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見兩頭牛打架,讓曹植作詩,不能出現「牛」字,結果流傳千古

天空之城 2022/07/26 檢舉 我要評論

世人皆知子建才高,卻忘了子桓也是才子一個。魏文帝曹丕,不僅文采出眾,當皇帝也是一把好手。

曹丕與父親曹操、弟弟曹植被后人合稱為「三曹」,因為父子三人在政/治和文學上都有極大的影響力,推動了建安文學的發展。

曹丕和曹植同為一母所生,他們都曾是曹操的繼承人選之一,甚至兄弟倆愛上了同一個女人——甄夫人,可見即使同為兄弟,但是他們的競爭關系,是他們中間無法跨越的鴻溝。

因此,在曹丕繼位之后,就有了關于曹丕逼著曹植作詩,如有不成便殺頭的故事。先是《世說新語·文學》中有「 文帝嘗令東阿王七步中作詩」的故事,再然后《太平廣記·俊辯》里又有了「 詔令賦死牛詩,不得道是牛……不得言其4」的《百步詩》的故事。

全詩沒有一個牛字,卻句句寫牛

《百步詩》又名《4牛詩》:「 兩肉齊道行,頭上戴橫骨。行至凼士頭,峍起相唐突。二敵不俱剛,一肉臥土窟。非是力不如,盛意不得泄。」這是一首寫兩牛相爭,一牛生一牛4的詩,但曹丕顯然是在刁難這位人盡皆知的大才子。

故事是這樣的:

魏文帝曹丕和曹植同輦出游,途中看了一場斗牛,結果是其中一只不敵,墜井而去。然后曹丕就給曹植下了一道命令——百步成四十字的詩, 「步盡不成,加斬刑」,而且全詩不能說到「牛」和「井」,也不能說「斗」和「4」。

這種程度的刁難,對于天下才「獨占八斗」的曹子建,自然只能算是小小考驗,在步數沒有走完之前,一首五言詩一氣呵成。

在這個故事中,雖然曹植的文學修養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但兄弟出游還要受到「逼著寫詩」的屈辱,可見當時他的處境有多麼不堪。

如此苛刻的寫作要求,高壓的創作條件,曹植揮筆而就,不僅突出他的才華出眾,還借由備受屈辱的事實,為曹植贏得了更多后世文人的好感,使人們更堅定地相信故事的真實信,并因此認定《百步詩》和《七步詩》是曹植所做,并且流傳千古。

反觀曹丕,被刻畫為一個睚眥必報、心胸狹窄、喜怒無常的君主形象,這恰恰是小說作者的高明之處——《世說新語》是南朝的筆記小說,《太平廣記》是宋朝成書的文言紀實小說。關于曹丕曹植這一段,《太平廣記》做了批注,是節選自舊版本《世說新語》。

兄弟倆的儲位之爭很激烈

《三國志·曹植傳》記載了曹丕和曹植之間的儲位之爭,「 太祖狐疑,幾為太子者數矣。」曹植因為才華出眾,很受父親的喜愛,因此曾經動過想立他為繼承人的念頭。但曹植的任性和好酒斷送了前途,尤其是在醉酒耽誤了幫曹仁解圍之后,「 于是悔而罷之」。

在曹丕和曹植競爭繼承人的時候,曹植其實是很有優勢的,同樣是卞夫人的兒子,年紀更小的曹植又因為文采出眾贏得了父親的喜歡,身邊還聚集了丁儀、楊修等一批謀臣,但畢竟曹操選的是政/治接班人,跟曹丕步步謹慎相比,曹植終因太放縱自我而落敗。

儲位之爭就是這樣,落敗就是一生。曹植當不了魏太子,當不了魏王,隨之而來的就是沒有了任何施展政/治抱負的機會,而曹丕和曹叡已經從行動上給出了答案—— 作為一位曾經擁有強悍競爭實力的皇子,任何一個上位者都不敢貿然給他實權。

魏文帝父子的防范曹植卻沒有看懂,曾經多次上書想要為朝廷效力,但這也恰恰證明曹植政/治素養的欠缺,他不知道作為潛在的威脅是要避嫌的, 就像他曾經縱馬司馬門,以及打仗前喝酒誤事一樣,總是在錯誤的時機做一些毀前途的事情。

所以曹植被放逐在了皇家權利之外,也因此讓這位文才出眾的皇子,寫下了更多帶著心中郁悶的,懷念美好時光的,寄情于景與物的優美文字。 縱觀歷史,跟那麼多落敗就丟了性命的皇位「競爭者」相比,曹植落敗于曹丕,算起來還是很幸運的,至少成就了他的文才。

曹丕其實算是個好哥哥

《三國志》里記載了魏文帝繼位后與曹植的幾件事。一件是監國謁者給他打小報告,「 植醉酒悖慢,劫脅使者」,官員奏請治他的罪,但魏文帝「 以太后故」為由,只是貶了他的爵位。監國謁者敢給諸侯王傳閑話,原因只能是「上不喜」,但曹丕并沒有順勢降罪。

還有一件,是《三國志》幾乎全文記錄了曹植的幾封奏報,雖然史書里也常出現詔令全文,但曹植的奏報被全文留存,不也能說明曹丕對這個弟弟還是很仁慈的,雖然基于政/治立場不可能讓他出來做事,但他的文章還是妥善保管了。

最能證明兄弟倆感情不錯的,是曹植給曹丕寫的祭文《文帝誄》,對于哥哥他不吝稱贊,「 才秀藻朗,如玉之瑩」;對于哥哥的離去,他「 嘆自僵斃」、「 甘心同穴」。如果真的有過被哥哥逼著寫詩,寫不出就被除掉的經歷,斷不會有這篇祭文的存在。

任何史料里,都沒有曹丕讓曹植限時作文的記載,曹丕曹植卻一同被曹操要求限時寫過作文。 「時鄴銅爵台新成,太祖悉將諸子登台,使各為賦。」

曹植寫得又快又好,因此獲得了曹操的喜愛,曹丕寫的如何《三國志》并沒有記載,不過曹丕留世的詩和賦,文采相當高。

《百步詩》的故事靈感是不是出自曹操的這一次考較,就不得而知了,但后世的文學研究者們卻發現了跟《七步詩》一樣,以煮豆喻磨難的一段經文: 倒擲釜中湯沸踴躍。在底亦熟在上亦熟。沸更上下無有不熟。譬如煮豆上下皆熟。覆亦熟露亦熟。出自《泥犁經》。

曹丕讓曹植限時寫詩的故事沒有史料佐證,基本可以證明是虛構。但《百步詩》依然是一篇佳作,全詩沒有一字說牛,卻將兩牛相斗的場景和結局描寫得非常完整,最后還發出了莫可奈何的感慨,既喊出墜井牛的時運不濟,又道出內心不得志的憤懣。

能夠流傳千古,除了陳思王曹植的身份加持,也不能忽略這首小詩自身的價值。是佳作,就值得流傳。

參考文獻:

《三國志》《世說新語》《太平廣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