史中,有「文武重臣」之稱的不過阿桂一人,以「文成」為謚號更是稀缺罕見,可見乾隆皇帝對阿桂的看重,正是阿桂是真正干實事的作風,才使得其深受信任,也正因此,位極人臣的阿桂也總算沒被和珅之流暗害,獲得善終。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