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下令招募三千兵勇,王錱拼盡全力招了一萬,曾:此人不能留

天空之城 2022/07/05 檢舉 我要評論

晚清時期,湘鄉人王鑫是一個極愛出風頭的人,他的口才也確實不俗,很愛發表各式各樣的議論,在爭論的時候也總是能夠蓋過別人,無論做什麼事情,他都喜歡成為眾人眼中的焦點。

可是,他卻經常覺得自己生不逢時,因為自己和湘軍那些元老比起來,資歷確實要淺一些。

王鑫的自負

王鑫小的時候就給自己確立了極為遠大的目標,在道光11年,省城長沙舉行了鄉試,而王鑫的家鄉有人中舉。

父親看到這樣的情況,便對王鑫說:「人家中舉了,你是否羨慕呢?」

六歲的王鑫一句話就把父親驚呆了:「能不能中舉是很難強求的,我的目標是造福于天下。」

而從14歲的時候開始,王鑫也明顯展露出了自己的志向,他想讓自己以拯救萬民出水火為己任,因此,很多豪言壯語都從他的口中被說出。

比如「人生一息尚存,即當以天下萬世為念。」

積累了很多年的想法,一直從20歲的時候便開始付諸于實踐。

那個時候,他最初在家鄉積極投身于社會的公益事業,助人為樂,非常喜歡打抱不平,而他的人生,則一直都沉浸于「助人為樂」的理想信念當中,作為最年輕并且熱心于公益事業的慈善家,他早已是聲名在外。

1850年,廣西會黨有人鬧事,天下從這個時候開始就漸漸走向變亂的趨勢。

此時,剛剛上任的湘鄉知縣到任后,聽說了王鑫很有能耐,于是就馬上派人將他給請了過來,希望他出面來恢復社會的秩序。

1852年,太平軍來到了湖南境內,知縣趕緊調人來保護自己,王鑫猛然間發現:表現自己的機會到了。

兩人很快一拍即合,開始大辦團練,有了官府的支持,王鑫的路子走得越來越通常了。

在此階段,王鑫為了招兵買馬,自己都跑到了縣衙門口招募勇士,這足以看出他的雄心壯志,明明只是一介書生,可做起事情來要比武將還要賣力。

當時,還有很多人覺得,這個年輕人可能只是腦袋發熱才匆匆作出了決定,可王鑫始終能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一切。

很快,王鑫等人的湘鄉團練達到了[高·潮],很多鄉勇慕名而來,熟悉陣法和戰技的人越來越多,甚至一度增加到了十萬人。

有了湘鄉地區開創的先河,湖南各地也紛紛效仿了起來,包括寶慶、瀏陽在內的多處也搞起了團練。

咸豐二年,曾國藩領了圣旨,去湖南幫辦團練。

他本來就是湘鄉人,因此,他能想到的自然是要借助于老鄉的力量來擴大自己的實力。

王鑫現在早已搖身一變,成為了當地的一個小頭目,再加上他自持清高的性格,對曾國藩這樣的大臣,似乎也并不愿意放在眼里。

當年,一些團練的骨干一起議論曾國藩的時候,王鑫說:「這個人在北京當官當久了,動不動就是一紙公文下來,喜歡打官腔,我是非常看不慣他。」

曾國藩也對當地的情況做了一些調查,覺得王鑫是可塑之才,因此提出收他當自己的弟子。

可在王鑫的眼里,他一下就看出,這是曾國藩收買自己的手段,因此并不愿意接受。

可在聽說曾國藩要組建湘軍的時候,王鑫就來了興致,他也覺得,這是一次能夠揚名立萬的好機會。

在湘軍組建的過程中,王鑫也開始積極幫助曾國藩,并且講述一些自己在平日里練兵的方法。

曾國藩知道王鑫在想著什麼,于是干脆投桃報李,在外面到處吹噓王鑫的實力,說他志存高遠,能力非凡。

在夸贊到位了之后,曾國藩必然要將王鑫給徹底利用起來了。

他多次將王鑫派到各地去剿滅太平軍,王鑫表現得也十分賣力,鎮壓了包括衡山、桂東在內的多地起義軍。

湘軍作戰異常勇猛,在他們漸漸成名之后,王鑫和曾國藩的關系又疏遠了起來,這和王鑫內心的很多心理活動分不開關系。

咸豐三年夏天,太平軍向江西一路高歌猛進。

曾國藩命令羅澤南帶著湘軍趕緊前去支援,結果這支部隊來到南昌就打了敗仗,損傷的狀況非常慘烈。

王鑫聽說之后,也是氣不打一處來,他提出:要給廣大湘人報仇。

于是,他將自己擴軍的想法羅列好并且上書給曾國藩。

此時的曾國藩也有過同樣的想法,他也想著擴軍,不過人數要控制,這和朝廷發放的軍餉有著直接的關系,若是銀兩不到位,那麼想要擴軍,并不是一件好處理的事情。

在這樣的情況下,兩人一拍即合。

其實,曾國藩必然還考慮過另一個問題,誰招募來的士兵,理論上對誰的依賴就更大一些,他也知道王鑫志存高遠,因此,還是需要一定的提防。這年9月,兩人在衡陽地區商議,由王鑫招募三千勇士。

而且,曾國藩這邊說的也非常明白了,人是不需要多招的,以二營為范例,所招募的人數不應該多過二營。

可是,王鑫這個人的志向非常高遠,他并沒有聽從曾國藩的意見,而是直接去了省城要錢。

當時的太平軍已經緊逼湖北了,漢口和漢陽接連失守,長沙地區也大為震動。

湘省的巡撫駱秉璋想讓王鑫回來防守。

王鑫因此就趁機回到湘鄉去募勇,人數一下就達到了一萬人,超出了曾國藩所要求的數量,并且,他還擺出了官勢,十分張揚。

其實,王鑫這些舉動的內核也很簡單,無非就是伸手要錢。

曾國藩對王鑫請餉這件事非常驚訝,覺得他四處擴軍并且到處張揚,并不是一件合理的事情。

在武昌被包圍后,駱秉璋想要王鑫趕緊回來支援, 此時的王鑫就寫信給曾國藩,向他索要二萬兩白銀,預支口糧。

可這樣的要求,曾國藩又不是吃素的,自然不會答應他,讓他自己去想辦法去,兩人的芥蒂越來越大,可在共同的敵人面前,曾國藩也不好直接翻臉。

他內心中也漸漸有了明確的感覺,這個人不能重用。

曾國藩的「報復」

王鑫這次去了一趟長沙,不但將軍餉給拿到手上了,同樣還和省中的大吏掛上了鉤。

他得到了另一位清朝大員的關注,那人正是赫赫有名的 左宗棠

左宗棠對王鑫大為贊賞,覺得他非常能夠吃苦耐勞,而且有俠肝義膽。

駱秉璋從這件事中,也對王鑫刮目相看,認為他非常有本事。

這樣一來,王鑫和省中的府吏關系越來越好,自然也就和曾國藩漸漸疏遠了,他的野心,漸漸顯露了出來。

曾國藩是何等聰明之人,見到王鑫如此精明,不斷找著「梯子」向上爬,他的內心,其實也有一絲恐懼。

在未來一片不確定的情況下,曾國藩自然是害怕大權旁落的,更不愿意讓王鑫來染指他的湘軍。

因此,他就開始走向了打擊和孤立王鑫的道路。

在決定行動后,曾國藩開始大肆散播輿論,說王鑫不可以倚重,并在湖廣總督等人的面前大肆詆毀王鑫,說他「才器不夠,難以服眾」。

其實,按照王鑫那一套,在自己的老家混出點名望還是極有可能的,可在曾國藩面前,他還是弱了太多。

很多人雖然對王鑫沒有那麼壞的看法,可大家都得罪不起曾國藩這位寵臣,紛紛都疏遠了王鑫。

這樣一來,王鑫就漸漸被孤立了,有了這一步,曾國藩決定繼續削弱他的軍事力量,那樣才能對他形成最為關鍵的打擊。

武昌解圍之后,王鑫也感覺到事情不對勁,因此就開始停止援鄂。

曾國藩馬上以「招募過濫」為名,要求王鑫裁軍,頂多只能保留個三千人。

咸豐四年春天,曾國藩進一步要求王鑫按照此前的要求來改編自己的部隊,而且那些營不能由王鑫一個人來指揮,分立成各個小營,全部都由曾國藩親自來管控。

省中的府吏明白了情況,特別是駱秉璋等人,都在暗中幫助王鑫。

王鑫的自大,在這個階段又表現了出來,他覺得有人幫助,自己此前也積累了不少名望和人脈,就更不把曾國藩放在眼里。

曾國藩擔心這樣下去,王鑫連表面的面子都不愿意給了,到時候會威脅到他的統帥地位。

他干脆直接攤牌,并向王鑫發去了最后通牒。

王鑫置之不理,兩人的關系徹底走向了破裂。

王鑫在和曾國藩決裂后,直接投入到駱秉璋的門下,自己去搞部隊,號稱「老湘營」,這樣的稱呼,既能展現部隊是作戰勇猛的湘軍,同樣還能和曾國藩的部隊挑明不同。

老湘軍的產生,也徹底標志著湘軍的內部走向了分裂。

在王鑫的門下,老湘軍的訓練也更加具備特色。

他們早上教授陣法,下午練習跳躍技藝,在陣法的訓練中,王鑫更是親力親為,甚至自己編寫了一本 《陣法新編》作為訓練教材。

在這個方面,他還確實是一個天才。

他創造性地將士兵的技能訓練和內在素養結合在一起,關注到了士兵心中所想,這些舉措,都大大加強了軍隊的戰斗力。

有的時候,他還知道如何「守」住士兵的心理防線,所用的內容,和太平天國沒有什麼太大區別。

他經常向士兵灌輸封建迷信的思想,并且請些當地的「大儒」來束縛士兵。

這種訓練方式,也得到了封建地主階級的大力追捧。

此外,老湘軍中的約束也比較嚴,王鑫嚴禁自己的部下賭博、酗酒等。

為了樹立起軍紀,他本人的親外孫因為違反了軍紀,被他當眾處決。

由于王鑫的治軍的獨到之處,因此老湘軍的士兵都非常兇狠殘暴,打起仗來也絕不含糊,胡林翼都評論過,他們是「湘軍中之最雄」,左宗棠也發出了自己的感嘆。

不過,在太平軍再度進攻武昌的時候,前鋒部隊一路逼近長沙。

駱秉璋就連忙派出了老湘軍前去迎擊,王鑫所率領的部隊來到前線和太平軍激戰。

可是他因為盲目自大不聽旁人的勸告,最終坐困在岳州,損失十分慘重。

畢竟,他們都是清政府麾下的人馬,為了共同的敵人,曾國藩的水師也前來救援,王鑫本人和九百多人才最終得以逃脫,其他的則全部被殲滅。

老湘軍這次和太平軍的第一次正面交鋒,就差點落得個全軍覆沒的下場。

在駱秉璋和左宗棠的保護下,朝廷并沒有對王鑫這次打敗仗的事情深究。

此后,駱秉璋又命令他重新募勇,重新組建起老湘軍,去打擊各地的起義軍。

咸豐六年,石達開的部隊進攻江西,曾國藩自己都在江西身陷囹圄,第二年年初,駱秉璋讓重新組建起來的老湘軍去救援,因此,王鑫就帶著一萬人一路出發,因為他手段格外毒辣,再加上和太平軍本就有深仇大恨,這次他也聲名大噪,還多了個「王老虎」的外號。

可是,王鑫的故事并沒有持續太久,這次征戰后不久,他就病去了。

在王鑫走了之后,老湘軍在劉松山等人的統領下去跟了左宗棠,繼續鎮壓太平天國的部隊,還遠征過西北。

也就是在左宗棠的麾下,他們也漸漸退出了歷史舞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