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不愧是戰力天花板,作為無頭騎士的他,依舊碾壓炭治郎

 

動漫N次番做一個有溫度,有態度,有深度的ACG研究者,動漫連結世界,次元共用未來,入宅永無悔,動漫一生推!

 

對於上弦之三的猗窩座,可以說是戰力天花板級別的。對於此時的他來說,除了不能在太陽下出現,基本上沒有其他弱點可以挖掘。就算義勇與炭治郎兩人聯手對戰猗窩座,也沒有占得上風。由此可見,猗窩座是戰力的天花板,並不是無稽之談。

就在這樣的情景之下,炭治郎突然領悟到一種境界,居然可以將猗窩座斬首。但是作為上弦之三的猗窩座來說,他已經克服了斬首。因此,及時作為無頭騎士的他,依舊可以繼續戰鬥。下面就跟著作者一起來看看精彩內容吧。

其實就在義勇覺醒斑紋和猗窩座的激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他們兩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但這對於猗窩座來說,這種程度的傷對他來說眨眼間就能痊癒。並且猗窩座已經漸漸能摸清他的戰技進行預判,這對於義勇來說,是十分不利的。

雖然此時的義勇,已經非常出色了,但渾身傷痕的他已經逐漸落了下風。而一旁的炭治郎一直在回想著什麼。就在這時,的眼裡似乎發生了某種變化。義勇揮刀奮力劈向猗窩座,可誰料猗窩座俯身一拳揮了過去,這一擊竟然從側面打斷了日輪刀。沒有了日輪刀的義勇,就比較危險了。緊接著猗窩座一拳直接轟向了義勇的胸口,看來此時的義勇是凶多吉少啊。

故事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猗窩座的這一拳並沒有打中義勇,反而自己的手竟然被瞬間切斷了。而揮出這一刀的正是炭治郎。義勇也看呆了,這一次是炭治郎救了自己一命,而眼前的他究竟發生了什麼情況。只見炭治郎的頭髮、眼睛都變成了紅色,甚至連呼吸的聲音都變了。

而一旁的猗窩座更為驚訝,此刻的他覺得必須馬上除掉炭治郎。這是猗窩座發動自己最強的招式,在一瞬間會出上百發亂拳,瞬間將兩人籠罩進去。即便義勇再一次使出了自創絕招,但還是沒能躲掉這麼密集的攻擊。使出了絕招後,猗窩座自信滿滿地沖義勇說道,你沒有必要向杏壽郎和炭治郎那樣死在我的手上,像我一樣成為鬼吧。看來此時的義勇,也得到了猗窩座的認可。

猗窩座做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炭治郎此刻就站在他的身後。那麼這是將猗窩座斬首的最佳時機。此時的義勇內心一直在呐喊著,一刀將其斬首吧,這絕對是極佳的時機。可誰知道滿臉是血的炭治郎卻不是這麼做的,而是將把要將其斬首的話說了出來。這樣一來,猗窩座就會發現炭治郎,就可以躲開炭治郎的攻擊。估計此時的義勇內心是無奈的,這麼好的機會,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不過,猗窩座卻察覺到了,此刻的炭治郎宛如變成了其他的生物,鬥氣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是怎麼回事呢?猗窩座一直在思索著,但是就在那一瞬間,僅僅一刀,他就被斬首了。義勇也愣住了,此刻的猗窩座似乎也明白了什麼,這傢伙竟然將即便嬰兒都會散發出來的鬥氣,在那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站在他面前是本不應該在那裡的其他生物。

術式的羅針毫無反應,令他陷入了短暫的混亂,但這些都不是重點,而是在那短暫的戰鬥中,這傢伙明顯發揮出了遠遠淩駕於他之上的神速。對於猗窩座來說,他這長達幾百年的修行,就這樣被這傢伙打敗了,這很有可能便是他所追求的至高領域。此時的猗窩座怎麼可能會服輸,只見他強行將腦袋按回去。但一旁的義勇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一刀擲出,射到猗窩座的腦袋上。看著正在消散的猗窩座頭顱,炭治郎終於松了口氣,結束了,我們贏了。

原本以為戰鬥結束了,可事與願違,雖然猗窩座的腦袋消失了,但是他的身軀依舊站立著。沒錯,此時的猗窩座化身成了無頭騎士,依舊還能夠繼續戰鬥。這下麻煩就大了,正在他身前的炭治郎已經到了極限,隨時都可能暈過去。而義勇也根本來不及去救他,猗窩座一腳就踹了過來,將炭治郎直接踹飛。這力道絲毫不比之前弱。此刻的炭治郎已經暈了過去,眼看著猗窩座沖向了炭治郎,義勇強行運轉呼吸法,撿回了斷了的日輪刀,一招瞬間解開了他的身軀,但誰料即便沒了腦袋的猗窩座,也能瞬間恢復。還好義勇及時趕到,擋在猗窩座前面,不然此時的炭治郎真是凶多吉少啊。

猗窩座不愧是戰力的天花板,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繼續戰鬥。義勇的及時出現,解救了炭治郎,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 N醬!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