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狂」宋太宗,一筆「敗家投資」,讓大宋賺足全世界的錢

天空之城 2022/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燭影斧聲」千古疑案的主人公——宋太宗,在世人的印象里,是 不擇手段、滅情登台的狠角色,他是如何帶領貧瘠的大宋走向富宋之路的呢?

宋太宗指揮積貧積弱的宋朝人,攜瓷器「沖出重圍」,一舉將宋朝變成一個史無前例的「 暴發戶」。

大宋的「瓷器貿易之路」吸引眾多外國商人,他們爭先恐后涌入「 富貴迷人眼」的大宋,收購奇珍異寶。

宋太宗是個「敗家子」?

宋朝第二位君王——宋太宗,是個志大才疏、寡廉鮮恥之人,他在位時,結束了五代十國的紛亂局面,他又接連發動兩次攻遼戰/爭,卻都以失敗告終。

此時的宋朝,剛熄滅戰火,百姓本該休養生息、耕田種地,以求安居樂業,可宋太宗不是個安分的主兒,他折騰完士兵,又盯上了哥哥趙匡胤留下來的國庫。

宋太宗沒等國庫緩上兩年,就迫不及待地打開國庫的大門,花重金購買私人物品。百姓攤上個這樣的「敗家子」皇帝,真是苦不堪言。

宋太宗壓縮官員俸祿,加重百姓賦稅,只為滿足自己瘋狂的「購物欲」。

史書曾記載:「 遣內侍八人赍敕書金帛,分四綱各往海南諸蕃,勾招進奉,博買香藥、犀牙、真珠、龍腦。

意思是說,宋太宗派遣宮中的內侍八人,攜帶金銀細軟,前往海南的多個國家,瘋狂購買香藥、犀牙、真珠、龍腦等奢侈品。

宋太宗只顧個人享受,不顧百姓安危。頗有「朱門酒肉臭,路有凍4骨」的意味。

宋太宗的做法令朝野上下人心惶惶,文武百官認為,宋太宗恐怕是得了「失心瘋」,國家經濟如此緊迫, 他還揮金如土,置百姓于水火而不顧,這江山遲早會敗在他的手里。

宋朝宰相呂蒙正憐憫百姓,擔心宋太宗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走上秦國滅亡的老路子,便冒著砍頭的危險上稟宋太宗:「 臣嘗見都城外不數里,饑寒而去者甚眾。

宋太宗卻并未將此忠言放在心上,繼續肆無忌憚地揮霍國庫。

百姓還在在貧窮的深淵苦苦掙扎,宋太宗卻充耳不聞,把錢財全部拿去購買只能觀賞、毫不實用的奢侈品,百姓怎能不怨?

自古以來,奢靡的君主不在少數,為何只有宋太宗購買奢侈品,便將宋朝弄得滿城風雨?宋朝為何如此窮苦?

宋代經濟「捉襟見肘」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戰/爭勞民傷財,無論戰贏戰輸,苦的都是百姓,浪費的也是老百姓的血汗錢,戰/爭是錢財的「火葬場」。

宋太宗從哥哥趙匡胤手里奪得北宋江山,當時大宋已是千瘡百孔,內憂外患頻出,對外與遼國交戰多年,對內又長期壓制李順等人的起義。

宋太宗本人軍事能力不強,卻喜好打仗、居功自傲。這個不懂軍事的君王將北漢攻下后,便開始沾沾自喜,急不可耐地將矛頭對準幽州。

宋太宗不善用兵,卻拼盡舉國之力,想要攻破幽州的燕云十六州,結果他卻被契丹人射中大腿,最后只能丟棄盔甲,騎上驢車倉皇而逃,屬實狼狽不堪。

這幾仗打下來,宋軍損失無數,要知道,戰場上的士兵都是尋常百姓家的主要勞動力。

北宋在戰場上損失大量物資,國家主要勞動力為打仗也幾乎消耗殆盡,地里的莊稼無人耕種,百姓流離失所。

北宋實行「不抑兼并」和「田制不立」的政策,縱容地主階級搶奪平民百姓的土地,這種現象很普遍,影響也十分惡劣。

朝廷能夠控制納稅的土地日益減少,約占耕種土地面積的十分之三。

地主與百姓、官僚與平民的階級矛盾一再被激化,地主與官僚勾結,制定臃腫繁瑣的政策,打擊百姓種地的積極性,北宋的國庫日漸空虛,龐大的軍費開支,都是從百姓身上「摳」出來的。

宋太宗,在北宋一窮二白的艱難時期,還瘋狂揮霍錢財,購買象牙,瑪瑙等奢侈品,是自暴自棄嗎?還是孤注一擲?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

宋太宗似乎不顧全天下百姓,一心只貪圖享受。朝野上下對宋太宗大量購買奢侈品怨聲載道,直呼「大宋將亡矣」,但宋太宗對他們的議論拒之不理,絲毫沒有停下購買奢侈品的意思。

事實上,宋太宗購買象牙、珠寶等奢侈品,并不是好面子,也不全是貪圖享受,他這麼做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 放長線,釣大魚」!

果然,時隔不久,宋太宗揮霍錢財的事情便有了轉機,那些看似浪費的花銷,卻讓北宋富可敵國。

原來,宋太宗將宋朝「富得流油」的假消息放出去,營造宋朝繁華的假象,吸引海外諸國商人前來宋國經商,一旦海外商賈到宋國「擺攤」, 那必將帶動北宋的經濟發展,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在經商方面,不得不說,宋太宗是有一定頭腦的,眼看氣氛也已烘托到位,國外商賈早已「山雨欲來風滿樓」。

宋太宗下令,合理收取海關賦稅,無利不起早的海外商人攜錢帶貨,爭先恐后地涌進大宋。

海外四方的商人在北宋「擺攤」,只因他們聽說大宋的君王正在大量掃蕩奢侈品,北宋必定是個富饒的國家,他們的貨物在這里一定可以賣出個好價錢。

北宋百姓和官員看著來來往往奇怪的面孔,這些外國人拿著大把的鈔票,不遠萬里地來到北宋銷售貨物,營造最大的市場。

百姓與官員哪還顧得上本國階級間的矛盾,紛紛投入商海,賺取外國人的錢。

宋太宗這一筆看似「敗家」的投資,實則是帶領經濟困頓的北宋「突出重圍」,正所謂「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想要有所收獲,必需先有所付出。

宋太宗的魚餌撒的妙,各國商賈愿者上鉤,那麼宋太宗如何收網呢?

答案是:為「擺攤」創造一切條件

只是招呼商賈前來大宋賣貨,不是北宋唯一的生財之道。宋太宗作為管理者,他的領悟力很強,在經商方面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前瞻性。

宋太宗為能夠吸引海外商賈,制定了幾條完善的政策。

首先是選官收稅。市舶司是外貿的門衛,肩負稅收、專營等重要事務,市舶司使更是海關把守的關鍵。

宋太宗在挑選市舶司使的時候,可以說是煞費苦心,廣州海口的市舶司使都是經過層層篩選的。

一共要選出四位市舶司使,一名聽任差遣,三名留作候選,而且每位市舶司使都有三名官員聯保。

市舶司使在樞密院接受考核,每輪考核的時長是三年,比當時的選官制度更為苛刻和嚴格。在考核期間, 市舶司使不得貪污受賄,一旦查出,他們將永不能入朝為官,此生仕途盡斷。

宋太宗為何如此重視這繁瑣的選人過程呢?那是因為市舶司使這個職位,「油水」實在太厚,實在出不得半點差錯。

廣州市舶司的成功案例,讓宋太宗看到了希望,趁熱打鐵,陸續設立七個市舶司,將廣州模式持續推廣,「敞大門,賺大錢」。

其次是制度管理。市舶司使創辦初期是由廣州地方官員代任,隨著制度體系的完善,市舶司成為一個獨立的行政機構,有大宋親派的市舶司使,有自己獨立的一套管理行政制度。

最后,大宋造船業也迅猛地發展起來。宋朝人為了能夠更快更高效的「走出去,迎進來」,讓人員和商品能夠更便捷的流通,他們可謂煞費苦心,建造出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海船。

海船結構非常堅固,重量可以達到幾百噸,一艘船可以承載幾百人,船內能夠儲存一年的糧食,甚至可以在船上養豬釀酒。

出海對于宋朝人來說已不是難事, 海外貿易的豐厚利潤,吸引社會各界人士,紛紛踏上海外聚財收貨的道路。

宋太宗為了管理市場,殫精竭力地為外國商賈營造「擺攤」的大環境。

大宋遍地是黃金

如今人們提起宋朝,大多喜歡稱其為「富宋」,那是因為在宋太宗的極力推廣下,大宋將商業推向了歷史[高·潮], 各行各業都過的風生水起,百姓賺的盆滿缽滿。

寺廟里的和尚也動了凡心,坐上前往海外經商的大船。據《夷堅志》等史書記載,宋代杭州僧人凈源,成了這一時期的知名海商。

無獨有偶,溫州道士王居常和處州「張道人」,也在宋代的海商中混得風生水起,成為貿易圈子里的名人。

大名鼎鼎的風流才子——蘇東坡,為了嘗遍各地美食,在被派遣到海南時,過不了「日啖荔枝三百顆」的苦日子,也搭上了趕海的大船,他將東南亞的蘇木帶到四川高價售賣,何愁沒有酒肉錢?

大宋商機隨處可見,外國的貨物到了大宋便成了暢銷品,不愁銷路。大宋最典型的買賣,便是瓷器貿易,后世也稱之為「 大宋的瓷器之路」。

大宋的瓷器大量的出口,銷往東南亞、日本和印度等地。在當時的阿拉伯帝國,王公貴族將收藏大宋瓷器視為一種身份的象征,以擁有大宋瓷器為榮。

學者對大宋時期出口的瓷器數量進行保守估計,只是宋代廣州路一地,每年瓷器總產量就高達一億件以上,其中絕大多數用于出口。

有外國學者認為「中世紀的東非史就是用中國瓷器寫出來的」。可以看出,僅瓷器這一種商品,就能給北宋帶來不少金銀珠寶。

海外商人是大宋這一時期的「招牌」,不但將大宋的國庫填滿,更是撐起宋太宗的臉面。「富宋」的觀念在海外商人心中根深蒂固,越來越多的海外商賈涌入大宋的國土。

精明的宋太宗,「敗筆投資」逆風翻盤

宋太宗沒有馬背上打天下的軍事才能,治國能力也有所欠缺,想要定國安邦,他也只能另辟蹊徑。

宋太宗一反常態,在北宋最窮苦的時候揮金如土,不惜背負天下的罵聲,也要營造宋朝「富饒」的假象,只為開通海上商道,將天下的商人引到大宋, 將「假富饒」變為「真繁華」

宋朝只是打開海關口,收取各國商稅,就足以讓百姓賺得盆滿缽滿。可見,宋太宗當年不惜花重金采購象牙、瑪瑙和珍珠等奢侈品,并不是荒唐之舉,而是吸引外資的一種高明手段。

迎來送往,出國「擺攤」的中國海商,在各國也是廣受歡迎的。

宋朝的巨船駛到海外,經常在目的地引起不小的轟動,不僅全城百姓探頭觀瞻,更有當地的國王以及高官用專門的禮儀迎接。

中國自古便有「士農工商」的地位差距,排在最末尾的商人到了海外,卻被各國敬為「上賓」,可謂給足了北宋的臉面,這背后是對宋朝巨大市場的認可,更是 對大宋強大的航海能力的嘆服

宋朝的強大撐起了「國際貿易話語權」,大宋向世界敞開國門,與各國往來交流,滾滾財富如甘雨般滋潤宋朝這片土地。

據不完全統計,宋朝的年收入已達到「一億兩千六百二十五萬貫」,其中僅白銀就達到八十萬兩以上,都是來自商業稅。

北宋與周邊游牧民族發生摩擦時,強大的經濟支撐也讓宋朝挺直腰桿,經得起游牧民族的多次勒索。宋太宗也甘愿以賠款,為百姓換取休養生息的機會,種植業、生產業和制造加工業因此得以發展。

宋太宗促成的這場火熱的貿易,將宋朝的百姓從水深火熱中拉了出來, 他在狹小貧瘠的宋朝,種下了經濟復蘇的種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