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帶土為什麼不能單眼開須佐?和宇智波無關,這事還要怪卡卡西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78醬!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在忍界大戰的後期,須佐能乎這個忍術的存在感越來越低,因為岸本人為降低了它的施術難度。宇智波佐助曾說過:「這是雙眼都開啟萬花筒才能獲得的第三種力量」,可是後來,止水單眼開,宇智波斑沒有寫輪眼也能照常不誤的釋放。

在這些宇智波的成員中,唯獨帶土獨善其身,縱然他擁有木遁細胞與輪回眼兩種外掛型忍術,甚至一度成為十尾人柱力,但在須佐能乎的問題上,作者給他卡的牢牢的,輝夜之戰前他從沒開啟過須佐能乎。同樣只有一隻寫輪眼,宇智波止水就成功發動了須佐,兩人的差別在哪裡?

有人將其歸咎於才能。或許帶土的天賦沒有止水那麼高,可須佐能乎與天賦不存在任何關聯,它的開眼條件是巨大的負面情感,而不是足夠的智慧。因此這樣的說法並不準確。

在風影看來,真正阻礙帶土開啟須佐的要素不是別人,正是他的摯友卡卡西。

神無毗橋之戰,帶土將自己的左眼與意志一併託付給了卡卡西。不料這一切是宇智波斑的詭計,事實上帶土並沒有離去,而是被遁於地下的宇智波斑救走,成為了他施展月之眼計畫的棋子。

雖然帶土在琳事件的刺激啊下成功開眼,可是此時他開眼的狀態和其他忍者稍有不同。無論止水,鼬、亦或是宇智波斑,他們都是在雙目齊全的情況下開啟萬花筒,帶土開眼時,卻只有一隻寫輪眼在身。

正是這個細微的差別,讓帶土與須佐能乎擦肩而過。

結合開篇時宇智波佐助的話,我們不應將須佐視為一種忍術,它更像一種獨特的查克拉。萬花筒寫輪眼只是啟動他的條件,之後這種查克拉就與術者牢牢綁定在一起,無論有沒有寫輪眼,都不會影響它的釋放。

或許有火迷會說,按照這樣的邏輯,止水的左眼被團藏奪走,為什麼團藏不會使用須佐能乎?這就引申出寫輪眼的另一個屬性——對血統的要求。

鼬曾稱讚卡卡西:「不是宇智波的你居然能把寫輪眼用到這種程度」,這句話言下之意為:「以你的體質,應該不應該開啟萬花筒」。

從現實來看,宇智波鼬所言不虛,縱然卡卡西成功開啟萬花筒,可是實戰中的表現依舊不盡人意,所以血統對寫輪眼能力的干擾,還是比較大的。

宇智波一族之外的人,能夠適應寫輪眼就已經很不容易,怎麼還能奢望單眼開須佐呢?所以團藏不能開須佐,並不違背劇情的設定。

所以單眼開須佐並不是「吃設定」的劇情,只是對施術條件要求苛刻,必須同時開啟兩顆萬花筒寫輪眼,並且是宇智波一族的成員。而帶土恰恰不符合第二種條件。所以擁有單只萬花筒的他,在前期遲遲未能開啟續須佐。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