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孱弱的南宋,為啥能堅持150多年?這個世界最靠譜的只有實力

主要有兩點:實力和地利。雖然朝廷很沒出息,但國家的體量、軍民的頑強、復雜的江南地理條件,支撐南宋茍且了152年之久。

首先,金朝滅北宋其實是個意外,一口氣吃掉南宋更是力有不逮。

當初金國滅遼僅僅用了不到十年,效率之高讓他們自己都感到意外。而當時他們的組織形式,還沒完全脫離部落氣息,相當原始,而女真人的數量又極其有限,如何有效治理遼國的領土,對他們而言已經是個大難題。

因此,在一開始,金國并沒有全面南下、吞并宋朝的計劃。公元1125年,金軍南下圍困開封,雙方最終達成協議。而在下一年,金國以宋朝違約為由卷土重來,并且制造了靖康之難、滅亡北宋,但隨后他們就立張邦昌為帝,則純屬無奈:由于擴張得太過于順利,連黃河以北他們一時間都無法消化,更甭提黃河以南了。無論是張邦昌還是后來的劉豫,都是金國人設立的與南宋之間的緩沖帶。

經過兩年的準備后,在主戰派完顏宗弼(金兀術)的鼓動下,金國發起了大規模的南侵,擺出了要滅亡南宋的架勢。

但此時他們發現宋朝沒那麼好打了:與過去的摧枯拉朽、秋風掃落葉般的一邊倒局面不同,此時雙方互有勝負、戰況膠著,完顏宗弼本人吃了好幾次大虧。

于是,經過十年的拉鋸戰,雙方于公元1139年簽訂了和平協議。但完顏宗弼并不甘心,下年他除掉主和派大臣完顏昌,再次違約南侵,但在順昌、潁昌、扶風、郾城、柘皋鎮等地遭遇了慘痛失利后,不得不認清現實,轉而主張求和。

公元1141年,在聯合南宋的主和派秦檜之流除掉岳飛等人后,宋金簽定「紹興和議」,開始了長期的和平局面。

為什麼金國能痛揍北宋,卻拿僅有半壁江山的南宋毫無辦法?不是他們戰力下降,而是形勢不同往日了。

第一,國難思良將、家貧思賢妻。當初的北宋承平日久、重文輕武、兵力頹廢,面對金國的鐵騎幾乎毫無抵抗之力;而經過靖康之恥后,面臨生死危亡的關頭,中原軍民骨子里的血性被激發,涌現出了大量驍勇善戰的軍人,岳飛、韓世忠、劉锜等絲毫不遜于金國將領,背嵬軍也精銳無比,劉锜在順昌「以槍標去其兜鍪,大斧斷其臂,碎其首」,大破金軍鐵浮屠,岳飛軍則以麻扎刀擊敗拐子馬。經過數次慘敗后,金軍上下感嘆:「南朝用兵非昔比」。

第二,黃河兩岸多平原,是金軍騎兵的完美戰場,「金人起燕、薊,歷趙、魏,至汴宋,皆平原曠野,騎兵馳突,步人不能抗」;而到了江淮以南,則是步兵的主場,金軍自然接連失利。

此外,當時的北方漢人并不服從金國的統治,再考慮到雙方在經濟實力、人口方面差異懸殊,如果南宋決心主戰,岳飛所主張的恢復中原、直搗黃龍并非沒有可能。但這種拼個你4我活的思路,并不符合南宋朝廷的利益:

其一,由于常年的「先軍政治」,武將的權力、威望強勢抬頭,沖擊了宋朝傳統的文官政治;若與金國陷入拉鋸戰,搞不好會再次出現五代那樣武將擁兵自重的局面;

其二,打仗就是打錢,將白花花的銀子投入北伐之戰,在南方大地主看來毫無吸引力。

因此,當時出現了這樣一種局面:金國的完顏宗弼想滅南宋,但發現力有不逮;而南邊的趙構只想著保住半壁江山,相對于金國人,岳飛等主戰派更像是危害自己政/權穩定的「心腹之患」。所以雙方一拍即合,在除掉岳飛后,宋、金進入了長期的和平局面。

而隨著南北朝廷的同步墮落,北方草原涌現出了一個更可怕的敵人:鐵木真的蒙古部落。

蒙古帝國的軍事力量,也許是冷兵器時代的BUG,他們橫掃歐亞、幾乎毫無敵手,只有農業文明先進的中原政/權,才稱得上是他們最強大的敵人。

從公元1210年鐵木真進攻西夏起,一直到忽必烈滅南宋,蒙古帝國共經過五任君主、歷時70年,才徹底吞下西夏、金國、南宋這三個中原政/權。其中,南宋直面蒙古更是長達45年之久。

之所以出現這種局面,原因也歸為實力:蒙古帝國的目標并非只有近在咫尺的中原,而是遼國的亞歐大陸。在全面擴張過程中,他們秉承的是先易后難的原則,距離并非首要考慮因素;實力最強的南宋,自然成了堅持到最后的硬骨頭。

當初成吉思汗攻下河北,金國全力退守河南地區;隨后由于花刺子模的挑釁,蒙古大軍轉而西征,直到公元1227年才再次進攻西夏。

公元1229年,窩闊臺繼承了蒙古帝國,期間他一方面揮師南下,歷時六年才攻下汴京、滅亡金國,隨后派拔都遠征歐洲,將蒙古疆域擴充到中亞和東歐,這期間,他并沒能完全集中力量對付南宋。

公元1241年,窩闊臺沒了,蒙古內部貴族奪權,沒有心思對外擴張,直到公元1246年貴由接班。但貴由體弱多病,而且跟拔都不和,堅持了3年也沒了;其后又經過3年的折騰,才由蒙哥繼承汗位。

公元1251年即位后,蒙哥就安排弟弟忽必烈負責漠南地區,并在兩年后繞到西南攻滅了大理國,其后蒙古帝國發動第三次西征、覆滅了阿拔斯王朝。

直到1258年,在萬事俱備后,蒙哥才兵分三路進攻南宋。當時的南宋一邊抵抗,一邊派賈似道出面談和,但在下一年,蒙哥進攻合州釣魚城時突然染病離去,蒙古帝國內部再現爭斗,對外擴張由此暫停。

忽必烈即位后,曾一度采取與南宋言和的姿態,這既有為了集中精力解決內部問題(主要應對與自己唱反調的窩闊臺汗國、欽察汗國等)的考慮,也因南宋占有地利、蒙古軍隊難以占到便宜。

但南宋將領劉整的叛逃,幫助忽必烈改變了局面。公元1268年起,蒙古大軍圍攻襄陽,歷時6年的血戰,終于拿下了這一戰略咽喉。自此之后,失去了地利的南宋再無對抗元軍(公元1271年忽必烈定國號為元)的資本。公元1276年,臨安淪陷;三年后,南宋徹底滅亡。

綜上,南宋之所以能成功茍且百年,主要有賴于頑強的軍民、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雖然朝政腐敗,但面對危亡,南宋軍民總能爆發出巨大潛能,再加上崇山峻嶺、江河湖海,以及連成防御網的堅固城邑,讓橫行一時的金軍、蒙古鐵騎也不得不吃癟。假如沒有劉整、呂文煥先后降元,搞不好南宋還能支撐幾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