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該警惕嗎?西藏冰川或近1000種未知微生物暴露,青藏高原變了

天空之城 2022/07/06 檢舉 我要評論

中國主導建立的「全球首個冰川微生物數據庫面世」,已經在《自然—生物技術》雜志上發表了研究成果。

而在這次的研究之中,蘭州大學泛第三極環境中心與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以及澳大利亞和丹麥的科學家合作,對青藏高原的21條冰川85個宏基因組進行了測序和組裝,獲得了2358個宏基因組裝基因組。

其中獲得了青藏高原冰川微生物中的88.3%~100%為潛在新種,這意味著最大機率是100%的新種(未知種類)。然而這個報告發布之后,讓很多人都意識到了一種「危機感」,人類可能需要警惕了,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一一為大家解釋。

青藏高原變了,變化已經很明顯

青藏高原被稱為「世界屋脊」「第三極」,是地球上冰川覆蓋較強的地區。然而隨著氣候的改變,青藏高原已經在發生重大改變,并且真的變了,變化已經很明顯,其中冰川的融化速度驚人。

根據中國對青藏高原680座冰山進行了長期跟蹤調查,發現有近95%的冰川積雪融化速度已超過融雪形成速度,并且在青藏高原的南部及東部的冰川融化速度之快,更為嚴重。

所以,通過這個監測的情況來看,冰川如果持續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那麼到了2050年,總面積將會減少40%。然而,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說明關于青藏高原發生重大改變的事情了。

在中國進行第二次青藏高原的考察之中,也發現了冰川融化帶來的巨大影響。那就是過去50年來,青藏高原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數量已經上漲數百個。

從1081個增加到1236個,而且,在大規模冰川融化之后,冰川的湖泊面積也大規模地擴展,從4萬平方公里增加到4.74萬平方公里,這些都是冰川大規模縮減帶來的。

青藏高原及其相鄰地區冰川面積退縮了15%,高原多年凍土面積減少了16%。所以,這樣的變化不是什麼好事情。并且,在大規模冰川之后,給青藏高原所「發源」的江河來說,也會帶來相應的影響,水源的問題是最為嚴峻的。

據統計,發源于青藏高原的大河已成為10多個國家近20億人口的生命線。所以,一旦青藏高原在氣候變化狀態下持續發展,那這對近20億人口來說,未來的水問題,就是最嚴重的問題。

青藏高原西藏冰川:或近1000種未知微生物暴露

而在這次的全球首個冰川微生物數據庫——TG2G之中,它包含了3241個冰川細菌和古菌的基因組,其中按照微生物的分類,是達到了968種。

所以,是或近1000種新微生物暴露(上面我們說了,最大機率是100%為潛在新種)——也就是或近1000種未知微生物暴露(描述不一樣而異,本質沒有差別)。

不過,這樣的發現也并不奇怪,因為青藏高原西藏冰川區域是一個古老的區域,大約在2.4億年前就形成了,這是來自印度板塊向歐亞板塊擠壓,引起崑崙山脈和可可西里的隆起。同時在印度板塊持續向北推進之后,直接深入了亞洲板塊。

在經過多次的演變,最終形成了青藏高原,并且從喜馬拉雅構造期的變化過程來看,一萬年前其上升速度曾達到每年7厘米。

所以,青藏高原就是因為地質變化帶來的。而也就是因為這樣,青藏高原也沉積了不少的遠古生物,加上人類在青藏高原涉足較少,最終非常多的遠古生物保留了下來。

同時,由于青藏高原的特殊氣候條件,不少的生物都被封存起來了,并且完美地保存下來了。

所以,青藏高原的生態系統也堪稱「完美」,該區域封存的微生物可能遠遠不止這近1000種新微生物,還可能存在更多。

然而,在全球變暖之后,這一切都在發生改變,青藏高原一直被埋藏的「遠古生物」都在被一一挖掘出現,冰川融化,凍土融化等都在讓它們釋放在人類的面前。但是,這些發現并不是好事情,還可能會對地球生命帶來巨大影響。

或近1000種新微生物暴露,人類該警惕了嗎?

當然,這次是針對性地進行研究,沒有多大的關系。但是對于青藏高原來說,人類的確需要警惕了,特別是在氣候變化之下,更加需要注意,為什麼呢?

因為或近1000種新微生物暴露,已經發現了不好的事情出現。那就是在TG2G的數據庫之中,存在15954個基因可能與次級代謝產物合成相關,最關鍵的還有不乏具有合成潛在抗生素或抗癌藥物的化合物,以及潛在毒力因子和致病因子。

這說明什麼?那就是存在潛在的危險微生物。并且,在青藏高原西藏冰川之中,我們也有過類似的發現。

在2015年的時候,在前往西藏古里雅冰冠(如圖)的途中,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等機構的研究人員針對冰川區域取樣,鉆了50米深的洞,找到了古老的病/毒存在,發現了15000年前的病/毒。同時還發現了這個樣本之中包括28個新的病/毒群。

當然,這些遠古的病/毒對人類有沒有影響,暫且沒有一個研究。但是封存在永久凍土的病/毒或者未知微生物暴露,這的確不是什麼好事情。

在2014年的時候,法國埃克斯馬賽大學(Aix-Marseille University)基因組學和生物信息學教授克拉維里(Jean-Michel Claverie)曾發表論文描述了一種3萬年前的「巨型病/毒」,這種病/毒比標準的20納米病/毒還大10倍,這是在西伯利亞永久凍土中被發現,并且在實驗室復活之后,還具有傳染性。

所以,這引發了人類對遠古冰川的擔憂,隨著極地冰川加速融化,數十萬年前凍土中存在的古老細菌和病/毒或將重現。

而一些未知的古老細菌,病/毒都可能對人類或者地球生命來說,不是好事情。

而這次中國的研究,就發現了近1000種未知微生物,而在冰川或者永久凍土之中,到底還有多少人類未知的微生物,對人類有沒有什麼影響,這都是需要長期奮戰,進行研究才行。

當然,站在對生命的影響可能性基礎上,我們還是期待氣候的變化不要出現,讓全球變暖的發展緩解,甚至逆轉,這樣的風險才會降低。

一旦冰川區域,凍土區域被封存的古老細菌,病/毒釋放到地球,并且具有一定的風險,你說這對人類來說是好事嗎?所以,這些發現也算是給人類提醒了,警示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