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漢時期,為對付匈奴常在邊關種榆樹,啥原因?事實證明手段高明

天空之城 2022/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蕩平六國,統一華夏,廢除前周以禮樂治國的封建制度,倡導無為而治,建立起中央集權制的統一帝國,在政治上形成大一統的局面,又設立郡縣制,奠定了持續了數千年的大一統政治格局。

在秦朝建立初期,就曾與匈奴發生過短暫交鋒,當時的秦國采取的措施并非主動進攻,而是主動防守和被動進攻,目的是為了穩定剛統一不久的天下,也因此在北方建筑萬里長城抵御匈奴的攻擊。

到了漢朝,漢高祖劉邦打破秦漢以來的「無為而治」,從而小試「有為」,使其深陷泥潭,稍有不慎就會全軍覆沒,最終依靠道家陳平的「和親」政策,才化險為夷。

「和親」并不單指聯姻,而是通過聯姻可以實現商業和文化的交流,同理,通過商業和文化的交流也會順其自然的實現聯姻。

建元六年,漢武帝劉徹繼位以來第一次接待塞外來的匈奴使者,他們此行的目的十分明確:和親的時間到了。劉徹意識到和親之事只能暫時壓制匈奴,并不是長久之計,此后便一改防御政策為主動進攻,由此引發了漢朝和匈奴之間長達兩百年的戰爭。

在防御匈奴的具體方法上,除了大家熟知的修建萬里長城、和親政策外,還在邊塞地區種植了大量的榆樹,這又是為何?

一、邊關疾苦,供為糧草

榆樹并非為果樹,但它們的果實卻讓人食欲大開。每當春季來臨之時,榆樹的枝條上就會結出許多扁圓形的果實,民間稱之為「榆莢」。

它既可以摻在面粉里蒸后食用,也可以用來制作湯羹或是加雞蛋等烹炒,鮮嫩中帶著一點清香,魏晉時「竹林七賢」之首的嵇康還曾抱怨說,以榆樹幼嫩的莢果制作的美食,吃了以后令人迷離昏睡,更所謂「豆令人重,榆令人暝」。

不僅如此,富含大量淀粉的榆樹皮磨成面還能作為食物填飽肚子,據說榆樹皮面粘性特別大,食用后飽腹感很強,雖然容易降低代謝,但比較容易消化,所以當駐守軍隊糧食供應不及時或有緊急情況的時候,它就是很好的充饑食物。

榆樹葉也是很好的牲畜飼料,在邊塞征戰,人都不一定有足夠的食物,更何況馬?可古時作戰沒有馬是不行的,所以在面臨糧草不充足的情況下,駐守的士兵就可以喂馬吃榆樹葉,以此保證馬匹的體力。

但有人就說了,把榆樹種在邊關為駐守的士兵提供了糧草,豈不是也給匈奴士兵提供了糧草?換個角度想想,匈奴人屬于游牧民族,而游牧民族最突出的飲食特色就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那麼已經習慣葷腥的游牧民族,又怎麼會對鮮嫩清香的「榆莢」下得去口呢。

二、樹木堅硬,砍樹強國

榆樹不光有果子吃,而且能作為建筑木材使用。民間早有「杏門榆梁」的說法,杏木做門,榆木做房梁,這是因為榆樹木的木質堅硬、不易開裂,屬于建梁的優質木材。

正因如此,才會有民間「榆木腦袋」、「榆木疙瘩」這一說法,把人的腦袋比做堅硬的榆木,形容此人的腦袋不開竅。

榆樹的這一優點被秦漢時期駐守邊塞的士兵發現,并得到運用。直接就地取材,可以做成兵器和戰車供給士兵去戰斗,可以搭建防風避雨的房子,還可以用榆樹皮做成繩子,無所不用其極。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榆樹的樹皮會分泌許多粘液,常給木工師傅的制作工作帶來許多不便。

三、榆林聲響,草木皆兵

秦漢時期的人還是很聰明的,知道在邊塞的艱苦地帶,榆樹頑強的生命力和較快的生長速度仍然可以讓它們在短時間內長成參天大樹,也知道成片的榆樹可以為他們提供天然的保護屏障。

這對于在邊塞駐守的士兵來說,不僅可以起到避暑乘涼的作用,甚至可以為他們抵擋荒漠里惡劣的風沙天氣,給士兵們帶來舒適的感覺。

但對匈奴人來說,這連片成長的榆樹屏障卻不是什麼好事。

首先,作為游牧民族,匈奴的士兵從小接觸的生活,是肆意地在荒漠上奔跑、賽馬,以至于每個都練就了好騎術。

但是遇到這片榆樹林, 再好的騎術都讓他們犯了難,因為想要暢通無阻地騎馬通過這片榆樹林,簡直是不可能的。

榆樹長大后有非常多的樹干,可以說是枝繁葉茂,就像是一個個陷阱, 有效減緩的匈奴士兵的作戰速度,限制他們的戰斗能力。

其次,打仗最怕的就是夜間偷襲。若是匈奴士兵在夜間突然襲擊,榆樹林就是一個天然的屏障和「陷阱」, 因為風一吹,榆樹林就會發出沙沙的聲響,從而引起駐守士兵的警覺,避免被敵方偷襲,起到了警示作用。

同樣的,夜晚樹葉的沙沙聲也可以作為遮掩駐守士兵埋伏的聲音,讓軍隊可以成功的在榆樹林里完成伏擊任務。

古時用兵打仗講究以智取勝,而邊塞地區榆樹林的種植,就是古人以智取勝的良好體現。

毫不夸張地說,榆樹是個全身是寶的樹木,是真正為邊塞戰場而生的。

在戰爭不斷且物資缺乏的邊塞, 榆樹的種植為邊塞駐守的戰士提供了許多便利,除了枝干的廣泛用途之外,榆樹的葉子、果子以及樹皮也都能食用或用作止血藥品。

總而言之,秦漢時期為了對付匈奴入侵常在邊關種植榆樹,手段屬實高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