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在擴大!西伯利亞發現「地獄之口」,吞噬沿途的一切,沒法阻止

天空之城 2022/07/24 檢舉 我要評論

凍土層出現在非常寒冷的地方,世界各地的一些寒冷地方都有凍土層的身影,但這些跟西伯利亞的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不能比!

西伯利亞的凍土層不僅是地球上面積最大的,而且形成時間還最長久,可能達到了數百萬年以上,猶如一個天然的古代生物博物館,地下冰封了大量遠古生物的殘骸,因此西伯利亞也經常被人們形象的稱為「睡覺的地方」。

近幾十年來,隨著溫室效應加劇,西伯利亞的溫度是一年比一年高,氣溫的升高導致了凍土層的融合,出現了許多的「地獄之口」,可怕的是它還在不斷吞噬周圍的一切,目前我們卻根本沒有辦法阻止它的繼續擴大。

西伯利亞的「地獄之門」。

之前在西伯利亞薩哈共和國的首都附近發出了一聲巨響,最后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而且這個大坑還會不時的發出很怪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栗,因此當地將其稱之為「地獄之門」。

事實上,這個所謂的「地獄之門」在很早之前就已形成了,最早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紀初,在一開始的時候,還只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小坑,并沒有引起人們很大的關注,可是之后這個小坑卻在以每年大約30m的速度向外擴張。

近年來,這個小坑已經變為了長1.6km,深度達到100m的巨坑,而且發出的怪聲也越來越頻繁。為了解開「地獄之門」這個謎底,科學家對此還進行了長期的研究。

眾所周知,西伯利亞一直以來都是全球最寒冷的地區之一,因此西伯利亞的地表下都是凍土層,但是隨著溫室效應的不斷加劇,極端天氣出現的愈加頻繁,導致了凍土層的逐漸融化。

當凍土層融化之后,土壤變得松軟,形成了中空結構,再加上地表土層的壓力就使得地表開始塌陷,從而形成了大坑,在持續加強的溫室效應下,凍土層消融的也越來越多,所以坑也就越來越大。

除此之外,從大坑中傳來的奇怪聲音,是由于地表在土壤塌陷的過程中,地表下的空氣受到了擠壓,還有土壤之間的摩擦,就形成了我們所聽到的怪聲,因此這些都是正常的自然現象,不必引起我們的恐慌。

不得不說的是,在「地獄之門」背后所暴露出來的環境問題還是非常值得我們深思的,尤其是近年來,南極還首次測出了超過20℃的氣溫,這是有記錄以來最高的溫度。

而「地獄之門」本身的現象或許還稱不上真正的「地獄之門」,但其背后反映出的環境問題更像是一個地獄之門。

對凍土層的誤解與分類。

很多人都認為凍土層就是一直處于冷凍狀態的土壤,其實不然,這是對其名字的一種誤解,比如貓熊不是貓,而凍土層實際上指的是年平均氣溫在0攝氏度以下的,被冰凍的土壤、石層以及基巖。

然后按照凍結時間的不同可以分為以下幾種類型,首先形成時間較短的短時凍土,一般形成時間只有數小時至半個月;其次是隨著季節的變化,當氣溫升高,凍土就會融合的季節性凍土;

然后是形成時間較長的多年凍土;最后是已經凍土成千上萬年,甚至是百萬年以上的永久凍土,而這些凍土層凍土的形成原因歸根結底是由于較低的環境溫度,比如南北極、青藏高原等地區,常年那里的溫度都保持在0攝氏度以下,所以才能夠形成凍土層,甚至是永久凍土層,尤其是嚴寒的西伯利亞地區,還存在著世界上面積最大的永久凍土層。

西伯利亞凍土層融化后的嚴重影響。

一方面凍土層的融化對古生物研究是有好處的,因為對于古生物學家來說,西伯利亞凍土層下大量的史前動物殘骸是非常吸引人的,能夠幫助他們研究古代動物的發展演變,如果凍土層融化,會有大量的動物殘骸涌入地面。

可另一方面凍土層的融化帶來的影響卻是非常糟糕的,因為凍土層的存在對維持地球氣候平衡有著重要的作用,如果西伯利亞凍土層開始大量融化,那麼對于我們生態環境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相反還是一件壞事。

因為凍土融化,原本被凍結在地下的微生物就會「蘇醒」,分解原本冰凍在地下那些腐爛的動植物殘骸,釋放甲烷等溫室氣體,加劇溫室效應,導致全球溫度持續上升,引發一場大的環境災難,而且凍土層的融合還會釋放出某種病毒,最終也是我們人類遭殃。

其實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問題的不斷加劇,地球兩極地區的氣候已經受到了明顯的影響,兩極冰川正在不斷消融,嚴重威脅到了兩極地區生物的生存,一些動物已經無家可歸,而且冰川融化還會引起海平面上升,屆時,沿海城市可能將會被淹沒。

如今,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人類造成的,鑒于此,如果我們人類再不好好控制,后果不堪設想,最終受到懲罰的還是我們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