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之去:明王朝的忠臣良將,卻因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被處決

天空之城 2022/07/18 檢舉 我要評論

天順元年(公元1457年)正月二十二,北京城上空烏云密布,一場暴雨即將來臨,位于西四牌樓的法場上卻擠滿了人。然而,他們卻不是來看熱鬧的,只見這些人個個面露悲苦,更有不少人失聲痛哭……

因為,法場上即將被處決的這個人,正是時任兵部尚書的于謙。

在中國歷史上, 于謙是明朝時期大名鼎鼎的忠臣良將,而他的英名主要源于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是因為他作的一首詩《石灰吟》

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正所謂:詩品即人品,于謙用這首詩告訴世人,只有做人清白,才能一身正氣。

第二件事:北京保衛戰

公元1449年,蒙古瓦剌首領也先率大軍南下,一舉包圍了明朝首都北京城。當時,北京城里缺兵少將,明王朝危在旦夕。

正是于謙,不懼犧牲、堅決抵抗,最終成功擊退了瓦剌人的進攻,此次戰役史稱——北京保衛戰(京師保衛戰)。

因為這場戰役的勝利,才使得明王朝的統治得以延續兩百年。

那麼,對于這樣一身正氣,對明朝有著再造之功的大忠臣,為何會被除呢?

有人說: 于謙是中國歷史上,比「抗金英雄」岳飛還要悲劇的忠臣良將……

據史料記載,有關于謙的離去,時任皇帝 明英宗朱祁鎮給出的罪名是—— 迎立外藩。

所謂「迎立外藩」,指的是將北京城外的藩王接到北京立為皇帝,在當時算是謀逆之罪。

可是,身為大明忠臣的于謙,真的會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罪行嗎?

翻閱史料,還曾有過這樣一段記載:

就在準備將于謙處決的時候,朱祁鎮曾說了一句話: 「于謙實有功。」

朱祁鎮明明嘴上說著于謙無罪,反而有功,可最后還是將他除掉了。

這就顯得很奇怪了!

因此,關于于謙的離去,歷史上也存在著很多種不同的說法……

有人說,因為于謙性情耿直,怕是得罪了別人。

有人說,于謙是遭小人陷害的。

也有人說,于謙倒在政見不合之下,皇帝容不下他。

……

那麼,于謙之4的真相到底是怎樣的呢?

于謙,字廷益,號節庵,生于明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浙江杭州人。

少年時期,于謙就酷愛讀書,志存高遠。歷代文人中,于謙最仰慕的人就是文天祥,且從小便立志要做一個像文天祥那樣有氣節的人。

顯然,于謙做到了!

永樂十九年(公元1421年),于謙考取進士后步入官場;宣德元年(公元1426年),于謙因參與平定漢王朱高煦的謀反有功,深得明宣宗器重,先后巡撫山西河南等地,不久后便越級提升,做到了兵部侍郎。

可以說,從永樂朝到宣德朝,于謙可謂仕途坦蕩、平步青云,可到了明英宗朱祁鎮時期,他的官場之路就顯得困難重重了。

原因很簡單, 于謙得罪了宦官王振……

當時,朝廷接到報告,說廣西地區發生了流民叛亂事件,明英宗朱祁鎮便派于謙前去鎮壓平亂。

可是,于謙去了以后才知道,根本就沒有什麼流民叛亂,而是宦官王振指使其弟在那里大肆圈地,繼而導致大量的農民無家可歸。

因此,一身正氣的于謙將此事據實上報給了朝廷,為百姓們討回了公道。

遺憾的是,宦官王振仗著自己和明英宗朱祁鎮的關系很好,所以并沒有被追責。

原來,明宣宗在位時,對王振十分喜愛,還命他服侍太子朱祁鎮,陪伴他讀書成長,但王振此人的本事并不是讀書,而是奉迎與套路。

因此,繼位后的朱祁鎮對他也是言聽計從,甚至都不直呼其名,而是尊稱他為「先生」。

試想一下,皇帝能將一個太監尊稱為「先生」,水平也未必能高到哪兒去!果不其然,攤上大事了……

公元1449年8月,蒙古瓦剌部侵犯邊境,從未帶兵打仗的明英宗突然間提出,自己要御駕親征。當時,于謙與眾大臣竭力反對,可那時的朱祁鎮年輕氣盛,壓根就不聽勸。

于是,在宦官王振的攛掇下,朱祁鎮在土木堡,因為準備不足、倉促出征,使得明軍50萬人被瓦剌打得全軍覆沒。

在這場 「土木堡之變」中,不僅兵部尚書、戶部尚書等66名大臣倒下,就連明英宗朱祁鎮本人也被瓦剌軍俘虜了。

明英宗被俘的消息剛剛傳到北京城,整個皇宮就亂套了,后宮嬪妃哭作一團,滿朝文武亂成一片……

當時,錢皇后想到拿錢贖人,便搜集了不少的金銀財寶派人送到瓦剌部。誰承想,瓦剌部錢財照收,可就是不肯放人。

在瓦剌人看來,明英宗不僅僅是人質,還是一棵很大的搖錢樹,怎麼可能說放就放呢!

至此,「土木堡之變」徹底改變了明英宗朱祁鎮的命運,同時也改變了于謙的命運……

自從朱祁鎮成為瓦剌部的俘虜后,瓦剌人便借此時機百般敲詐,使明王朝陷入了極度的危機之中。

俗話說: 國不可一日無君

面對大明王朝自建立以來最大的一場政治危機,一個有魄力、有擔當的人站了出來,她就是明英宗朱祁鎮的母親—— 孫太后

孫太后下了一道懿旨, 立英宗朱祁鎮2歲的兒子朱見深為皇太子,郕王朱祁鈺(朱祁鎮同父異母的弟弟)為攝政王。

孫太后的這道懿旨,對于當時穩定朝局,無疑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但是,卻在不知不覺中,令于謙背上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于謙走時,被定下了「迎立外藩」的罪名,而「外藩」指的就是郕王朱祁鈺……

關于于謙的處罰,其實是很冤枉的。

當初,任命朱祁鈺為攝政王的是孫太后,和兵部侍郎于謙沒有半點關系,他更沒有權利調外藩入京。另外,朱祁鈺雖說是藩王,卻也不是外藩,并且他原本就在北京城里,于謙是不可能犯下「迎立外藩」之罪的。

朱祁鎮御駕親征前,還曾下過一道圣旨: 朕出征期間,由郕王朱祁鈺負責監國

由此來看, 「迎立外藩」之罪對于于謙來說,就是不折不扣的誣陷。

那麼,既然是誣陷,于謙為何又會因此罪名而被除掉呢?

次年8月,距離朱祁鎮被俘已將近一年。

8月23日,瓦剌太師也先挾持皇帝朱祁鎮來到大同城下,向大同守將索要贖金,讓他們拿錢換人。大同守將郭登信以為真,到處搜羅銀兩,可當他把好不容易搜集來的一萬多贖金交給也先后,也先還是沒有放人。

就這樣,貪婪的也先攥著明英宗朱祁鎮,沿著明朝北部邊境一路索要錢財,在各個關隘一要一個準,就是不放人!

更無恥的是,經過「土木堡之變」后,也先發現北京城空了,只剩下一些老弱殘兵,形同虛設。

于是,他竟然打起了大明王朝的主意……

也先認為,如今連明朝皇帝都被我捏在手上,我為何不一舉將北京城拿下,好恢復我大元光輝!

隨后,便率領一眾人馬浩浩蕩蕩奔往北京城。

也先攻打北京城的消息剛剛傳入京師,滿朝上下又是一片恐慌……

翰林徐珵說道: 「如今,皇上被他們攥在手里做人質,我等萬萬不可應戰,不如遷都回南京……」

聽了徐珵的話,滿朝大臣無一人作聲。實際上,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個好辦法,但卻沒人敢站出來表示贊成。

就在此時,于謙站了出來……

「國家正面臨危急時刻,我們更應該團結一心抵御外敵,此時遷都必定會令全國上下人心惶惶,若是誰再在這里動搖人心,就應該立刻拉出去斬首!」

于謙表示: 人心一旦不穩,國家勢必危亡。因此,他主張堅決抵抗到底,萬不能重蹈北宋時期 「靖康之恥」的覆轍。

最終,在于謙的一番慷慨陳詞影響下,禮部尚書王直等人全都連聲附和,表示贊成于謙的主張,而郕王朱祁鈺便在孫太后的支持下,接受了于謙堅守北京城的建議,決定和蒙古瓦剌部決戰到底。

然而,面對北京城不到10萬的守軍,且都是一些老弱殘兵,在這樣軍心不穩的局面下,郕王朱祁鈺顯得一籌莫展……

令人遺憾的是,朱祁鈺原本就不是一個干大事的人,心里也從未有過什麼更大的想法。因此,他一直都照著自己純公子哥的路數在走,至于監國攝政,他也只能仰仗于謙了。

可是,從沒有帶兵打過仗的于謙只是個文官,他能有什麼辦法呢?

在于謙的建議下,朱祁鈺立刻下令:南京、北京和黃河以南的備操軍(預備役部隊),以及沿海一帶的備倭軍(海防部隊),連同周邊各府的運糧軍一起,迅速向北京集合。

各部接到命令后,便迅速整頓人馬向北京城靠攏。至此,北京城的兵力達到了20多萬,而糧草也足夠支撐半年左右,慌亂不已的人心才慢慢穩定了下來。

朱祁鈺覺得于謙是個很有本事的人,這場 「北京保衛戰」成功與否,就得全靠他了。恰巧此時,朱祁鈺想到之前的兵部尚書在「土木堡之變」中已經沒了,而他的位置卻還空著,于是便下旨,調任于謙為兵部尚書,全權負責此次戰役。

于謙接手這個重任后,面臨的第一個難題,就是瓦剌部手上的人質問題……

從之前的多次勒索就可以確定,瓦剌部太師也先就是一個毫無信用可言的流氓無賴,仗著手中有大明皇帝做籌碼,一味地勒索、漫天要價。如果雙方開戰,他必定會將皇帝放在陣前做要挾,那時的大明王朝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要想解決這個難題,唯一的辦法,就只有釜底抽薪、另立皇帝!

當時,朝中的幾位重臣與兵部尚書于謙等人,便聯名上奏孫太后,請其批準立郕王朱祁鈺為皇帝。

當然,到底是誰先想到另立皇帝,在史料中并沒有明確的記載。

不過,從于謙最喜歡讀的《孟子》一書來看,確實有可能是他先想到的。因為,《孟子》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思想: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意思是說,百姓的地位最重要,國家排在百姓后面,國君最輕。

對于眾位大臣的提議,孫太后思慮再三,最終下了一道懿旨: 「皇太子幼沖,郕王宜早正太位,以安國家。」

意思是說,如今國家正值危難之際,可皇太子尚且年幼,因此便由郕王朱祁鈺繼位,以此來安定國家。

在這道懿旨中, 孫太后的意思很明確:在立朱祁鈺為皇帝的前提下,必須得先確保皇太子朱見深的地位!

面對太后的懿旨,朱祁鈺最初是堅決不肯答應的,無論大臣們如何奏請,都被他拒絕了,最后還是于謙一番話說服了他。于謙言下之意,如今大明江山危在旦夕,你郕王也應該從社稷安危考慮,而不是只考慮一己得失。

最終,朱祁鈺答應了,隨即舉行了登基大典,并尊明英宗朱祁鎮為太上皇,改年號景泰。

綜上所述,在明英宗還活著的情況下,明王朝的最高權力發生更迭,于謙確實在其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同時,也 不得不承認,于謙此舉是對的!

正是因為這個釜底抽薪的舉措,使得當時的局面頓時扭轉了過來……

當時,瓦剌部太師也先挾持著明英宗朱祁鎮一路南下,很快就攻到了北京城下,當他看到北京城的守軍們嚴陣以待的時候,心里更是笑開了花: 你們的皇帝在我手上,還敢怎麼樣!

隨即,也先命人將朱祁鎮押到陣前,喊話京城里的文武百官全部出來迎駕,并送上一萬萬兩銀子。誰料,京城守將卻不屑地答道: 「賴天地宗社之靈,國有君矣!」

見手中的人質已經對明王朝失去了威脅,也先只得硬著頭皮下令攻城……

面對瓦剌騎兵,于謙早已做好準備,提前埋伏好的神機炮炮火齊鳴,將瓦剌騎兵打了個落花流水,作為這場戰役的總指揮,于謙更是親冒矢石,在城樓之上與瓦剌人拼斗。

就這樣,兩軍在京城周圍相持了整整5天,也先的兩個弟弟也被當場除掉。到了第6天,也先見占不到什麼便宜,又怕被明軍斷了退路,只好帶著朱祁鎮向西退去,直至被于謙領兵趕出關外。

至此, 「北京保衛戰」獲得完全勝利。

第二年,也先派使者來北京請求議和,并主動提出要將太上皇朱祁鎮還給大明王朝……

聽到這個消息,滿朝文武歡欣雀躍,都在討論著派誰當使者前去前去瓦剌,接太上皇朱祁鎮回朝。

此時, 有個人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朕本不欲登大位,當時見推,實出卿等。」——《明史·于謙傳》

朱祁鈺的意思很清楚:當初,我本來就不想當皇帝,是你們逼著我當。現在,你們又要把太上皇接回來,那我這個現任皇帝怎麼辦,你們把我放在眼里了嗎?

于謙看出了朱祁鈺的不滿,安慰道: 「皇上,如今您的帝位已然穩固,是時候將太上皇接回來了!」

聽了于謙的話,朱祁鈺才勉強答應,于是便派使者到瓦剌將朱祁鎮接回了北京城。

人是接回來了,可朱祁鈺對太上皇卻是萬分防備……

朱祁鈺將太上皇朱祁鎮迎回北京城后,便將其軟禁了起來,安排在紫禁城東南角一個荒廢的院落里,將大門上鎖,由錦衣衛嚴加看守,平日里只留一個窗口為其送水送食。

后來,朱祁鈺干脆直接廢掉了皇太子朱見深,將其封為沂王,同時改立自己的兒子 朱見濟為太子。

只可惜,朱見濟在剛當上太子不久后就不幸夭折了,而朱祁鈺也因為承受不了打擊而病倒了。

景泰8年元宵節前兩日,朝廷舉行祭祀大典,可朱祁鈺卻接連吐血,無法主持。當時,朝中幾位重臣就在一起商議,決定聯名擬上一份奏折,給朱祁鈺適當施加一些壓力,讓他恢復朱見深的太子之位。

次日一大早, 正當大臣們準備聯名啟奏的時候,卻發現皇位上坐的不是朱祁鈺,而是一直被軟禁起來的太上皇朱祁鎮!

原來,就在大家忙著在聯名奏折上簽名的時候,武清候石亨、太監曹吉祥以及左副都御史徐有貞等人便預謀了一場政/變……

正月十七日凌晨,石亨等人沖破南宮大門,迎朱祁鎮復位,史稱 「奪門之變」,又稱 「南宮復辟」。

皇位被搶,朱祁鈺還沒來得及反抗,也可以說沒能力反抗。總之,一個月后,他就因病去世了。

朱祁鎮復位后,有人便開始彈劾于謙了……

——「欲召外藩入繼大位,事雖傳聞,情實顯著。」——

這封彈劾于謙的奏章意思很明白,是說于謙的心里早就有召外藩入京的想法,雖然只是外界的傳聞,可根據實際情況來看,卻還是很明顯的。

俗話說: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這個敢于為民請命,一身正氣保衛朝廷的忠臣良將,最終還是倒在了朱祁鎮的手上。

并且, 朱祁鎮給于謙定下的罪名還是「迎立外藩」,判其因謀逆罪,處以斬首極刑。

事實上,從朱祁鎮被俘到其復位的整個過程中,大家看得很清楚:如果沒有于謙的堅決抵抗,就不會有大明王朝后來的兩百年;如果沒有于謙對朱祁鈺的勸說,也不會有朱祁鎮的復辟之路。

那麼,朱祁鎮為什麼要將于謙斬立決呢?

其實,關于于謙的倒下,和所謂的「小人誣陷」,「得罪了人」,以及「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思想等說法,沒有太直接的關系。

其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朱祁鎮復辟成功之后,還面臨著一個重大問題: 關于政/變的合法性。正如左副都御史徐有貞說的 「不除于謙,此舉無名」

因此, 作為朱祁鎮復辟的犧牲品,于謙必須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