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商同時存在,商朝是虞朝的延續?考古已經發現重要證據

天空之城 2022/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根據史記記載,大禹治水之后,成為華夏聯盟盟主,兒子夏啟驅逐伯益,建立了中國第一王朝——夏朝,商族是夏朝的諸侯國;四百年后,夏桀荒淫無道,商湯替天行道,推翻夏桀政/權建立了商朝。

然而,就迄今為止的考古發現而言,夏朝與商朝并非前后相繼,而極有可能同時存在,且商朝是虞朝的延續,不信請看下文分析:

商朝起源之謎,如今已被揭開

關于商朝起源,一直以來有兩個說法,即東夷說與北方說。

東夷說的依據,主要有這麼三點:一是《左傳》記載「陶唐氏之火正閼伯(商契)居商丘」,將商契之都解釋為如今的河南商丘;二是商人崇尚玄鳥,屬于鳥崇拜范疇,而東夷人也崇鳥,東夷首領少昊是百鳥之王;三是商朝滅亡之后,有史書記載周人將商人封到了老家——宋地,在此建立了宋國,都城在如今的商丘睢陽區。

然而,上世紀80年代以來,考古學家發起尋找先商的計劃,在河南商丘怎麼找,都沒能找到什麼像樣的先商遺址。與此相反的是,在河北、河南北部卻發現了眾多先商遺址。

比如,石家莊的平山西門外遺址與鹿泉北胡莊先商遺址,其中學者評價后者遺址時說:「這次先商遺址的發現填補了這一空白,也從實物角度印證了滹沱河流域石家莊區域是商祖先的發祥地。

在河北石家莊與河南濮陽之間,考古發現「漳河型先商文化遺址」,其代表是位于邯鄲市的北羊井遺址。在河南濮陽,發現橫跨龍山時代、夏商周的高城遺址。在濮陽與鄭州之間,考古又發現「輝衛型先商文化遺址」。

總之,從考古發現來看,商人是逐步南下的,步步逼近夏王朝的伊洛這個核心區域。

通過先商遺址考古發現,也可以搞清楚真正的「商丘」在哪。史書記載,商契之都「商丘」,一是在如今的河南商丘,一是在河南北部濮陽,但商族是逐步南下的,到夏朝晚期才擴張到伊洛地區,因此商契之都也就不可能在如今的商丘,只可能在商族南下途中的濮陽。

殷商始祖:帝舜,還是帝嚳?

根據史記記載,商周始祖都是帝嚳,商契與周后稷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但先秦文獻卻有不同的記載,《國語》說「商人帝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湯」,后來的《禮記》中說「殷人帝嚳而郊冥,祖契而宗湯」。可見,商朝始祖也可能是帝舜,或者說帝舜與帝嚳是同一人。

《竹書紀年》記載:「帝舜二十九年,帝命子義均封于商,是謂商均。」包括史記在內的其他史料中,都清楚地記載帝舜之子商均被封在商地,于是這里就出現了一個邏輯問題。

如果帝嚳與帝舜不是同一個人,那麼帝嚳封商契于商地在前,帝舜封義均于商地在后,說明商契已經被滅國,于是帝舜才能封義均于商。但包括甲骨文在內的各種文獻,都清楚地記載了商契是商人祖先,后人還建立了商朝,說明商契沒有亡國,如此帝舜如何封義均于商?

甲骨文中有「高祖夒」、「高祖夋(「夋」通「俊」)」的記載,因此「高祖夋」就是帝俊,就是商人始祖。東晉郭璞注解帝俊時說「俊亦舜字,假借音也」,因此帝俊其實也是帝舜。

因此,帝舜、帝嚳、帝俊是同一人,是商人的始祖,而帝舜是虞朝的統治者,商族自然就是虞朝的繼承者了。如今,古今史料將帝舜的都城,一般都鎖定在河南濮陽,所以如今濮陽又被稱為「帝舜故里」。前些年,濮陽高城遺址的出土,似乎給這種說法增添了一些考古證據。

也就是說,夏朝出現之前,具有更強實力的帝舜,其實是商族始祖,都城可能位于濮陽。在帝舜去世之后,如此強大的商族,會臣服于夏族嗎?考古發現可能性還真不大。

考古表明:夏商應該同時存在

上世紀50年代,考古發現二里頭遺址以來,經過70余年的研究,發現了一些非常別扭的地方:二里頭遺址處于堯舜與商代之間,屬于史書中的夏朝時期,但二里頭早中期沒有「廣域王國」的氣象,反而是一個地方性的政/權,直到大約公元前1700年左右時,二里頭遺址才表現出「廣域王國的王朝氣象」。那麼,前中期的夏朝在哪?

河南新密的新砦遺址,參考時代為公元前2050~前1750年,該遺址擁有城墻、壕溝、精美玉器與銅器等,說明該遺址的「都城」性質。不過,該遺址具有不少東夷文化色彩,專家猜測與后羿代夏、太康失國這段歷史有關。 更為重要的是,「新砦類遺存」集中見于今鄭州地區,北不過黃河,南不過河南禹州,說明還是一個地方性政/權,而不是廣域王國。

從考古上說,在夏朝中期之前,夏朝極有可能只是一個地方性政/權,中期之后才一度真正的強大,建立了「廣域王國」。

輝衛型先商文化,如今已經發現20余座遺址,大致分布在西抵太行山、東至河南安陽滑縣、北至淇河、南至黃河,包括沁水下游、衛水上游一帶。

其中,鶴壁劉莊先商遺址中,發現336座墓葬,出土過代表權力的精美石鉞、石棺、鼎、盆等500余件;輝縣孟莊先商遺址中,除了出土相應的禮器、日常器物之外,考古還發現防備森嚴的城防體系,城墻、護城河等一應俱全,可以說此時商族已經形成了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

輝衛型先商文化遺址對應的年代,大致是商族第七任首領王亥時代,大約公元前1874年-約前1775年,這時大致還處于夏朝新砦遺址時。以新砦遺址與輝衛型先商文化遺址的情況看,當時夏商無疑是并列存在的,商族臣服夏朝的可能性并不大。

甲骨文中,最早稱王的是王亥,之后是王恒,其中的「王」不是姓氏,而代表商族首領「亥」稱王。王亥是商湯的六世祖,與夏后泄同時,可見當時商族已是獨霸一方的大勢力,至少此時已與夏朝分庭抗禮。這一點,正好能與輝衛文化遺址互相印證。

更為重要的是,二里頭遺址的下限是公元前1530年,相距不遠的偃師商城始于公元前1600年。其中,偃師商城距離二里頭遺址僅6公里,被視為商湯都城「西亳」,是毫無疑問的商朝遺址。也就是說,二里頭遺址與商朝存在將近100年的重疊期。

那麼,公元前1600年后的二里頭遺址,是商湯滅夏之后的夏族居住地,還是夏朝與商朝同時存在,且在此對峙?

筆者認為,在天命、法統觀下形成的「朝代」概念,在夏商時代應該還沒有產生,甲骨文中商朝為「大邑商」或「商」,夏朝時可能更為簡單,就是以城邦為核心的聯合體,分分合合、起起落落,沒有「上國」或「天下共主」的概念。

周代文人會以當時的眼光看待夏朝時期,這就是「一切歷史都的當代史」的原因,且周人自稱周族是夏族盟友,或多或少偏向于夏族,于是將夏朝視為正統,視為商朝之前的王朝。如果一定要作比喻的話,大概相當于歷史上的宋遼夏或宋金夏,后人以宋朝命名這段時期,但實際上是幾個政/權并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