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私訪青樓,見老鴇帶來一女子!朱棣冷笑:不除了你,天理難容

公元1402年,明成祖朱棣靖難成功,并且在同一年的12月18日,正式下詔將北平改名為北京,這也就預示著朱棣即將籌備遷都事宜。不過朱棣剛剛下達這個命令,朝廷內外便充斥著許多反對的聲音。

因為當時的南京,不僅是大明的政治中心和經濟中心,更重要的是許多大臣的根基也在南京。一旦連根拔除重新根植,則需要大量的時間和財力物力,因此他們反對朱棣遷都也在情理之中。

當然,作為人臣,他們很難理解朱棣的雄才和魄力,也無法達到一位優秀帝王的政治高度和遠見卓識的大局觀。因為遭到眾多大臣的反對,這些時日朱棣頓覺心煩意亂,恰逢初春,便帶著幾個貼身侍衛出宮微服游玩。

經過四年的靖難之役,百姓痛苦不堪,南京雖然貴為京城,但還是經常可以看到有許多乞丐在街上行乞。歷史中的朱棣似乎是一個殘暴嗜殺的帝王,不過他的殘暴大多用在政治對手身上,身為大明的統治者,天下百姓的疾苦他又怎能不關心呢?

秦淮河畔,這里不僅繁華似錦,也是豪門貴族、文人墨客的聚集之地。十余里樓臺夾岸,千百處樹木參差,畫舫飄游,從朝至暮,笙歌繚繞,日夜不息。從這段文字中,我們似乎可以想象得到秦淮河那時的盛景之況。

朱棣看到秦淮河畔眾多乞丐的身影,輕松愜意的心情,倏然間蕩然無存。這時,一個精致的小轎子,停在了一處綢緞鋪的門口。只見轎子里緩緩走出一個身著白色衣裙的絕色女子,這位女子相貌美艷動人、體態婀娜多姿。

朱棣見了她,也忍不住在心中夸贊,好一個出眾的女子。這位女子將將邁出幾步,忽然有一個灰頭土臉、破衣爛衫的小乞丐跪倒在她的身邊,哀聲求道:「 小姐可憐可憐我,賞幾個錢吧!我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

那女子見小乞丐滿身污漬、披頭散發,連忙拿起手帕捂著口鼻罵道:「 有人生沒人養的野東西,還不給我滾開!弄臟了本姑娘的衣裙,賣了你也賠不起!」小乞丐也是個明眼人,連忙后退了幾步,又跪下說道:「 是小子我無理!您是大富大貴、大喜大悲的貴小姐,賞口吃得也行啊!

那女子有些不耐煩,只見她大罵一聲,伸出一腳狠狠將小乞丐踹翻在地,小乞丐吃痛,捂著胸口滿地打滾。朱棣見狀,連忙上前將小乞丐扶起,冷聲地說道:「 他還是個孩子,你不愿施舍也就罷了,何故還要欺負他呢?

女子打量朱棣一眼,見他身著粗布衣衫,不禁冷笑道:「 我想欺負誰就欺負誰,礙你什麼事了?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朱棣搖頭嘆道:「 我觀你也是個富家小姐,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此乃積德行善的好事,你為何要拒絕呢?

女子呸了一口,道:「 你知道京城為什麼有這麼多乞丐嗎?那是因為燕王朱棣靖難,除掉許多建文舊臣!他們的遺孤和親人無依無靠,才淪為了乞丐。孽是宮里那位朱皇帝造下的,你若有能耐便去找他理論,何故為難我一個弱女子?

這番話讓朱棣一時語塞,臉色青一陣紅一陣,竟是無言以對。那女子見朱棣被自己駁得失了氣焰,心中甚是得意,大笑一聲坐進轎子離開了。俗話說天子一怒血流成河,一個侍衛擔心朱棣動怒,連忙勸道:「 此等刁婦不過是逞一時口舌之快,陛下千萬不要與她一般見識,日后屬下命人稍加懲戒也就是了。

朱棣搖頭苦笑,未置可否,只是吩咐侍衛拿出一些銀子交給小乞丐。轉眼到了午后,朱棣和幾個侍衛在秦淮河畔一處柳樹下喝茶歇腳,忽然不遠處傳來陣陣撫琴之聲。曲韻悠揚,婉轉動聽,朱棣閉目靜聽,不覺有些癡了。

一曲終了,朱棣不禁贊道:「 真乃天籟之音啊!能奏此曲的之人,必定不凡!」話音剛落,只見一個侍衛匆匆來報:「 陛下,適才演奏此曲的人,正是蘭韻坊里的頭牌花魁,蘭蕙心。」朱棣點了點頭,忽然興致大起,笑道:「 我們便去會一會這京城的第一名妓。

蘭韻坊是秦淮河畔的一所青樓,近些年來 蘭蕙心名聲大起,據說此女吹拉彈唱、歌舞表演樣樣精通,因此被坊間稱贊為京城第一名妓。朱棣一行人來到蘭韻坊,只見一個濃妝艷抹的老鴇,咧嘴發笑,上前相迎。

侍衛擋在朱棣面前,道:「 我家老爺想見一見蘭蕙心!」老鴇眼珠一轉,道:「 這個,蕙心正在見客,我們這里還有別的......」老鴇話音未落,侍衛從懷里掏出幾張銀票甩給了老鴇。老鴇看了看銀票上的數字,不禁喜笑顏開,道了聲謝,連忙轉身去請蘭蕙心。

片刻之后,老鴇小跑而來,身后還帶著一個亭亭玉立的白衣女子。蘭蕙心步履輕盈,體態優美,單單這一身迷人的氣質,便也是無人可及。當她走到朱棣身前,輕輕抬起頭時,兩人互相對視,俱是一愣,不約而同地說道:「 竟然是你?

老鴇站在一旁,正在迷茫,卻聽蘭蕙心瞪眼罵道:「 我說媽媽,你怎麼什麼人都讓我見?」她指了指朱棣,又道:「 這等腌臜的宵小之輩也配見我?」老鴇一臉苦瓜相,掂了掂手里的銀票,為難地道:「 這位客官給的錢著實不菲,再說人家是貴客,你也沒有不見的道理啊!

蘭蕙心呸了一口道:「 他算什麼貴客啊,我蘭蕙心也不差他那點碎銀子!南京城想見我的大人物多如牛毛,他算哪根蔥啊!」蘭蕙心罵完老鴇,又指著朱棣罵:「 你立刻給我滾,否則我便命人把你打將出去!

朱棣念她是一介女流,所以一再想讓,不愿與她計較。可忍耐畢竟是有限度的,朱棣連皇帝侄子都敢欺負,何時受過這等窩囊氣?他悄聲吩咐一名侍衛,侍衛得了令一溜煙兒地跑了出去。

而后鐵青著臉對蘭蕙心道:「 姑娘,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若將你的所有積蓄,施舍給城中的窮人和乞丐,我便不與你計較。否則......」朱棣還未說完,卻見蘭蕙心一口唾沫吐到了他的臉上,囂張至極地罵道:「 狗東西,你也配跟我說話?

這個舉動,不禁讓侍衛們驚呆了,就連朱棣自己都面露難以置信的表情。就在此時,侍衛領著五城兵馬司的官兵,將蘭韻坊團團包圍,將里面所有的客人全都趕了出來。當一個校尉和一眾官兵紛紛向朱棣跪拜的時候,蘭蕙心才終于意識到,眼前這位有些微胖的大漢并非普通人。

朱棣冷冷地說道:「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進!朕給了你機會,可惜你沒有珍惜。天意難違,朕不得不除了你這個刁鉆惡毒的女子!若不活剮了你,只怕天理難容啊!來人,立即將蘭蕙心處決!蘭韻坊所有人皆貶為奴!

蘭蕙心聽朱棣自稱朕,還沒等侍衛上前,她便雙眼一翻,兩腿一軟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因為她明白自己活到頭了,方孝孺也不過是罵了他幾句,其結果就是被滅十族的代價,她蘭蕙心如此過火,只怕是在劫難逃了。這個故事雖然是野史,不過卻也提醒人們,做人做事不要太囂張跋扈,人若猖狂,天必取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