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既然猗窩座如此討厭童磨,為何不申請換位血戰?猗窩座:你以為我不想!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78醬!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即便猗窩座閣下申請換位血戰,他也贏不了我們啊。我就更別提了,明明比猗窩座閣下更晚變鬼,卻比他發跡得更快,他心裡肯定不平衡的,你要體諒體諒他。——《鬼滅之刃》童磨

貳:猗窩座和童磨從來都不是同伴

『上弦鬼月』作為鬼舞辻無慘的頂級戰力,人員已經一百多年未發生過變化,似乎這群食物鏈最頂端的存在在鬼舞辻無慘的領導下同心同德,共同為完成鬼舞辻無慘的心願而努力。但實際上,他們的內部並非鐵板一塊,已經不為食物發愁的他們有了更多的心思變強,他們的競爭更殘酷更血腥。

不管競爭多激烈,大部分『上弦』都在維持著表面兄弟的樣子,唯有『上弦之三』猗窩座從不掩飾對『上弦之貳』童磨的討厭。

〖1〗童磨將自己設定成別人的同伴,如此虛假的角色扮演令猗窩座討厭。

所有的『上弦』在做人的時候都經歷了各種不幸,才被鬼舞辻無慘「選中」成為了鬼。做鬼以後即使擁有了強大的力量仍然要在這個世上艱難的掙扎變強。活了至少一百多年的『上弦』們見慣了世間險惡,哪還存有所謂的同伴和信任。

『上弦之伍』玉壺見到猗窩座的第一句話就是

「我們有九十年沒見了吧,我還以為您被幹掉了呢,滿心歡喜…」

『上弦之貳』童磨原本就是無心之人,沒有人類的感情,變鬼以後反而喜歡扮演自來熟的角色。將自己設定成別人的同伴,每次見面都要噓寒問暖,假裝熱情。

猗窩座雖是一介武癡,但是卻十分瞭解童磨的本性。借用一部小品的臺詞,「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麼聊齋啊」,不善掩飾自己的猗窩座在言語舉止上將討厭童磨表現的淋漓盡致。

〖2〗童磨喜食女子的習性,讓猗窩座深為不齒。

對於童磨而言,美麗的女性終會變老變醜化成枯骨,還不如被自己吃掉與自己結為一體成為永恆。

在花街,如果不是天亮的緣故,他會吃掉蝴蝶忍的姐姐;在〖無限城〗出場時,童磨正在吃著教中的女子;蝴蝶忍也正是抓住了他的這個弱點,才成功用毒弱化了他的身體。

與童磨不同,猗窩座並不食女性。這是鬼舞辻無慘賦予他的特權,是他變鬼以後殘留的記憶爭取而來的。

他變強是為了守護師傅和弱小的妻子戀雪,即使記憶消散,但是潛意識裡仍然存有對弱小女性保護的本能,所以他拒絕以女性為食物,同樣的也就對喜食女性的童磨產生的厭惡感。

三:猗窩座不懼換位血戰的殘酷,但是卻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戰勝童磨。

換位血戰正如同它代表的字面意思「換位、血戰」,下位鬼被允許向上位發起挑戰,一旦下位鬼獲勝就能取代上位鬼的位置,獲得鬼舞辻無慘的青睞,失敗者將墮入萬劫不復,變成鬼的最底層,甚至失去生命。

換位血戰是鬼舞辻無慘為了激發鬼的嗜血性最有利的武器。猗窩座自然不害怕換位血戰失敗的代價,但是為何不主動申請發起換位血戰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