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高度平均7.8米,到底防住了啥?西方學者:反正把歐洲害慘了

現代社會之中,長城其實已經失去了他的作用,但在古代社會的時候,長城的作用顯著非常。

長城開始的時候只是中國邊境之上的普通城墻,這種防御措施可以修建在邊疆岸邊,也可以修建在和其他諸侯國交界的地方,東周時代的諸侯國之間其實就如同現代國家一樣,是完全不一樣的一個狀態。

最早的長城可能從東周初年就已經開始修建了,一開始時候的長城并沒有今天長城的長度,也沒有今天長城位置上偏向北方的局限性。那個時候的諸侯國家各自修建各自的長城,當時的中原和華夏其實還不是很穩固,至少在齊桓公的時候,很多夷狄國家士兵可以隨時的侵入到中原之中,所以孔子說沒有管仲的軍功,我們都要變成蠻夷了。

長城沒有辦法徹底的防御住北方的游牧士兵,其實這個時候就出現一個問題了,既然沒有辦法防御住入侵的士兵和蠻夷,那還修建他干什麼呢?其實這個問題很多相當人都可以回答,因為可以從很多生活之中的例子進行說明。

其實這是因為當時北方民族的兵種和中原民族的士兵種類有著很大的不同,以為北方游牧民族的士兵基本上都是以士兵為主。騎兵最為主要的就是速度和力量,講究的是對于一種士兵的收割,讓士兵被嚇破膽之后就可以直接以弱勢兵力收割敵人的優勢兵力。

騎兵有他們的騎兵和速度,我們自己有自己的中原長城可以防御,騎兵的速度再快,也是不可能越過那高達數丈之高的長城,騎兵看到自己無法越過的時候其實就面臨著選擇,要麼就是選擇進行強攻,付出巨大的代價攻克這道長城防御,或者說第二個選擇就是帶著騎兵繞過這道防線,然后從其他地方破關而入。

這個時候繞過地方之后就容易進入到了其他諸侯國之中,所以說最初的長城其實是帶著內卷的性質的,內卷雖然是今天才出來的一個詞,但其中的概念早在古代就已經出現。你修建了長城之后,游牧民族的騎兵就會去劫掠其他沒有修建長城防御的國家,所以那個時候修建長城的目的其實不在于防御,而是在提高對方的搶劫成本,然后以鄰為壑。

接下來長城的歷史將會跳過諸侯各自修建的時代了,而是到了秦始皇連接各個諸國的長城,歷史之中的誤解是以為秦始皇修建了長達萬里的長城,但實際上是秦始皇將燕國、趙國、秦國的長城連接在了一起。

這個時候秦國的北方到處都是游牧民族,這些民族各色各樣,他們的名字叫做西戎、義渠、匈奴。而趙國和燕國的北方則是樓煩、林胡、匈奴、東胡。三個邊疆諸侯國家都需要在邊境地帶放置軍隊,然后通過駐軍防御他們的南下,這樣才能確保有效的軍隊參與到中原國家的爭霸戰爭之中。

長城對于一個國家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其實這在戰國時代有著鮮明的體現。當時鎮守趙國北部邊境的名將李牧靠著設計埋伏消滅了匈奴十萬多人,后面在與秦國對戰的時候,李牧帶著邊疆趙軍和秦軍作戰,打出了「秦擊趙者再,李牧連卻之」的輝煌戰績。為什麼說當時的李牧敢于空巢南下,就是因為打敗了匈奴人,而且有長城防線。

說完長城的軍事價值之后,長城所帶來的經濟價值其實也是無法估量的,很多人只是知道長城的軍事價值,根本就不知道長城的經濟價值,那麼長城為中原王朝帶來的經濟價值到底在哪里呢?

其實是要從長城的修建與否對于邊境百姓生活經濟帶來的影響說起。古代的封建王朝他們其實都會算經濟賬,如果修建長城和維護的成本過高的話,那麼修建長城這件事情就不會被歷代王朝做下去。

從秦朝之后的朝代都在修筑加固長城,不斷地對長城進行更新換代,其實就是因為修長城帶來的經濟價值遠遠大于不修長城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如果不修長城的話,那邊境居民將會每年都遭受侵襲,邊境就會成為中原王朝一個流血的傷口。

在沒有修建長城的時候,邊疆地區需要常年駐守數十萬部隊才能守住漫長的邊境線,但修建長城之后就只需要十萬之內的部隊,從這個角度來說,那長城豈不是做到了為國家百姓省錢的目的了嗎?當時的百姓普遍沒有接受教育,心中對于這一筆賬是算不明白的。

上層的統治者知道這一切,但他們也不愿意百姓太明白,很多事情罪過在當代,但功勞卻會利益千秋。長城的修建和之后的修繕保護住了邊境百姓的經濟發展,讓這些百姓有了一個相對平穩的生活環境,在這里至少不會擔心隨時可能來到的游牧騎兵,有了長城之后至少會有一個預警的作用,即使防守部隊戰敗,百姓也是有足夠的時間撤離。

長城的作用重大,不僅影響了當時的中國,甚至是影響到了中國之外的西方世界,對于整個中亞和歐洲的格局到造成了很大的影響,那這一點到底又從何說起呢?

西方學者在研究這一段歷史的時候,認為那個時候的草原民族其實是一個強大的軍事組織,這樣強大的軍事組織比較奇怪的是在生產方面又不足以讓自己做到自給自足,所以一個穩固的草原民族是需要一個穩定的農業帝國來為他們提供食物和物質上的服務。

這種說法其實是有道理的,因為草原之上的游牧民族讓他們生活的地區從降水量來看的話是不足400毫升的,這種情況之下的降水從先天條件就決定了是不可能通過種地解決自己的生存問題的,這種情況之下的游牧民族遇到人口大量增多或者天災人禍養不活多余或者剩下的人口的時候,他們剩下來的一個辦法就是劫掠。

他們養殖的牛馬羊這些動物制作而成的食物其實是不夠的,大部分都是需要上貢到草原游牧貴族身上,草原民族的底層是靠著草根和粟米度日的,所以這種惡劣的環境之下,其實應對風險能力相當之差,這種情況之下沒有選擇的游牧民族只能是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當時南方相對弱小的漢朝或者其他中原帝國。

我們從歷史之中來看的話,歷史之中與秦漢作對的匈奴,與隋唐對抗的突厥,在戰敗之后都離開了自己世代居住的地方,在這場中原王朝和游牧民族的戰斗之中,游牧民族失敗了,而且有長城防線的阻礙,他們是永久性的翻越不了這道邊墻了,所以長城的作用在這個時候體現出來了,他們在游牧民族面對選擇的時候抹掉了他們最后的一絲可能,從內心之中有個聲音告訴這些游牧民族已經沒有贏的可能了。

從這個角度上來看的話,草原游牧民族的遷徙是受到了長城的影響,他們大老遠地去往了中亞和更遠的歐洲平原定居,所以當年匈奴人到達中亞歐洲草原的時候,許多經歷太平盛世的國家已經很多年都沒有打仗了,對于這種情況一下子都是接受不了的, 所以匈奴人的軍隊橫掃整個中亞,然后將兵鋒直指當時的歐洲。

到了突厥的時候,唐朝接二連三的擊敗了突厥,突厥曾經被一分為二,也曾經被滅國,在被滅國之后又一次的復興崛起,然后又一次的被唐朝的軍隊打得稀爛,這個時候的突厥單于面臨了和當年匈奴人一樣的選擇,他們到底是留下來像當年的南單于一樣坐中原王朝的狗,搖尾乞憐一般獲得一些可以定居的地方,

還是說像北匈奴一樣遠走他方,在跟西方的地方打造出來一片新的天地,那個時候突厥部落很多人都選擇了遷徙,內心之中的驕傲始終還存在很多人的心中,所以當時的突厥人開始了自己的西遷,這一次依舊不能例外,突厥人的軍隊雖然打不過當時的唐朝部隊,但對付中亞與東歐國家的部隊,卻能夠保持常勝不敗。

結語

其實以上的這些正是長城的歷史價值和當代價值,如果我們對于長城的理解脫離了當時的環境,不在決策者和超高智慧者的角度的話,那我們對于長城的理解也就無從談起了,這個時候對于長城的理解就相當片面,相當的主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